信息全知者
小說推薦信息全知者
“大哥,你的星界人族之躯怎么比我们弱这么多?”林立茫然道。
驅鬼 緣盡紅塵
青涩校园:萌学弟拐走呆学姐
黄极摸了摸胸口笑道:“很正常,我给你们强化时,物资丰富,能量充沛,直接将你们提升到了碳基生物极限。”
“至于我,这是最原始的星界人族之体,就刚到诺母文明时强化过一次,因为物资有限,所以当时才两级,后来也就一直顺其自然了。”
黄极不用虚空生命的话,身体确实很弱。
单纯的星界人族之体,最初只有氦②级,后来跟哈洛根打了一架,被哈洛根伤了一下之后,应激进化,这才达到锂③级……
所以镰娜纵然不会什么技巧,蛮狠一拳下,也把黄极的胸腔打爆。
当然,这是建立在黄极根本懒得防御的基础上,因为没有必要。
这一拳下来,黄极又升了一级……
之所以会这样,在于黄极给自己量身打造的低熵功法太完美,每时每刻都在修炼。
而积蓄的能量,凝结的源质,以及积攒的突变式进化潜力,全部都存起来了,只于微观内在,生生不息。
没有外界压力的话,基因是不会闲得没事突变的,极其稳定。
储备能源也不会闲得没事激发,时刻都在累加着,毕竟能量都是从高能态趋于低能态的,这是最稳定的状态。
不过想主动跃升能级也很简单,黄极随时可以刻意晋升,只不过他没这么做而已。
当然,也不是刻意压制,只是顺其自然罢了。
所以当初被哈洛根打升了一级,如今又被镰娜轰出了一级……这都是机缘到了。
在身体遭受重创后,直接消耗了一些储备,再生出了更强的细胞物质。
就好像经验值,它就在那里,既不主动升,也不刻意卡,该变的时候,自然就会变。
不变的时候,就犹如大地岩土,层层叠加,厚土自生。表面好似亘古不变,实则地下熔岩翕张。
大地苍茫厚重,沉稳静峙,纵然千年万年,亦是青山不改。但一朝星辰陨落,石破天惊,就自有滔天尘浪,岩浆冲霄,巨峰隆起,山川震荡,万象更新。
当然,黄极这样随缘的修行心态,凡夫俗子哪能理解?
听他说只是刚到诺母文明,把自己改造成星界人族,之后就再也没强化过了。
一时间众人都心里发酸,心想黄极当初肯定特别难,物资有限,就简单强化过一次,竟靠着这么弱的身体,走到今天。
尽管他还有虚空生命,但身体是底线,身体越弱,意味着别人越级击杀他的可能越高。
那三个月的独闯星际,他面对强敌是纯粹的刀尖跳舞啊。
如今好不容易有钱了,竟然也不强化自己,反而斥巨资提升大家,自己只靠着正经修行而慢慢提升……这又是何必呢?
众人不解,可就在这时,镰娜突然又冲撞上黄极。
“你还来!”林立大怒,焰光冲发。
刚要出手,却见黄极一点伤都没有,镰娜反而暴退而飞,半空中发出好几声闷响!
“嘭嘭嘭!”
“噗!”
女兽人镰娜身体内能源自爆,一时间血肉横飞,各种可怕地能量混乱地喷涌而出,跟水箱扎了几十个洞似的。
她也是没想到黄极宁愿被她重伤,也不还手。恐怕意识到自己是故意要他红名了。
但难道不还手,就没法碰瓷了吗?镰娜干脆撞上来,假装被震飞,趁机自爆了。
“你……啊!”镰娜倒在地上,惨叫一声,呕出烧焦的内脏碎片,又嗝出一缕焦烟。
她呆滞地看着星空,嘴角却含着一丝满足。
“再见,孩子们……”她心里闪过一些画面,缓缓合上眼,再无生气。
看着镰娜突然死掉,林立等人都看傻了。
什么鬼?黄极用了什么招?连肌肉都没绷紧,就把人震死了?当初卡布里释放强辐射,都还要用下力呢!
“碰瓷啊!我看到她半空中才突然能量紊乱,自伤肺腑!”阿兰惊怒道。
如果是被黄极所杀,应该在震荡的瞬间就受伤才是。可刚才镰娜倒飞的时候都还好好的,是快落地时才突然身体爆裂,这很明显有问题。
“她是乞死者……”达罗跪在镰娜身旁,叹息道。
众人眉头紧皱,是啊,如此干净利落地死掉,只能是乞死者了。
“好大的胆子,敢在银河城杀人!”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传来。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欧博踩着星屑飞来。
“靠……”众人这哪还不明白,一切是个圈套,甚至都不需要多么精巧的设计。
一名乞死者,一名星盟官员,就可以强把黄极诬成红名!
“欧博!这人分明是自杀!”林立怒视道。
欧博冷漠道:“紫微黄极与人争斗,以暗劲能量震杀对方,被接引官员欧博撞破,其同伙林立称死者为自杀。”
“记录下来了吗?”
他还带来了一名光精灵,其淡淡说道:“记录完毕,已上传。”
菲斯冷笑道:“你说的太绝对了吧!你怎么知道黄极用了暗劲能量?”
欧博撇撇嘴,他的确说的太绝对了,其实他不该说这话。
可没办法,他少了个捧哏的……原本应该是帕斯指认黄极,然后他就负责说些重大嫌疑、可能、隐约察觉到暗劲能量之类的,公事公干,做个伪证便足够了。
。。。。。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该指认的人全倒了,就连帕斯也被战斗波及,一肘轰飞,就剩个脑袋了。
当然,帕斯作为强大的沙茶人,并没有那么容易死去,因为要害在蜗牛壳里面。
失去躯体虽然是一种重创,但作为软体生物,只要脑干完好就行了。
沙茶人是可以整个身体,都缩进壳里的。
平时暴露出来的,站在人类角度所认为的‘头’,其实只是‘脸’。
后脑一路延伸进坚硬的蜗牛壳深处,别说脖子以下,就算把脸都轰烂了,就剩个大蜗牛壳,也是活着的。
离婚前的秘密 穆赫兰道
如今帕斯身体倒在地上,蜗牛壳滚到数十米外。
这种情况下,触发危机反应,‘人脸’自动缩进壳里,就探出俩带眼珠子的触角往外看。
“没用的东西……”欧博心里暗骂一声,继续说道:“我怎么知道?当然是我感觉到了。”
“我怎么没感觉到!”林立咬牙道。
欧博说道:“可能是你们弱吧,我反正感觉到了……奶敌,你感觉到了吗?”
奶敌犹疑了一下说道:“我感觉到了黄极传递了一股未知能量进入对方体内。”
众人怒道:“奶敌,我们对你这么好,你也要作伪证吗?”
奶敌看向黄极道:“我没有乱说,黄极,你确实往她体内注入了能量。”
黄极点头道:“是的……”
“啊?”众人感觉棘手了,这下可说不清了。
黄极真动了手,人也死了,欧博说他杀的,那就是他杀的。
“可恶……”众人很是无奈,怒视欧博。
“很好,黄极,既然你承认杀了人,那我将依法拘捕你。”欧博喝道。
黄极抬头笑道:“你无权拘捕我。”
欧博大声道:“你在藐视星盟律法嘛!”
黄极笑道:“难道不是你在藐视律法吗?”
欧博一滞,随即怒道:“少废话,跟我走!”
浩荡的虚空生命骤然收缩,一股二十四面体淡青色半透明能量场笼罩下来。
黄极同样收束虚空生命,碎金色的如火星般的小冲击波,在能量场上噼里啪啦一阵闪烁,欧博的这招,就顿时化作碎片崩塌瓦解。
星河帝尊
“当我的面还敢反抗,难道还想杀我不成!”欧博喝道。
“我没杀人,你凭什么拘捕我?”黄极说道。
炮灰攻
欧博冷声道:“你杀没杀人,奶敌都看在了眼里,你自己也承认了。”
黄极看向奶敌说道:“奶敌,我杀人了吗?”
奶敌眼看自己尊敬的主人也盯着自己,祂无奈地看着黄极,心说:抱歉,你问我,我也只能说你杀了,最多用上极度嫌疑的字眼,让你还能把这审判拖到老死。
祂缓缓说道:“没错,黄极……”
突然,祂感应到镰娜的尸体有生命反应。
祂悚然一惊之余,随即改口道:“黄极没杀人!”
欧博惊怒,瞪着奶敌道:“你说什么!”
奶敌委屈地抬头道:“欧博大人,黄极真的没杀人……因为她没死啊。”
“没死?”欧博连忙看向镰娜。
但却丝毫感觉不到生命反应,毕竟太微弱了,他还没那么强大的感应能力。
可突然,黄极用虚空生命,制造了一片电磁控制场笼罩了镰娜,不多时,镰娜就有一股生机油然而起,受损的躯体也开始迅速修复。
欧博目瞪口呆:她分明死了才对啊!死人都能救活?
“啊!你……你是……”欧博震惊地结巴。
黄极认真救治着镰娜,从容地说道:“我是一名医生。”
“啊这……”欧博愕然,意识到计划出了大纰漏!
黑色深空
重生之相守 丁南方
整个碰瓷事件,黄极承不承认,证据确不确凿,其实都不重要。因为只要黄极处于被指控谋杀,且重大嫌疑的状态,就是红名了。
至于审判,欧博自己也不信能审判成功,司法什么德行他是知道的。如今银河城这么安定,靠的是红名的震慑。
可以说,有他欧博的指控和作证,足以让黄极有重大嫌疑,其他都是细枝末节,弄得好看点而已。
说白了,他欧博赌上自己强大的公信力,来让黄极红名。
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有死者的情况下……得有受害者啊!得有尸体啊!
人没死,岂不谋杀了个寂寞?他还指控个屁。
财阀千金掉入妖孽窝
欧博连忙暗问身旁的光精灵,果然,那名光精灵也说道:“欧博大人,确实没死,就在几秒前,她的大脑突然恢复了思维波动。”
“这这……这……”
欧博突然想到,黄极之前给镰娜注入的能量,原来他故意挨上一拳,就是为了传递那能量,吊住镰娜的生机吗?
其展现出对生命的理解,超乎寻常,举重若轻,让他根本没看出来,以至于跳出来指控了谋杀,结果刚要抓人,人又活了……
“可恶,他竟然还是个医生!”
欧博默然无语,杵在空中十分尴尬。银河城私斗成风,双方切磋,有人濒死,黄极还负责把人治好了,他的确无可指摘。
“呃……怎么了?”镰娜很快清醒过来,一脸茫然。
“你干什么!”
等意识到自己被黄极救活,镰娜当即怒吼。
黄极笑道:“你为什么要自杀?”
镰娜脸一红,叫道:“就是你杀的我,你这是干什么,还要对我做什么!”
一边说,她一边又想自爆。
可是全身的能量,都被黄极压制住了。
“哼!以为压制了我就死不了了吗?”镰娜心中暗道,立刻激发体内奇异纳米蜂群所储藏的剧毒。
此毒乃是碳纳米球结构的一种物质,对一切碳基生物而言都是剧毒无比,会直接杀死所有碳基细胞!
剂量越大,死的越快!帕苏在给镰娜奇异纳米蜂群时,就把这种毒素与其绑定,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触发释放。
“呃啊啊!”镰娜顿时全身开始溃烂,身体渐渐化为浓水!
“你竟然用毒杀我!”镰娜用最后的力气喊着,便不省人事,又没了生气。
众人气疯了,此女自爆,黄极给她救回来,她竟然又自毒!还要喊出一句伪证词来!这是铁了心的碰瓷啊。
空中的欧博大喜,暗道这名乞死者专业!
“大胆!当我的面还敢杀人!给我拿下他!”欧博大喝着,但却不敢自己上了,直接下令光精灵出手。
只见一股青色光柱笼罩下来,将全场所有人都压制住。
林立他们,直接无法动弹了,感觉自己成了旁观者,身体不是自己的一般。
显然,这是被强大功率的电磁脉冲接管了身体,以洪水般的数据流覆盖了大脑对身体释放的电磁脉冲。犹如骇入计算机般,骇入了人体。
然而,还有一人在动,正是黄极。
他的身体覆盖了一层碎金色调,竟然抵抗住了这道青色光柱。
“好厉害……”那名光精灵嘀咕一声,立刻加大功率。
祂的能耗一直高到相当于铜29级全力一击的程度,才终于湮灭了黄极体表的碎金能量,接管了他的身体!
黄极颇为无奈地一笑,也僵在原地。能级差距太大,人家一力降十会了。
他的虚空生命才十六级……
“呃……什……什么情况……”镰娜虚弱道。
显然,黄极已经给自己争取了足够的时间,他成功消解了镰娜的毒素,准确的说,他是让镰娜的身体进化出了一种能降解那种毒素的奇异蛋白质。
顺带还重新激活了她的大脑,修复了其损伤,使其自动调动能量再生细胞。
看到镰娜又活过来,欧博再次僵住。
“你怎么又救活我!”镰娜看到自己没死,又急又怒,当即又启动了体内的生物炸弹!
“嘭!”
镰娜的身体直接炸碎了,血肉模糊了一地,就剩下半具残躯,意识弥留。
本来这样下去,她要不了几秒钟就死了。
可欧博懵了,现在怎么办?镰娜又要死了……这样死可不行啊!
黄极等人都被光精灵控制住了啊,这一定是自杀了。
他在现场这么久,是要上交录像的,前面发生的事,还能说黄极下手隐晦,可光精灵的青光骇入之下,这群人铁定是无法动弹的,这就没法诬陷了啊,他不能真把上级当傻子啊。
“解开他!”欧博无奈道。
光精灵照做,黄极一笑,看都不看欧博,专心俯下身修复镰娜的残躯。
作为第三波自杀手段,显然,这生物炸弹的威力是不够的,不然早用了。
银河城无法带入武器,这生物炸弹是被一些强者用细胞改造的,并不能保证瞬间炸死。
自爆死不成,还有毒,怎么都应该死了。之所以安排个生物炸弹,只不过是兜底一下而已,帕苏根本没打算用得上,完美想到,黄极还是个医生!而且不是一般的医生,至少四星以上!
欧博放开了黄极,就见黄极轻松稳定住镰娜的生机,又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救我……”镰娜动弹不得,生无可恋地看着黄极救治自己,眼泪都流出来了。
她知道,任务失败了,再没有别的手段了……
连续三次自杀,一心求死都没死成……这个医生,有毒!
黄极微笑道:“我是医生,救你何须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