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除了相信我,你还有别的选择么?最好老实交代,你究竟对大嫂做了什么,不然就在房间里面等死吧!”
倪月杉不想再与她继续浪费口水下去,转身离开。
倪月霜内心开始慌乱,怎么会这样?景承智欺骗她?
“大姐不要走,我错了!你回来!”
冷情老公娇宠妻
倪月霜内心着急,若是倪月杉再不来了,下人们又对她爱搭不理,她万一真的病死在房间里怎么办?
倪月杉的脚步顿住,回头看向倪月霜。
四皇子府内。
一个女子身穿荷绿色斜襟长裙,衣袖宽大,腰间系着一条同色的腰带,将不盈一握的腰肢映衬的愈发纤细。
只是她戴着一个帷幔帽将面容遮挡的严严实实。
下人将她给拦了下来:“你是谁?”
“相府倪月霜求见。”
声音在帷幔帽里冷冷传出,带着一丝锐利。
下人对视一眼,最终转身去通传了。
人被请着往府内走去,“二小姐来的正是时候,皇子妃今日还正想找个人说话呢。”
女子却是冰冷的开口:“劳烦通报四皇子,倪月霜求见。”
下人愕然,竟然是求见四皇子的。
景承智还在书房内,下人过来禀报,倪月霜求见,他眼里闪过一抹意外。
“让人进来!”
书房内,人被带了进去,只是对方带着帷幔帽,景承智皱起眉头:“你为何来了,二哥现在入住相府,事情进展如何?”
对方戴着帷幔帽,声音冰冷的反问:“四皇子,你谎称那是让人过敏的药,为何得的却是麻疹!”
景承智看着面前的人,放下手中毛笔:“怎么,你大嫂得病,你心疼?还是说你也染上了?”
怪不得戴着帷幔帽……
豪門緣之撒旦老公遇到愛
“四皇子这是承认了你的所作所为么?”
闺宠
景承智嘴角扬起一抹笑来,他气定神闲的看着倪月霜:“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样的,重要么?本皇子问你,你究竟得手了没有!”
他的声音有些发沉,显然有些不耐了。
对方轻笑一声,对他存在着鄙夷。
“如果我告诉你,我也得上了呢?你有药吗?”女子伸出手,语气颇有不善。
景承智眸光闪烁,表情愈发严厉了起来。
“那你得手了吗?”他避而不谈倪月霜的问话,双眼期待的看着倪月霜。
“自然得手了,还请将解药给我!”
女子声音依旧冷冷的,面对顾左右而言他的景承智,早已经失去了耐心。
纨绔悍妃很倾城
景承智惊喜的看着面前女子:“好啊,果然没有让本皇子失望!本皇子就知道你可以做到!”
他开心的站了起来:“你放心,本皇子这就给你方子!你回去后好好煎服,一定要珍惜这个机会,将皇子妃之位拿下!”
他说的无比激动,若不是男女有别,直接将她抱起来转圈圈了。
他从旁边书籍里抽出一张方子,递交在面前之人的手中。
对方接过了方子,并未答谢,也未离开。
投过帷幔帽冰冷的看着他:“四皇子,你与人合作,却带着诓骗的手段,你觉得我继续诚实的与你合作吗?”
景承智错愕的看着面前这个说话阴阳怪气的女人。
“本皇子已经让你如愿以偿,成了二哥的女人,你还有什么不满?方子也已经给你了,你回去后,煎服下,很快就能好!”
女子冷嗤一声:“谁不知道麻疹并没有有效的方子,不过完全靠着个人抵抗而已。你与人合作却是不诚实,谎称只是过敏药,给的却是麻疹患者接触过的药丸。”
“你这是想要了我的命,还是单纯的想要成全我,与我合作?”
声音冰冷到没有一丝恭敬,景承智脸色一沉,看着面前的人已经有些不悦。
“若是来抱怨的,你就滚!”
景承智才懒得听一个人在他的面前教育他。
“四皇子居心叵测,给二皇子找女人,我代二皇子谢谢你。”
轻缓的声音在帷幔帽后传出,景承智这才觉得有一丝异样,不对啊。
倪月霜对他的态度从不是这样的。
他狐疑的上下打量倪月霜,伸手想要掀开帷幔帽好好的看一看,对方往后退了退。
“不用看了,我是倪月杉。”
重拾仙道
声音冷冷的传出,让景承智瞪大了眼睛。
他就觉得奇怪,原来真的不是倪月霜。
倪月杉朝外走去,景承智厉声道:“站住!你耍本皇子!”
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
他攥着拳头,看着倪月杉的背影,眼睛几乎要喷火。
倪月杉脚步停下,冷漠的回应:“你也同样耍了二皇子,我可算不上卑鄙。”
之后倪月杉头也不回的朝外走去,身后的景承智攥着拳头,他跟着走出。
天地遨游曲
“倪月杉,你太嚣张了!”
倪月杉根本没搭理景承智,头也不回。
他气恼的想将倪月杉抓了,但倪月杉胆敢前来,就一定不怕被他抓,最终一拳砸在旁边门框上。
回到相府后,倪月杉将药方给了大夫,让大夫看看药方是否有用。
大夫细细研究:“妙啊,妙啊,这个药方搭配的妙哉妙哉!”
然后他惊喜的说:“二皇子还有这位大小姐请稍等,老夫这就去煎药,煎药!”
大夫转身就走,很是积极。
景玉宸目光复杂的看着倪月杉:“你怎么这么大胆?”
“二皇子你给了我胆子,所以我也就大胆起来了!”
誤惹妖孽BOSS
應聘首席小妻子
暗黑年輪千年戰爭
景玉宸不明的看着倪月杉,倪月杉笑着解释说:“有清风在啊,我怕什么?”
景玉宸:“……你以为清风是万能的?”
倪月杉:“……没有清风是万万不能的。”
景玉宸重重弹了弹倪月杉的脑壳:“凡事一定要将自身安全放在第一,你应该带上本皇子一起去的!”
此时的倪月杉一身荷绿色长裙,头发简单的挽起,平常只见过倪月霜穿荷绿色长裙,总觉得光彩照人。
但倪月杉此刻这一身着装,同样让人眼前一亮,比起倪月霜丝毫逊色皆无,脸上殷红的烫伤,似乎也丝毫影响不到她的半点姿容。
景玉宸嘴角邪肆上扬,有些期待的说:“若你面容恢复,倾国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