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尽管似乎不怀疑对方真神化身的身份,可对于陈安的话,法鲁尔还是有些半信半疑。
超凡体系不可混乱这是超凡世界的铁律,几乎不可违背,法鲁尔自从踏入超凡世界的那一刻就牢记这个定律,现在让他改变这个观念,即便是真神也很难做到。
但是看了看陈安,他也不敢不喝,之前那如狱神威他可是亲身感受过的,哪里敢违抗分毫,因此只能在陈安的目光注视下,硬着头皮将那红蓝相间的药剂一口气给闷了。
喝完药剂之后,他立刻捏紧拳头,皱着面孔,准备强忍药剂对身体的改造。
只是他预想中的疼痛感却没有出现,反而那药剂下肚却有说不出的清爽。
就在这清爽当中,他感觉自己原本干瘪的身体变得更加饱满,浑浊的视野也逐渐变得清晰,身体中迸发出近乎无穷无尽的力量。
一些有关这药剂的信息从莫名处灌入他的脑海,让他掌握一些超凡能力的同时,也明白了这是一种增强体质的超凡体系。
说起来,这个世界的超凡体系都是外来,所以对于超凡者更像是在使用一种超凡武器,直到半神层次超凡者才能和超凡能力渐渐融合,这个融合的过程极度漫长,并且伴随着轮回等级的提升而加深。
一般情况下,只有达到轮回九级,超凡能力才可以说是完全属于超凡者的,即便是超凡者死亡,逸散出的超凡因子也会带有死亡超凡者的意志。
至于轮回九级之前,所有的超凡者都可以说是不完整的。
其实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世人不可能样样精通。
以武道为例,练刀的人就算层次境界再高,于剑道上的理解,也绝对不可能比专精剑道者更强。
靠自己修炼的武道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这个世界的超凡能力都是得自外力了。
法鲁尔所走的智慧体系,很多的超凡能力都是加强智慧和头脑,增长知识的,顶多有两三个护身的小技巧,对身体的强化极少。
以至于他现在刚过七十,身体就变得极差。
而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明白,对于一直喜爱的探险事业,可不是只有头脑就行,年轻时如饥似渴的摄取着知识,可直到年老了,走不动了,才明白身体的重要。
但既然已经选定了智慧体系的道路,万没有更改的可能。
科技大明星
所以这一次带陈安来群星墓葬,有迫于对方强势的原因,还有就是他想在有生之年看一看这传说中的遗迹,即便是为此而死,也在所不惜。
但却不想对方的一瓶药剂,不止让他直接踏入了半神的层次,寿命得到极大的延长,而且竟然改变了身体的本质,硬生生从智慧体系上转移到了一个强化身体的超凡体系上,就他自己的感觉,只这一下,他就年轻了五十岁,体质更是得到了极大程度的加强。
感受着法鲁尔的变化,陈安暗暗点了点头,虽然很有把握,但之前并没有做过类似的实验,现在看来,实验结果似乎还不错。
老头子直接跨越了三个层次,达到了轮回七级。
改造法鲁尔身体的是康斯顿家族的血骑士体系,这是陈安目前见到的对体质改造效果最好的体系,可惜的是这个体系最高只到六级。
这其实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每一位大罗天尊所掌握的道和法自然都不止一样,事实上广法天层次就要求悟尽世间一切法了。
所以大罗天尊在弥散自己的力量时,先弥散的自然是根本法,但在根本法之外,也会有其他相关的东西弥散出来。
如果说这些囚徒弥散根本法的目的是意图掌控更多的人,或是让他们来唤醒拯救自己,或是借由他们的身体复活苏醒意识,那么其他道法的弥散那就绝对是个意外了。
重生之旅 帝家老五丶
陈安也不知道康斯顿家的血骑士体系是谁弥散出来的,属于什么性质。
但对他来说完全不用在意那些囚徒所弥散的力量,哪怕是根本法也一样,好用就拿来用用,不好用直接用无量相变将之丢开。
至于轮回七级,他现在这具身体也是这个层次,靠着收集一些弥散的源质他将这个体系推演到这个程度。
当然,再进一步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没那个必要。
刚与莱茵结合时,他是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具体情况,而在清楚超凡因子的本质,以及这个世界大罗天尊的状态时,轮回七级真的就已经够用了。
而对于法鲁尔,就更是没必要花心思给这老头量身推演轮回八级的层次了,又不欠他什么。
见法鲁尔已经在熟悉骤然得到的属于轮回七级的力量了,陈安也不再关注这边,开始将心神沉入照彻阴阳镜中,搜寻起进入星核的入口。
这并没有花费他多少功夫,几乎是念动即至。
那是千里开外的一座巨大神庙,让人很难想象,在如此荒凉的星辰上,竟然还有这么一处所在。
当然,这玩意在陈安眼中,也就是个概念上的东西,和当初在机甲世界看到的青帝之坟差不多,但在普通人眼中,它却是真实存在的。
“找到了。”
陈安话音一落,也不等法鲁尔回答,和之前一样,直接操纵着一股无形之力,抓摄着他,一步就跨越到那座神庙的面前。
因为突破到半神层次的法鲁尔还没来得及欣喜,就又被陈安带着转移了地方,心中莫名的有些郁闷。
尽管清楚对方神之化身的身份,可他堂堂半神面对对方,还和普通人一样无力,这个事实真的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认知。
一时间,他不禁想起了刚刚的查理曼,估计他当时的感受就是如此吧。
突破的兴奋感渐渐消失,他的心神不禁回到了当前。
青涩恋曲 幽雨欣晴
注视着那庞大的宫殿,法鲁尔倒没有什么震惊的情绪,在他的认知中,也只有这么大的殿宇才符合群星之主的身份,如果不是这样,反而不对了。
他现在的表现仅仅只是单纯的因为这宏伟的宫殿而感叹。
“走吧。”
陈安倒是见惯不怪,琼华圣域的宫殿群比这还要富丽堂皇的多,而且对于能东西本质的陈安来说,眼前的宫殿并不真实,只是流于概念上的东西。
法鲁尔自然一切听从陈安的吩咐,看见对方抬步走入宫殿,连忙急急跟上。
宫殿内部的摆设和外观保持着一个风格,宏伟大气。
挑高起码十丈的宫殿中,一眼不见边际,陈安带着法鲁尔一路深入,走着走着忽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嘈杂的打斗声。
陈安眉毛一挑道:“去看看。”
正在欣赏宫殿石柱铭文的法鲁尔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就要继续抬步往前,谁知就在这时,一支燃烧着炽白色火焰的箭矢照着他的面门,猛然射了过来。
这箭矢来的又猛又急,就如划破黑暗的流星,将本来光线较暗的宫殿都照亮一霎。
其上的炽白色火焰看起来平平无奇,但其所过之处空间都有一种被穿透的扭曲感就知道其威力有多强。
法鲁尔整个都吓傻了,面对那明显是半神级强者的全力一击,脑海中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说到底,他虽然有轮回七级的层次,可无论是心态还是战斗的意识都还没有调整过来,甚至在心理上,他还是原来的超凡大师级层次。
毕竟他从轮回四级提升到轮回七级,靠的不过是陈安的一瓶药剂,而且连一个小时的时间都不到,一个小时前,随便来个轮回五六级的存在都能轻易弄死他。
但就在法鲁尔闭目待死的时候,那支炽白火箭忽然在他的面前停住了,就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没有任何征兆的就定在了原地,然后其上的炽白火焰逐渐熄灭,连带着那支火箭一起消失在法鲁尔鼻尖半寸远的地方。
“怎么可能?”
前方的黑暗中冷不丁的传出一声难以置信的惊呼,刚刚逃过一劫的法鲁尔抬眼向那里看去,只见一根粗大的石柱后面,一个身着贴身皮甲,腰挂箭囊,手握长弓的少女,正杏眼圆睁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两人。
少女皮肤白皙细腻,两只尖尖的耳朵从银灰色的长发中探出。
此时,她左手握着长弓,弓上搭着一根长箭,右手捏着箭羽,弓开满弦,一点炽白的火焰正从她两指之间升腾而起,迅速染满了整支箭矢。
看这支箭的方向,赫然是陈安。
显然,她对自己的箭术极端自信,在射完法鲁尔一箭后,就没打算再补刀。
可是因为她太过惊讶,这支已经开弓之箭,却并未能射出,还在弓弦之上就被炽白火焰燃烧成了一堆白灰。
不过她很快反应了过来,几乎在前一支箭化灰的同时,她第三支箭就搭上的弓弦,炽白色的火焰迅速将箭矢染成一道流星,只不过相比之前,炽白中还有一丝细弱的紫色电蛇游动,这一点点变化,给人的感觉却恐怖了不止十倍。
极品夫妻
相比于她的惊讶,法鲁尔丝毫不逊色,甚至一时之间都忽略了对方的第三支箭即将射出,在看清其长相的同时也惊呼出口。
玄魔至尊 墨雨
“暗月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