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翌日,清晨。
天然洞窟之中,坐靠在墙壁旁的高凌薇缓缓睁开眼帘,四下看了看,发现李烈和夏方然已经不见了踪影,倒是荣陶陶还蜷缩身体,躺在不远处熟睡着。
高凌薇静静的看着荣陶陶,看着他那酣睡的模样,不知为何,她的心也渐渐的安静了下来,仿佛忘记了这里是危险的千山关外。
“哈…哈……”一阵细微的声响传来,却是看到荣陶陶的领口处一阵蠕动,云云犬的小脑袋从里面冒了出来。
那黑溜溜的小眼睛四处张望着,最终定格在了高凌薇的脸上,云云犬也露出了憨憨的笑容,张嘴就要叫。
“嘘……”高凌薇伸出手指,抵在唇边。
“呜~”云云犬一声呜咽,小脑袋又钻回了荣陶陶的衣领之中。
“呵呵。”高凌薇哑声笑了笑,小心翼翼的爬了出来,来到篝火旁,拿起了自己的牙具,倒了一杯小锅里煮沸的水,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来到洞口处的高凌薇,却是看到李烈和荣凌的身影。
李烈在皑皑的积雪上行走,没有留下半点脚印,而他身后的小胖子,学得有模有样,虽然身体歪歪扭扭的,但显然已经大概掌握了“雪踏”这一魂技了。
“早,李教。”高凌薇开口说着,拿着牙刷塞进了嘴里。
李烈没有回应,只是摆了摆手。
“大薇!大薇!”荣凌却是转过身来,竟然在原地跳了跳,并没有在雪上留下什么脚印。
荣凌更是双手叉腰,昂首挺胸,一副炫耀的小模样,骄傲的很。
“嗯。”高凌薇发出了一道淡淡的鼻音,一边刷着牙,一边点头给予了荣凌一丝认可。
李烈也是笑道:“行了,差不多了,雪将烛一族的智商的确不差。”
高凌薇一嘴的牙膏沫,含糊的开口询问道:“夏教呢?”
李烈:“他去千山关讨要物资去了,顺便把你们杀的魂珠、雪狮虎的皮毛都上交了。”
高凌薇:“讨要物资?”
李烈笑了笑:“估计原本是想要正常带你俩,就像带其他学生那样。我们也都做好了餐风宿露、时刻动身的准备。
但是你和淘淘显然比其他学生更稳,会找到落脚点,而且大概率不会被魂兽追杀着四处乱跑,所以他回去要睡袋去了。”
高凌薇:“……”
睡袋?
还真会享受呢。
一边想着,高凌薇仰头看向了天空,虽然天光大亮,但是太阳又不见了,被浓郁的寒雾蒙住了身影,深林之中,隐隐也飘着点点霜雪。
李烈也仰头看向了天空,道:“越接近三墙,天气也就愈发的反复无常、变幻莫测,说不定一会儿就出太阳,也说不定暴风雪立刻袭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好的。”高凌薇吐出了满嘴的牙膏沫,仰头喝了一口水,漱了漱口。
“你们都醒啦……”身后,传来了荣陶陶迷迷糊糊的声音,他走出洞窟,随便在地上抓了一把雪,塞进了嘴里。
高凌薇:“好好刷牙,你的甜食吃的太多了。”
荣陶陶嘟嘟囔囔着:“昨晚刷过了……”
高凌薇却是转身走回了洞窟:“等着,我给你拿牙刷。”
“哦。”
李烈笑看着两人,开口道:“晋级了?”
“啊,魂士·后期!”荣陶陶咧嘴笑了笑,对着李烈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昨夜,你的莲花瓣异常活跃,我可是沾了不少光。”李烈呵呵一笑,道,“三个月下来,你怕是能晋级魂士巅峰,我也能晋级大魂校。”
“大魂校?”荣陶陶眉毛一挑,这是他第一次明确知晓教师的段位。
不知为何,老师们对于自身的实力比较保密,比如说那斯华年,荣陶陶问过斯华年她的具体段位,但是她只说过自己是魂校,从不给出具体的实力等级。
李烈倒是随和,开口就把自己的实力说出来了。
进入魂校阶段之后,其段位内部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人们也将魂校分出了四个大段位:少魂校,中魂校,上魂校,大魂校。
按照李烈这种说法,此时的他是上魂校?
那夏方然呢?
荣陶陶心中一动,道:“李教,你知道夏教是什么魂校么?”
李烈却是开口道:“这你得问夏教,我不方便说。”
“哦……”荣陶陶撇了撇嘴,搞得神秘兮兮的,是中是上还是大,对我而言有什么区别吗?
圈爱前妻:总裁好腹黑
确认过眼神,都是打不过的人……
“你小子!打听我实力干什么?是不是要加害于我?”远处,传来了夏方然的声音。
荣陶陶抬头望去,却是看到夏方然骑着白马,后方还挂着一副驮鞍,两侧装了足足两个巨大的包裹。
夏方然显然是认准了高凌薇和荣陶陶的实力,准备开始在这千山关外度假了……
“切~”荣陶陶撇了撇嘴,接过了身后高凌薇递来的牙具,看了看已经挤好的牙膏,便将牙刷塞进了嘴里。
夏方然却是开口道:“你们吃早饭了没有啊,我刚在千山关吃了,啧啧…小米粥、小笼包、鸡蛋腐乳酱兔肉,呀~舒服呀~”
李烈:“……”
而荣陶陶和高凌薇,似乎已经习惯了……
“对了,魂珠和雪狮虎的皮毛我已经上交了,我跟雪燃军谈了谈,把你雪狮虎脑袋边的一圈鬃毛皮留下了,等咱们回去的时候,你俩记得找雪燃军讨要,织一条围脖也是好的。”
夏方然开口说着,拉开了衣服拉锁,掏出了一个大包,扔给了李烈:“还热乎着呢。”
李烈打开了纸袋,看到了满满的包子,也是摇头笑了笑,迈步走向洞口:“快点,我食量大。”
“呸呸呸。”荣陶陶急忙吐了几口牙膏沫,一边漱口,一边吐着水就往洞窟里跑去。
远处刻苦修行的小胖子,似乎也明白了大家即将干什么,也屁颠屁颠的跟了上来。
篝火旁,几人几宠围着坐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吃着包子。
荣凌和云云犬的感情极好,它双手捧着包子,自己吃一口,给云云犬吃一口,不过荣凌还是不喜欢篝火,吃了几个包子之后便跑出去修炼了。
嗯…事实上,荣凌想骑着云云犬出去来着,但是云云犬不乐意,它的身体破碎成霜雾,飘到荣陶陶的怀里抢食去了……
夏方然开口道:“吃完了饭,我们继续向西北方向走,趁着风雪还小,尽快翻过这两座山。”
“好的。”
“好。”
一众人美餐一顿过后,荣陶陶来到洞口外,将埋在雪地里的冻狮虎肉捡了捡,装进袋子里,挂在登山包上继续赶路。
虽然夏方然讨要来的物资中有很多军粮,但显然没有荣陶陶和高凌薇的份儿。
众人一路前行,却是没有碰到多少魂兽,显然,昨夜的那一场战斗惊动了四周,大多数魂兽听到雪狮虎的惨叫声,都选择了避开此处。
十几分钟后,高凌薇突然开口道:“停。”
重生之無上系統 初見時的模樣
“怎么?”荣陶陶一手拿着方天画戟,贴在额头处,正在和雪之魂重温技艺,听到这句话,他急忙转头望去。
最強系
“绕道吧,前面是一群松果林。”
“什么?”
高凌薇:“松树上挂着大批量的冰刃松果,一片冰刃洒过来,会要人命的。”
龙啸玄黄 一只小方舟
荣陶陶好奇的探头探脑:“我咋没看到,雪绒,给我看看。”
“喵~”高凌薇头顶,雪绒猫轻声叫唤着,“瞳享”魂技从连接高凌薇,变成了连接荣陶陶。
霎时间,荣陶陶的眼前出现了两幅画面。
好家伙,自带望远镜,这么清晰的吗?
只见极远处的松林之中,在那一片片的松枝之上,到处挂满了亮晶晶的冰刃松果。
荣陶陶突然开口道:“雪绒猫的等级提升了,魂技品质也晋级了。”
高凌薇:“应该是,我们可以看得更远了,不过还得等风雪降临,看看在风雪中,我们能望多远。”
——————
“嗯…你说,雪绒猫的第一魂技·瞳享,如果品质足够高的话,能不能多连接几个目标啊?”说话间,荣陶陶走到高凌薇身旁,伸手摸了摸雪绒猫,查探着雪绒猫的技能面板。
魂技品质的确晋级了,已经是大师级了,但可惜的是,瞳享依旧只能连接一个特定的目标。
高凌薇摇了摇头:“谁知道呢,毕竟我们的雪绒猫算是第一个被驯服成宠物的。”
“诶?有人?”荣陶陶突然开口道,他拿下了高凌薇头顶的雪绒猫,左手腕轻轻一抬。
唰……
一只唯美的雪色手掌破雪而出,窜了出来。
荣陶陶将雪绒猫放在雪媚妖的手掌上,他继续抬手,那手臂无限延展开来,手掌迅速向天空冲去。
“喵喵喵?”
雪绒猫的位置越来越高,荣陶陶透过它的眼睛,调整着高低位置,远远的看着松林,而后手指轻轻下压,雪鬼手顿时停止了生长。
荣陶陶面色古怪,道:“不是人,更像是尸体,好多!”
“嗯?”高凌薇好奇道,“尸体?”
荣陶陶连连点头:“应该是一群雪尸,冰刃松果为什么不进攻?”
哪成想,荣陶陶话音刚落,远处的松果林便已经炸开了锅!
原来,冰刃松果在等着猎物入网,选择同时发起进攻。
霎时间,隐隐的嘶吼声,松树断裂、栽倒的声音不绝于耳。
荣陶陶越看就越觉得不对劲儿,这群雪尸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似的,任由冰刃贯穿自己的身躯,甚至有一个雪尸的头颅都被削掉了一半,竟然还能活着?
看到这一幕,荣陶陶的心情也坠入了谷底。
在不久之后的考核之中,他和高凌薇两人,就要面对这种生物。
仅仅是看了这么几眼,雪尸小团队就已经展现出了如此恐怖的生命力,好像浑身上下都没有致命弱点一般。
那么按照夏方然的说法,要把荣陶陶和她扔进数百头雪尸、雪鬼的尸堆之中,这……
他俩真的能活着冲杀出来么?
“怎么了?”高凌薇看着荣陶陶的面色,不由得关切道。
荣陶陶沉声道:“雪尸团有点棘手,虽然被松果群逼退了、四处逃亡,但是在如此细密的冰刃进攻之下,竟然没有留下一具尸体,不好办啊。”
“嗯。”高凌薇点了点头,“的确如此,哪怕是抹了它们的脖子,雪尸的脑袋也依旧能活着、撕咬猎物。”
荣陶陶:“难怪夏教说,不是让我们消灭它们,而是让我们从尸堆里冲杀出来。”
高凌薇突然开口道:“我们可以先去会会那群雪尸,心里有个底。”
荣陶陶当即点头:“走!会会它们!”
荣陶陶放下了雪绒猫,两人组迅速摸了上去,由于雪尸小团队遭到埋伏,被杀的丢盔卸甲,正好有一头雪尸慌不择路,穿越山林,向两人的方向跑来,双方的距离也是无限地接近。
荣陶陶悄声道:“别走了,我们也在这里埋伏。”
说话间,他右手捻了捻手指,显然已经准备好了雪鬼手魂技。
“可以。”高凌薇拿起了头上的雪绒猫,向上方的大树一扔,雪绒猫身形优雅,轻盈的落在了一根树枝之上,默默的注视着远处的雪尸慌乱跑来。
“来了。”高凌薇突然开口道。
荣陶陶直接从树后闪出身影,确定雪尸的位置之后,左手猛地一抬。
唰……
一只雪鬼手从雪尸的脚下破雪而出,一把抓住了它的脚踝。
“噗通”一声,突如其来的“陷阱”,让雪尸直接来了一个狗啃泥。
“嘶…唔~”雪尸疯狂的踢踹着,却很难挣脱开那雪手,它急忙翻过身来,一双利爪扒向了雪鬼手。
“呲!”那是兵刃入肉的声音!
荣陶陶一戟甩了出去,方天画戟精准的贯穿了雪尸的头颅,霎时间,雪尸在方天画戟的带动下,向远处飞去,却是又被雪鬼手拽住了脚踝,趴到在了雪地之中,一动不动。
荣陶陶:???
好家伙,这么脆?
呃…这话其实不太对,别说雪尸了,哪怕是夏方然,身子骨也是脆的很,该被捅穿也不耽误……
不过刚才可是有一只雪尸,半截脑袋都被削掉了,还在那活蹦乱跳的呢,而这只雪尸……
贴身侍卫 桃子卖没了
荣陶陶:“它是不是在耍计谋?”
高凌薇:“不,这种生物的动力来源是头颅中的魂珠,伤害它们其他地方是没用的,但是,如果它脑袋里的魂珠离体,它也就会彻底变成了一具尸体。”
“哦?”荣陶陶微微挑眉,迈步走上前去,操控着雪鬼手,将雪尸的尸体翻转了过来。
啧啧…这外观,简直跟丧尸一样,不过看起来是花钱了,皮肤可比普通丧尸好看太多了。
它有着雪色的身体,却有着冰色的尸斑,指甲特别长,看起来也特别锋利。
荣陶陶:“也就是方天画戟比较大,覆盖面广,让我蒙着了!如果我刚才用大夏龙雀投掷的话,恐怕很难将它脑袋里的魂珠捅出去。”
高凌薇突然开口道:“这也可以当做我们的训练课程。”
“什么?”
高凌薇:“我们可以先研究、确认雪尸头颅中魂珠所在的具体位置,以后就用大夏龙雀与它们对战,捅出它们脑海中的魂珠,以此来练习我们的出刀的精准度。”
荣陶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