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赵昊摇了摇头,小声地道:“徒儿不知。”
方休看着他,问道:“你真就从没想过是你师父我做的?”
赵昊听见这话,怔了一下,随即坚定地道:“徒儿一开始是想过的,但是后来师父说过不是,徒儿自然就知道不是师父做的,更何况师父一直留在皇宫,又怎么做这件事情呢?”
方休问道:“为何不能是我提前吩咐府上的人,等我进宫以后,让他们去做呢?”
“这……”赵昊想了想,随即看向方休,表情坚定:“徒儿相信师父,既然师父说了不是,一定不是!”
王爷,你抱错人了 很多钱
方休听见这话,笑了笑,起身拍了拍赵昊的肩膀,说道:“那你想知道是谁做的吗?”
赵昊看向自己的师父,好奇地问道:“谁?”
方休缓缓吐出了两个字:“宁王。”
“宁王!?”赵昊面露惊诧,显然没有想到时隔这么长的时间,宁王竟然又跳出来了!
方休则是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好诧异的,宁王的性格就是如此,他虽是废物了一些,但是就这么心甘情愿的放弃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切,不切实际。”
“他在这个时候出现,乃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这么说,师父早就知道了宁王兄……不!宁王那个逆贼会出现在京都府?”
赵昊问道。
方休看了他一眼,道:“这世上有很多的事情,不是必须看见,才能知道的。”
顿了顿,又是道:“时间差不多了,你在这儿休息一会,便回奉天殿吧……贺文林会回来的。”
…………
此时此刻,皇宫外,某处隐蔽的宅院里面。
三国大航海 庄不周
宁王坐在椅子上,旁边是火炉。
火炉里面的火烧的很是旺盛。
如今因为材料研究院改进了无烟煤的缘故,这京都府上下,每个人都是能够烧的起煤了。
原先有钱的大户人家则是改烧起了暖气。
原先象征着富贵的暖炉,如今却是显得寒酸了一些。
宁王坐在窗口的位置,看着窗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这酒是一醉方休,很烈。
两年了,宁王还是有些喝不惯。
但是,今天,他仍是让宁二去春风楼打了一壶。
因为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要配上这么烈的酒。
窗外面,乃是树枝。
青春路上我們同行
因为是寒冬,树枝上的叶子已经落尽,显得是那么的寂寥。
若是文人墨客在这里,必定是要吟诗作对的。
放在以前,宁王早就让府上养的文人做几首诗,供给自己念一念了。
如今,却是很久都不曾念诗了。
“哎……”
不知道怎么的,宁王忽然觉得有些哀伤。
苗疆巫蛊
这哀伤从何处而来?
他自己也是不知道。
他叹了口气,低头又抿了一口气,瞬间感觉脑子晕晕沉沉的,已经有了醉意。
億萬光年 涵昭
抬眸望去,忽然发现窗外的风景变了。
如同鹅毛一般的大雪,没有丝毫的征兆,忽然落了下来。
给这寂寥的寒冬又增添了几分美感。
“下雪了,下雪了好啊!”
宁王大声地道。
话音落下,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的声音。
英雄解碼器 令類死神
他眉头紧皱,看向外面,大声地吼道:“本王怎么跟你们说的!平日里的时候要安静一些!你们是要做本王的御前侍卫的!怎可如此的鲁莽!要懂得……”
打了个酒嗝,继续道:“要懂得儒雅!御前侍卫乃是皇帝的脸面,你们是本王的脸面!”
顿了顿,又是看向窗外,站起了身,却是忽然晃悠了一下,差一点没跌到地上。
站稳了身体后,又是大声地道:“这天下是本王的!江山也是本王的!一切的一切都该是本王的!”
囂張凰妃:王爺,靠邊站
“赵昊那小崽子如今应当正在奉天殿受文臣们的胁迫吧!”
“一个小崽子,凭什么能做太子!他何德何能!”
“康王不在,那个位置就应该是我的!是我的!”
宁王放声大喊。
外面的喧闹声却是越演越烈。
渐渐的,竟是已经能够听到刀剑碰撞的铿锵声了。
若是常人,这个时候早就知道事情不对,要跑路了!
但是宁王呢,此时此刻,却已经是醉了,压根听不清这到底是什么事情。
甚至眉头紧皱,怒斥道:“本王跟你们说了!安静!安静一些!”
话音落下,门外忽然传来声音。
“殿下!大事不好了!”
“密谍司的捕快已经攻进来了!快些撤吧!殿下!”
“不止是密谍司,还有安国公府的供奉,醉花阁的探子!”
“殿下,快走!”
宁二等人冲进屋里面,一边大喊,一边拽着宁王就要往外面走。
————
宁王却是迷迷糊糊的,还在做着自己已经登基成为皇帝的美梦,大喊道:“什么密谍司?什么醉花阁?”
“醉花阁那是喝酒的地方,乃是酒楼,你们……你们真是糊涂,醉花阁哪里来的探子?”
天上的星辰都在失之交臂
“安国公府?安国公是谁?哦,我想起来,是方休那个家伙!呸!他也配是国公!不学无术的败家子,给本王提鞋都不配!”
宁王被拽着离开了这屋子,一路到了后门。
“我留下,你们带着宁王离开!”
宁二表情坚定,紧握住自己的长刀,站在原地,抱着必死的决心看着面前一身劲装的密谍司密探们。
宁三看了一眼宁二,咬牙道:“二哥保重!”
又是看向其他人:“我们走!”
几人拽着宁王就往外面走。
然而,推开房门,让他们绝望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外面站着一排一排全身甲胄的亲军护卫。
对面的房顶上,还站着一个个的神机营的士卒,手上拿着好似烧火棍一样的玩意……这东西,宁二他们以前都是见过,知道这东西叫做火铳,比弓弩还要厉害,仅仅一下,便能致人于死地!
这下次,他们彻底的绝望了。
面前的亲军护卫寒声道:“投降吧,投降还能留你们一条性命,若是负隅顽抗,必定是死路一条!”
宁三听见这话,看了看周围……这些人就好似天罗地网一般,把他们紧紧的围住,没有留下哪怕是一点儿缝隙。
这下子,他彻底的绝望了。
颓废的站在原地,叹了口气,缓缓道:“好。”
帝国第一宠婚:老婆,求关注 仙月
亲军护卫们见状,立刻上前,控制住了他们。
而宁王……早已经昏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