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隱私
小說推薦妻子的隱私
我的话刚一说完,虾米明显的一怔。
“大哥,您说的谁呀?”虾米的眼珠晃了晃。
顿时,我明白了,他一知道那个人的身份,所以在故意对我隐瞒。
“我出门的时候,正准备走呢,见到你和大雄,虎子还有另一个人,往迪厅里走。那个人是谁呀?”我再次问道。
“哦,大雄哥的一个朋友。”虾米说道,“咱们走吧。”
召喚蒼穹
他说着,就往外走。
“虾米,我看着那个人,觉得有些眼熟,但是想不起叫什么名字了。”我疑惑地问道,“他叫什么来着?”
“不可能。”虾米立刻说道,“他是大雄哥在国外的朋友,你怎么可能认识他呢。”
龍與地下城之武僧 m28
借我壹捧寂靜的光 蘆芽
听了这句话,我佯装惊讶道,“国外的?”
“当时一晃而过,我还觉得是我朋友呢。”我干笑了两声,“难道是我恍惚了不成。”
“您一定记错了。”虾米说道,“咱们走吧。”
那个人是国外来的,倒是很有可能是蓝梅找的那个人!
如果当时拍照照片,把那个人照下来,再发给蓝梅就好了。
可是,当时脑子里只剩下震惊了,根本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可能我真的看错了。”我摇着头说道,“如果能再次见到他,我一定能认出他来。”
虾米呵呵一笑,他伸手摸向裤子里的手机,但是,很快他的手又缩了回来。
顿时,我想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这个人一定和虾米有联系的。
换句话说,大雄一定将那个人的日常安排,交给虾米来打理的。
只要我拿到虾米的手机,然后就能够查清楚那个人究竟是谁了。
回到包间里,我们又坐在一起喝酒。
这个时候,虎子似乎也喝多了,他一边兴高采烈地讲着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一边双手乱舞,似乎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一样。
我和虾米重新坐好,我知道,想要拿到手机,必须再和虾米多喝几杯。
虾米兄弟,哥对不起了。
想到这里,我再次端起酒杯来,跟他们喝酒。
秃子似乎看出了端倪,于是抢着说道,“大哥,您先休息一下,我来喝。”
他说着,也和我一样,跟他们两个喝了一杯。
当芒果爱上稻谷
然后,老雷也喝。
没多久,秃子和虾米这两个家伙,谁都说不出话来了。
我走到虾米的身边,晃了晃他的身体,“兄弟,你还行不行,要不我把你送回去吧。”
虾米此时两条腿已经不听使唤了,他根本站不起来。
我费了好大力气将他扶起来,老雷和秃子也走了过来帮忙。
虎子站立不稳,一下摔倒在地。
而趁着所有人目光都停留在虎子身上的时候,伸手将虾米的手机从裤兜里逃了出来,放进了自己的裤兜里。
“卧槽。”秃子忍不住骂了一句,“这两个混蛋,还得让老子伺候他们。”
把虎子扶起来,我们正准备走的时候,忽然门开了。
走进来的是大雄,他的身后跟了好几个人。
现在的大雄,真是威风凛凛呢。
“兄弟我来晚了。”大西欧昂笑呵呵地说道,“你们几个,把他们两个送回去,我今天要和三位兄弟好好喝一杯。”
間接影響 劉東桓
他的话一出口,顿时几个家伙上来,将虎子和虾米扶了下去。
重新坐好之后,大雄打开了一瓶酒,给我倒上,然后又给他自己倒上,然后将酒瓶递给了秃子。
秃子的嘴角一动,什么话都没有说,给秃子和他自己倒上。
从这一点,我可以看得出来,我在大雄心中的位置,还是很高的。
“兄弟,跟我混吧。”大雄再次邀请道。
我记得这应该是他第三次说这种话了。
“谢谢大熊哥,兄弟我志不在此。”我勉强地挤出了一个笑容。
这家伙玩的这么野,我真的很怕有一天我来不及反应,酒杯警察捉了呢。
“既然这样,我就不勉强了。”大雄说着,端起酒杯来,“这杯我敬你。”
他说着,将杯中酒喝干。
我见此,也立刻喝干。
“兄弟,在枫城,我大雄不敢说只手遮天,现在没有人是我的对手。”大熊伸出大拇指指着自己的胸口说道,“有什么事情,给我打个电话,哥给你摆平。”
听了这话,我知道是自己该表示的时候了,我立刻端起酒杯来,“我敬您一杯。”
我们两个再次喝干。
我们放下酒杯之后,大雄沉默了一下,才缓缓地说道,“兄弟,你手下的那几个弟兄,有的想跟着我干,你能不能通融一下,跟着你,跟着我还不都一样嘛。”
“靠!”秃子忍不住骂了一句。
大雄的目光立刻转向了秃子,“你有意见?”
“他没有意见。”我立刻说道,“兄弟们各有各的志向,我绝不拦着,你放心吧。”
大雄听了这话,立刻笑了起来,这次的笑,是发自内心的。
我和大雄再次喝了一杯,然后大雄又和秃子还有老雷喝了一杯,他就起身告辞了。
“这他妈什么玩意儿!”秃子忍不住骂道。
老雷宽慰他,“算了吧,大哥说的对,人各有志。”
现在我已经喝多了。
我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对秃子和老雷说道,“咱们走。”
下了楼,我刚上了车,老雷说一定要送我回家。
“不用了。”我摆了摆手,“我待会儿找代驾,你们两个今天晚上,赶紧回工地,过了这段时间,找个工地值班的人,你们俩别这么盯着呢。”
老雷却说了一句让我非常暖心的话,老雷说道,“大哥,您是我遇到对我们兄弟最好的大哥了,我们哥俩没什么本事,只有两膀子力气,现在咱们还不算太忙,等真忙了之后,再雇人吧,能省点钱,就省一点。”
“对,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秃子也说道。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一挥手,你们走吧,我打电话交代驾。”
看着他们两个上了那辆破金杯,我立刻掏出手机来给女警察拨了过去。
我必须用最短的时间,把这个手机交给女警察,因为我喝了不少的酒,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睡了过去。
另外,让警察查一查虾米的手机,也正好能证明虾米的清白。
我今天晚上,真的很想让虾米和虎子回到我的身边,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