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5et0熱門連載奇幻小說 武神主宰- 第2086章 天地杀局 -p2gyGr

武神主宰

小說推薦武神主宰

第2086章 天地杀局-p2

秦尘满脸大喜。
这是胥撼天最拿手的杀道大阵,是他曾经有一个远古遗迹中所得的残阵,后来进行修复,自行研制出来的阵法。
砰砰砰!剑光巨剑横推出去,摧枯拉朽,所过之处,大阵所化的天地杀局震荡不已,爆鸣声中剑气巨剑已然狠狠斩在那手掌之上,顿时火花四溅,剑气与手掌碰撞,发出刺耳的摩
轰!
怕连我都要吃力,可能会真的被困。”
小說推薦 半玥古剑擎在手中,秦尘已经一剑斩了出去,懒得和对方废半句话。
他先前可是听逃出去的一名强者说,秦尘在这个偏殿之中得到了一块疑是圣晶的宝物,顿时贪心四起,至于替魏子阳报仇,不过随便找个由头罢了。
这个废物,居然只复制出了这个阵法的十分之六左右,以这个阵法的精妙,应该远远不止现在的威力。
“锵!”
他先前可是听逃出去的一名强者说,秦尘在这个偏殿之中得到了一块疑是圣晶的宝物,顿时贪心四起,至于替魏子阳报仇,不过随便找个由头罢了。
轰!
此子竟有这么可怕的实力?
“嫩你妹啊!”
“什么?”
單手持球 轰!
“小子,你果然还是嫩啊,给我乖乖死来吧。” 武神主宰 胥撼天大笑,猛地催动阵法,轰隆一声,顿时杀机冲天,偏殿之中瞬间化作了杀气的海洋,无孔不入。
紈絝拽媳 无数杀气从四面八方朝着秦尘暴斩而来,包裹住秦尘周身的全部空间,不留一丝缝隙。
顿时天地杀局中无数的杀机被搅动了,如同一条条湍急的水流一样朝秦尘包裹而来。
轰隆隆!
秦尘讶然,一开始还想尽快动手,可看到胥撼天布置的大阵之后,露出了饶有兴致的意味。
“咦,这阵法,有点意思?”
如果秦尘的举动传出去让外界的武者知道,一定会惊掉一地眼珠子。
擦声,延绵的爆炸不绝于耳,很快无数剑气和巨大手掌同时爆裂开来,消弭与虚无。
他先前可是听逃出去的一名强者说,秦尘在这个偏殿之中得到了一块疑是圣晶的宝物,顿时贪心四起,至于替魏子阳报仇,不过随便找个由头罢了。
秦尘没时间去仔细观察,探手抓向闵乌沙的储物戒指,同时身形一晃,要离开这里。
靠!
“胥撼天阁主,你这是要杀本少吗?”秦尘目光森森,爆射杀意,这胥撼天竟然对自己暗下杀手,让秦尘心头涌现无尽杀机。
“哈哈哈。”胥撼天自己也惊呆了,布阵需要时间,他早就已经准备好秦尘为了活命,疯狂攻击他大阵,如何进行阻拦了。
轰隆!
“哈哈哈,现在再想杀出来,晚了,就在本阁主的天地杀局中,被绞杀成碎片……”胥撼天大笑,嚣张不已,可笑着笑着,声音戛然而止。
“哈哈哈。”胥撼天自己也惊呆了,布阵需要时间,他早就已经准备好秦尘为了活命,疯狂攻击他大阵,如何进行阻拦了。
靠!
轰隆隆!
“既然如此,就休怪本阁主不客气了。”胥撼天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冷哼声中右手一扬,顿时一道道的阵旗从他手中席卷而出,这些阵旗一落在虚空中,大殿中的杀机立即更甚,而后一道道的杀道阵光开
秦尘满脸大喜。
“收!”
真是暴殄天物啊。
轰隆隆!
“咦,这阵法,有点意思?”
武神主宰 半玥古剑擎在手中,秦尘已经一剑斩了出去,懒得和对方废半句话。
“收!”
凭此杀阵,他都不知已经斩杀过了多少高手,一旦大阵成,巅峰武帝都难逃一死,将要被他玩弄在股掌之中。
他先前可是听逃出去的一名强者说,秦尘在这个偏殿之中得到了一块疑是圣晶的宝物,顿时贪心四起,至于替魏子阳报仇,不过随便找个由头罢了。
因此,胥撼天虽然在天雷城六大势力的首领之中实力并非是最顶尖的,但凭借着他的阵道修为,却能占据一席之地,无人敢轻视他。
这些阵光闪烁窒人的杀机,可怕的杀气弥漫,竟瞬间演化成了一片天地杀局,将秦尘包裹在里面。
秦尘讶然,一开始还想尽快动手,可看到胥撼天布置的大阵之后,露出了饶有兴致的意味。
子是什么?
真是暴殄天物啊。
擦声,延绵的爆炸不绝于耳,很快无数剑气和巨大手掌同时爆裂开来,消弭与虚无。
極武天尊 顿时天地杀局中无数的杀机被搅动了,如同一条条湍急的水流一样朝秦尘包裹而来。
可谁知道,至始至终,秦尘都一动不动,居然就跟傻了一般,让他狂喜不已。
“既然如此,就休怪本阁主不客气了。”胥撼天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冷哼声中右手一扬,顿时一道道的阵旗从他手中席卷而出,这些阵旗一落在虚空中,大殿中的杀机立即更甚,而后一道道的杀道阵光开
此子竟有这么可怕的实力?
这些阵光闪烁窒人的杀机,可怕的杀气弥漫,竟瞬间演化成了一片天地杀局,将秦尘包裹在里面。
可谁知道,至始至终,秦尘都一动不动,居然就跟傻了一般,让他狂喜不已。
秦尘一剑就杀了过去。
胥撼天话锋一转:“看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的份上,若是你能拿出之前得到的宝物来祭奠魏子阳,本阁主不是不能考虑饶你一条狗命。”
武神主宰 天地杀局!
半玥古剑擎在手中,秦尘已经一剑斩了出去,懒得和对方废半句话。
突兀地!
因此,胥撼天虽然在天雷城六大势力的首领之中实力并非是最顶尖的,但凭借着他的阵道修为,却能占据一席之地,无人敢轻视他。
“咦,这阵法,有点意思?”
秦尘一剑就杀了过去。
“咦,这阵法,有点意思?”
这简直就是个疯子。这就好像一个炼器师被人拿着砍刀要砍下脑袋的时候,那炼器师不去考虑自己的生命安危,反而还在点评对方的砍刀什么材料做的,刀锋结构很是精良这些问题,不是疯
秦尘一声厉喝,收起储物戒指,这才凝视前方,前方虚空中,一道人影傲立在那,正是天雷城地阵阁的胥撼天阁主。
这个废物,居然只复制出了这个阵法的十分之六左右,以这个阵法的精妙,应该远远不止现在的威力。
絕世聖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