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深夜,在学校里,至少还是人迹罕至的,因为有个时间,叫做关寝时间。
不过,对于白昊来说,这个时间完全就是个摆设,他观察过宿舍里的结构了,一楼的公共卫生间窗户可以卸开,然后直接翻到外面。
对于常年混迹于学校外面网吧的他来说,这种事情是很有经验的,完全是轻车熟路,在白天埋了元屠之后他就解决完了所有的琐事,现在是深夜,是他将元屠转移的时候了。
夜黑风高,最适合挖坟了。
白昊贼眉鼠眼地从一楼厕所翻了出去,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幸好他们学校分配到的宿舍条件差,没有独立卫生间,这样可就太方便他进行一些深夜活动了。
很好,一路上学校小径也没什么人,白昊穿过了图书馆和日月广场,直取后面的小树林。
深夜,一位猛男往小树林的方向奔跑,一脸的迫不及待,和小心提防,怕被别人看到的样子,那么他是去做什么呢?
答案似乎显而易见了。
追踪神兽 林言诺
终于到了,白昊大跨步往小树林深处冲过去,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这边有路灯,但是却找不到小树林偏僻的里面。
他刚想用手机的手电筒功能照亮树林,但是被一声又一声“铿铿”的挖土声,给活活打断了这种想法。
深夜,小树林下,月光能够将它圣洁的光华撒在大地,撒到小树林间隙的土地上,一个长发披散着的少女,手里握着一把铁锹,穿着很普通猪腰子鞋和很普通的小西装套裙。
白昊不由得想起了嫦曦,现在的她应该是已经改名字叫嫦娥了,她现在应该是在天上的那个曾经叫太阴星,现在叫做月亮的球体里面。
萌宝驾到:总裁哪里逃 冉祸水
狐君,叫我女王大人! 石三少
说不定,月华撒落之处,嫦娥都能够看见,至于那个叫羲和的老妖婆,和帝俊一样,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过消息了,该不会是已经死了吧?
让一个美女,一个叫嫦娥的美女,看见自己在地上偷窥着另外一个美女,那是很没有面子的事情,尤其是还顶着没有消肿的脸的时候。
但是这个深夜拿着铁锹在小树林里挖坟的美女到底是什么路数啊!
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人的目光,美女回头凝视了一下黑暗,发现周围之中并没有什么异常,转过头去重新挖坟。
该死,白昊差点给吓尿了,看那个吃人般的目光,就知道肯定是个狠角色,那家伙该不会就是白天的学生会书记吧?果然不愧是老大,比起那几个菜鸟可难对付多了,现在自己的“心惊肉跳”体验装早就失效了,要是这家伙发现自己的话,那可就真的惨了。
唐寅在异界 六道
听那个胖子和那几个打球的小伙子说,似乎是他们老大还很厉害的样子。
为什么你会发现我把剑埋在这里了啊!你到底是有多心机一面让自己马仔揍自己一顿,另一面居然能够算准我会把这把剑给埋起来?
太可怕了。
白昊估计唐姳是早在白天自己埋剑的时候就一路悄悄跟着了,只不过自己居然没有发现,真是太失策了,看样子应该打不过,还是趁早溜吧。
于是,趁着夜色的掩护,白昊偷偷摸摸地趴下,跟泥鳅似的一拱一拱往外爬出去……直到骨青色的锋利剑刃指着他的鼻尖,他才不得不停下来。
金火石 黄小猫
他抬起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唐姳已经没有在那边挖坟,那把元屠剑已经被她握在了手里,仿佛能够滴出血迹的剑身在华冷的月光下熠熠生辉,美人的眼神凌冽,比月华还冷。
杀人的剑指着自己,任谁也不敢乱动。
白昊惊呆了,“为、为什么,你拔出来元屠剑,却没有被它所伤?”
摸金天帝
夏雨凡
緋聞女王 小酒吃魚
唐姳冷着脸没有回答,可是没想到在这时候她手里的元屠剑替她回答了,“大哥,我早跟你说过了我不好杀人,而且甚至有点晕血……”
你妹啊!你个杀人不沾因果的牛逼轰轰的元屠剑,居然跟我说你晕血!冥河老祖为什么有你这么废物的佩剑啊!
白昊只好抱着头,“我认输,我投降,我发誓这把剑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只是早上睡一觉醒来之后它就出现在我家了,我一时手欠就把它带出来了,没有把它上交学生会是因为怕这玩意儿太凶残太血性伤到人,现在女王大人您既然能够驾驭得了它那它从此就是您的宝剑了,祝您生活愉快早日升官发财大吉大利小的深夜打搅了您的睡眠这就溜回去打瞌睡去……”
一边说着,白昊悄咪咪地想顺势溜走,没曾想,刚转身就撞上了路灯,“咚!”
“嗷——”
風雨大唐 黑哥哥
白昊简直想杀了自己,怎么蠢成这样!
不过,美人似乎是嘴角微微上扬了,像是在压制着笑意。
啊嘞?什么情况?她开心了?
白昊觉得有戏,现在撤走的话,对方不知道什么路数,功夫多深,如果打不过,还是给人家追上来弄死;要是回去好好商量一下的话,说不定给人家哄高兴了,能够放过一马。
没错,咱虽然上一任是青帝,但是就是这么能屈能伸,不要面子。
“你,”唐姳突然开口,“脸上是怎么回事?”
要不是因为怕这妞一抬手杀了自己的话,白昊真想翻个白眼骂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看着他支支吾吾不敢开口的样子,唐姳将手中的元屠收了起来,左手食指的戒指取了下来,扭开了上面的扣,没想到,元屠剑就被里面释放出来的一阵华光给吸收进去了。
这……应该就是空间戒指吧?
唐姳将戒指重新戴到食指上,问白昊,“你不用怕,我不会把你怎么样,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王金凯他们打你了,你脸上有些青肿,是不是他们干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新生入学第一天居然就被校园霸凌,我身为学生会书记,是不会不管你的。”
白昊——懵了,还有这种操作?还能这样解释?那帮瘪犊子可不就是您派过来揍我的吗,现在您这是闹哪样啊?
你是嘉靖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