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整个韩家正厅,此时除了一片吸气声,其他,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六颗半三转灵丹,就那么轻飘飘悬着,缓缓转动。
一股怦然灵气瞬间将整个正厅充满。
感受着那些飞遁而来的神念,韩啸脸上笑意更胜。
既然要搅动昌宁城的风雨,那索性就彻底一点。
“宁大掌柜,两百万灵石一颗,收,还是不收?”
韩啸看向宁致远。
收?
不收?
這就是愛情公寓 馮學東
宁致远脸上露出错愕神情,一时间竟然不敢回答。
一颗半三转灵丹,可让他宁宇商行赚的盆满钵满。
两百万灵石,转手加价一成,还能赚个人情。
可一次六颗半三转灵丹,千万灵石以上的生意,一个不慎,怕会让商行万劫不复。
官场、仙卫、宗门、世家。
残翼双蝶
甚至大卫势力。
围绕这六颗灵丹,说不得都会插手。
看着韩啸脸上的笑意,宁致远明白,这是在故意考验自己。
一如之前城外那筑基四层修行者衣襟上的字迹。
只是今日这试探,是自己坑了自己。
若之前就出声为韩啸正名,想来不会如此时这般骑虎难下。
不过,六颗半三转灵丹,若是运作好,宁宇商行定能再进一步。
甚至,重回中洲,也不是没有可能!
想到此处,宁致远身上灵力升腾而起,脸上露出一抹张狂笑意:“呵呵,两百万灵石一颗,我宁宇商行全要了!”
六颗灵丹,一千二百万灵石!
这等巨富,压的整个正厅鸦雀无声。
那些低阶的后辈弟子,见证如此时刻,只觉得浑身热血沸腾。
千万巨财,实在是难以想象。
“宁大掌柜,我只能卖你五颗。”韩啸说着,指尖轻弹,将五颗灵丹弹向宁致远。
宁致远忙浑身灵力化为大手,将那丹药小心护住,收拢起来。
“那个,我并未带千万灵石在身,这样,我立下字据,三日内凑齐灵石送到韩家,如何?”宁致远收下灵丹,有些赫然的开口道。
千万灵石,别说他一时拿不出,就是整个宁宇商行,也没有这么多的流水。
不过有五颗灵丹在手,他完全可以在三天之内拆借出一千万灵石来。
婚外密爱 子洛
“不过些许灵石,何须立什么字据?”韩啸摆摆手,无所谓道。
千万灵石,这叫些许?
就是上首金丹境的的钱老祖,怕也不敢如此说吧?
只是此时,所有人已被韩啸的遮奢震慑,根本不敢开口,连半点议论声也无。
“刚好书院在城外建一处分院,千万灵石,够用了吧?”韩啸不经意的话语,让人完全不知所措。
千万灵石,就为建一座书院分院?
“宁大掌柜,建书院所需种种,交于你宁宇商行怎么样?千万灵石算是预付定金,多退少补。”韩啸一拂掌,朗声道。
“好,我宁宇商行全力以赴,必保书院分院建成。”宁致远拱拱手,面色郑重道。
狂傲蛇王囂張妃 雲端的魚
此番话语,竟是将韩啸当做平等对待。
而听他的话,竟是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韩啸神情平和,淡淡一笑。
财法侣地,修行者不可或缺。
此时,有千万横财在前,所有人对他韩啸便不敢不敬。
不见一位金丹大修,都与他平等相交,以礼相待?
只是光如此,又岂是韩啸想要的?
他抬手握住面前最后一颗灵丹,转首看向不远处的正门。
数道身影已经悄然来临。
平凡女生戀愛史
唐家老祖唐一进,宋家老祖宋林,还有朱家老祖朱成山。
三位假丹境。
在他们身后,是一位白须老者。
“鲁沉道兄。”钱老祖忙向着门口一拱手。
连身旁的宁致远也微微躬身。
鲁沉,曾是散修,后来为十八世家聘为供奉。
他来昌宁已有三百年之久,算是昌宁城真正的老资历了。
韩啸神念扫过,便知这位鲁供奉已经金丹四层,踏入金丹中期境界。
只是此人寿元无多,今生没有再进一步的机会了。
“呵呵,韩家小友,昌宁十八世家因你而兴,鲁某在此有礼了。”鲁沉身形闪烁之间,已经来到正厅当中,他看向韩啸,面带微笑,抬手一礼。
“前辈谬赞,晚辈愧不敢当。”
韩啸站起身来,轻轻拱手。
鲁沉点点头,目光扫过四周,然后看向随他而来的三位假丹境。
“这样,韩小友你手中的灵丹,十八世家买下,怎么样?”
十八世家三位假丹境,目前灵丹只有两颗,还剩一颗,在韩啸手上。
宁致远手中倒是有,只是十八世家却不好从他手中购回。
昌宁城的平衡本被韩啸第一次送出的两颗灵丹打破,却又让他第二次拿出的六颗灵丹扳回,形成了微妙的平衡。
宁致远手上五颗灵丹,造就五位金丹境。
韩家再加两位或者三位金丹境,刚好五位,形成均衡局面。
这也是韩啸计算过的。
听到鲁沉说要买下灵丹,所有人再次看向韩啸。
此时,那些贵眷再看韩啸,目中神情已是不同。
那钱二夫人望向韩啸的眼神复杂,懊悔之中,夹杂着一丝恨意。
雷龍武神 守護之鐘
“前辈说笑了。”韩啸将手掌打开,将其中的灵丹展露出来。
“我韩啸身为十八世家之人,这灵丹自然是要献于家族的。”
听到他的话,场中那些各家族高层脸上露出笑意。
成了。
有这一颗灵丹,十八世家再出一位金丹老祖。
“只是——”
就在此时,韩啸忽然眉头一皱,转首看向林筱儿。
只是?
这一声,让那些十八世家高层心中一个咯噔。
此事难道还有波折?
不少人脸上露出愤慨之色。
家族后辈,不该将自己所得的机缘送出,全力提升家族实力吗?
“只是什么?”鲁沉面色不变,轻声问道。
“只是之前有人要赶我们一家出去,还说些闲言碎语,让我有些不爽。”韩啸的声音中不掺杂丝毫的感情,并无半分与家族长辈对话该有的敬意。
“那,你想如何?”鲁沉再次开口。
年轻人有傲气正常,为一颗灵丹,让他顺意便是。
他转头看向钱老祖,钱老祖眯着眼睛,点点头。
韩啸指尖捏住灵丹,微笑着说道:“简单,赌斗一场,赢了我那侍女,灵丹双手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