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战争已经持续了两年多,运输车队里能坚持到现在的,除了新人,就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一听就明白上面是什么意思了,于是车载频道里,顿时鸦雀无声。
好半天才有人叹口气,幽幽地发话,“他们……真的行吗?”
这一声很轻,但是真的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想法。
如果没有这个指望,多数人还是跑得掉的,就算虫子发现运送的是能量石,又能怎么样?
无非就是增加攻击力度,左京市能坚守到现在,是因为虫族攻击的力度不够吗?
说到底,是因为大家有足够的决心坚守,不惜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不是虫子们手下留情。
不过命令已经下了,大家也只能默默地执行,这种场合有异议没事,抗命是要吃枪子的。
然而紧接着,几个观察哨都发出了惊呼,“咦?”“我去,什么情况?”“虫子呢?”
差不多用了半分钟,指挥中心就得出了结论,“虫子们飞进雨区不久,生命反应就消失了,看来我们的合作伙伴,还真不是吹牛。”
差不多又过了五分钟,指挥中心发出了命令,“警报解除,各单位继续行动。”
没人知道那些虫子是怎么消失的,在雨区里,军方的监测手段并不多,更别说现在天还没有大亮,只是有点微微发白。
事实上,颐玦和冯君的神念,感知范围远远超出军方的仪器,只不过在此之前,虫族并没有进入雨区,两人虽然也有能力灭杀掉它们,但是没必要表现出这种能力。
严格来说,颐玦使用思甘霖的神通,灵气损耗还要更大一些,但是……手段足够隐蔽。
反正三支虫族队伍进犯,只要进了雨区,来一支灭一支。
灭虫子是颐玦的事,捡尸就是冯君的事了,颐玦为了防止本地人去捡尸,特地提高了降雨密度,同时生出了白雾——你们老实运输,就不要探查我们的战斗力了。
大部分人真没有心思去琢磨,那些虫子是怎么死的——运输任务本身就很重了,一天一夜要运送那么多能量石,不少人甚至都穿上了太空真空吸尘内裤。
这个东西是给太空战士穿的,简单来说,就是战斗中万一想解手了,它能解决这个问题——小号大号都能解决,可以多次使用,使用成本……较高!
这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发明,但是用得久了,容易产生依赖性——其实是习惯性,万一哪天没穿这种内衣,却以为自己穿了,那些下意识的行为,会导致不忍直视的后果。
所以哪怕是太空战士,回到地面之后,都不会再穿这种内衣。
但是现在这些运输的司机,直接选择了这样的内衣,可见任务有多重了。
至于说睡觉?想多了,大家已经做好了奋战一日两夜的准备,疲劳驾驶什么的,根本顾不得考虑,大不了偶尔选择一下“无人驾驶辅助模式”,稍微眯一会儿。
当然,司机是这种反应,终究还是有人要探查虫子死因的,比如说……军方某些人。
不过当他们发现,虫子失踪的地方,有浓密的白雾遮蔽的时候,没谁敢贸然进入白雾——这些都是消息灵通的人,知道这白雾有多么诡异。
白雾第一次出现,围攻基地的虫群就不见了去向,白雾第二次出现,海量的物资被运送了过来,现在是白雾第三次出现……
其实有个别人知道,当初围攻基地的虫子里,还有两只帅级,雨云涌动的时候,两只帅级虫子直接升高,飞到了雨云之上。
但就算如此警觉,它们终究也被两团白雾笼罩,不多时就消失不见了。
所以面对这样的白雾,真的不能掉以轻心——个人生死是小,惹恼合作伙伴就不好了。
颐玦的神识何等厉害?不但诛杀那些虫族轻而易举,也能发现这些前来试探的的人,“有两个人进了白雾,该怎么处理?”
冯君皱一皱眉,“这两个是一起的?哦……原来是分开的,杀了吧,我去收尸。”
颐玦有点不解,于是出声发问,“这两人不但是同族,还都是军中的……杀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杀了吧,”冯君淡淡地表示,“我敬重军人,但他们贸然进入白雾探查,却不肯请示上级,无非是恃勇贪功的弄险之辈……这样的军人,就算是骁勇,也是毒瘤,不如割了。”
军人讲的就是团体和几率,只知道争功不知道配合的,真的是害人害己。
颐玦倒是有点好奇,“如果这不是他们的本意,是上官的意图呢?”
“那就是上官该死,这个咱们可以调查,”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那么他们的死,也是上官让他们送死,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那就杀了,”颐玦倒也没有再争辩,刚才她只是好奇,其实杀两个凡人,对她来说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跟冷血无关,在她的价值观里,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基地那边很快就发现有两名斥候失踪,而他们的战友能够证明,他们冒险进入了白雾中。
熱門小說 大數據修仙 起點-第兩千五百三十七章 貪心者誅(三更賀除夕)鑒賞
而不可避免地,何润先又负起了交流沟通的重任。
而冯君的反应很淡然,“失踪……那就当阵亡算好了,这也要问我?”
“可这是两个很棒的战士,”何润先心里在不住地吐槽,这都是什么屁事。
但是他还不能不帮着问,“总要对他们的部队和家属有个交代……他们是失踪在白雾里。”
“我请他们进那里了吗?”冯君不耐烦地回答,对讲究集体配合的组织来说,贪功其实是很可怕的心态,不过他也无意争辩什么,“反正斥候的死亡率很高,这事儿你不该找我。”
何润先结束对话,看着穆勒中校,无奈地一摊双手,“没办法,你的人好奇心太强了。”
穆勒团长却是已经恢复了正常,“也就是说……其实白雾可能是一种跃迁手段?”
这个猜测……真的很强大,不过就现象来判断的话,也不能认为他说的是错的。
恰恰相反,白雾过后,对手失踪物资出现,正说明了这真的可能是跃迁方式。
他俩的对话,对冯君和颐玦来说,是透明的,颐玦忍不住说一句,“白雾这个方式很好,能掩饰咱们的动机和能力。”
冯君却是愁眉苦脸地表示,“希望下一次,也能达到这样的目的吧。”
“下一次?”颐玦感觉有点意外,“你什么意思?”
“下一次马上就要来了啊,”冯君看她一眼,“你以为这三支虫群闯进来,是巧合吗?”
“哪里是巧合,肯定是试探嘛,”颐玦不以为意地笑一笑,这些蹊跷,她还能看得明白。
不过下一刻,她就是一怔,“你是说,还会有更过分的试探?”
“既然是试探,哪里有什么过分不过分?”冯君笑一笑,“我也不知道,什么叫过分,但是……你觉得虫子能容忍他们现在的行为吗?”
他的话还真没错,当天中午时分,壬屠真尊的神念降了下来,“你们所在的左京市上空,有元婴虫子在聚集,看起来要采取什么行动,你们做好防范。”
颐玦也没有什么意外,只是问了一下,“有多少只元婴?”
“两个不算小的集合,”壬屠真尊回答道,“各有十多只元婴和三四百金丹。”
“嗯?”颐玦讶异地发问,“这样的虫群,应该抵挡不住真尊全力施为吧?”
“当然抵挡不住全力施为,”壬屠回答得很确定,然而他也有难处,“但是全力施为会暴露咱们的战力,星空中又没有什么遮挡,很容易被对方看穿。”
颐玦想了一下,好奇地发问,“也就是说,这么大的虫群,对虫子来说,是相对安全的?”
“没错,相对安全,是我们给他们造成的印象,”壬屠真尊倒是很有耐心,他居然细细解释一下,“不过也仅限于小型虫群,大型虫群的话,只要存在遮蔽的可能,它们就不安全。”
冯君听着这些,冷不丁地出声发问,“如果真尊是在大气层内出手,就比较容易隐藏?”
“是这样的,”壬屠很干脆地回答,然后又问一句,“颐玦,你需要我们出手吗?”
“大尊愿意出手,当然最好不过,”颐玦的态度也非常明确,“我一个人还真的拿不下这么多虫子,最好还能有别的大尊一起出手。”
“那算我一个好了,”半愚真尊的意念也降临了下来,一共两个虫群,壬屠一个人出手的话,很容易陷入顾此失彼的境地,“小颐玦,我可不是抢你的生意。”
“当然不是抢生意,”颐玦恭敬地回答,“我还要多谢前辈的援手。”
他们在沟通安排,虫子们也完成了观察和集合,两只虫群相互掩护着,靠近了行正星。
它们的靠近,引起了太空舰队的注意,几道光芒一闪,却是出自于战舰主炮的攻击。
太空舰队当然要阻止虫子的降临,而现在行正星上的虫子,也是虫族拼了不少损耗,才送到星球上的,反正平常虫族元婴降临行正星,都不会特别地扎堆,否则会引起军方的注意,
十几只元婴虫子聚集在一起,已经足以引起军方的高度关注。
(除夕三更,告别鼠年迎来牛年,除去烦恼迎来希望,顺便求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