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楚阳微微皱眉,没有吭声。
看此人的装扮,应该是个儒生,只是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对他充满敌意。
“我看你年纪轻轻,能有这番见识殊为不易,何故偏要做一个蛊惑国本的幸臣?”
中年男人冷冷盯着楚阳,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开口道:
“去吧,早点辞去冼马之职,钻研学问也罢,务农经商也好,以你的本事,成就一番事业自然不难,到那时,老夫必亲自上书陛下,赐你博士之衔如何?”
听到这里,楚阳眼睛微微眯起,冷笑道:
“蛊惑国本?呵,好大的帽子啊!”
“怎么,你还不服气?当初要不是你在陛下与太子耳边鼓噪,他们又怎么会一意孤行,坚持那郡县制!现如今,百姓民不聊生,怨声载道,老夫若是你,早就辞官归隐,羞于见人,怎么还敢明目张胆,在此间招摇,莫非当真是不知羞耻?”
“你是何人?”楚阳渐渐失去了耐心。
要不是顾虑这里是李斯府上,以他的脾气,早就翻脸了。
“老夫叔孙通!”中年男人一脸骄傲,仿佛这个名字,就代表着无上荣光一般。
原本楚阳还一头雾水,等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眼神就变得冰冷起来。
关于叔孙通这个人,历史上对其褒贬不一。
有人夸他是汉学如儒宗,也有人说他是卑鄙小人,两姓家奴。
然而,在楚阳看来,此人不过是一个见风使舵,趋利避害的假圣人罢了。
他给嬴政当过待诏博士,又给秦二世当过谋臣,最后眼看刘邦夺了天下,又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一顿跪舔,这般操作与后世的那位吕奉先一毛一样。
只是吕布运气没他这么好罢了。
这人学问大不大,楚阳不知道,可这人品吧,确实不太行。
叔孙通还要说些什么,一个伟岸的身影从楚阳身后踏了出来。
“杂毛老匹夫,竟敢对我家主无礼!汝再敢聒噪,信不信某撕了你!”
周勃撸起自己的袖子,只等楚阳发话,就准备开打的模样。
“你……你想做什么!你就是这么纵容手下的?”
叔孙通吓得脸色剧变,浑身颤抖起来,他一脸惊骇地看着周勃,显然也是没有料到楚阳会直接撕破脸。
在他看来,自己乃是名门之后,学问大家,往常年轻士子们见到他,哪个不是毕恭毕敬,却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会被人用拳头威胁。
看着叔孙通那副畏缩的模样,楚阳一下子失去了与他斗下去的兴趣。
一个人被狗咬了一口,总不能也去咬狗一口吧……
優秀都市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線上看-第一百一十八章 好大的帽子!閲讀
“楚某的前途,自然不用你操心……”
楚阳摆了摆手,周勃马上立身于侧,看着叔孙通那一脸后怕的模样,楚阳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这就是你自诩的儒门名家?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呵,好一个儒门正宗!”
说完之后,楚阳便不再说话,只是在一边闭目养神,看得叔孙通气血翻滚,脸色涨红。
精华言情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第一百一十八章 好大的帽子!看書
“哼,这楚阳果然如同外界传言那般,恃才傲物,老夫好心劝他迷途知返,却不想此子却连半点感激都没有,当真无可救药!”
眼见楚阳不搭理自己,叔孙通气得一甩袖子,扬长而去。
没过多久,李府下人将楚阳迎进了书房之内。
看着满屋子里,堆积如山的书籍和奏章,楚阳暗暗点头。
都说人前富贵,人后遭罪,人们都看到这位帝国权相外表上的风光,却无人想过其背后的艰辛。
看到楚阳进来,李斯抬起头来,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
“楚老弟见谅,这几日奏章实在太多,老夫只好趁着休沐的时候,加会班了,一会便好,一会便好。”
楚阳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对方继续,自己则是在书房里逛了起来。
很快,他的目光便落在了一小摞册子上。
看着上面那铁画银钩般的字迹,楚阳不禁咂舌。
不愧是一代文宗啊,别的不说,光是李斯这一笔漂亮的隶书,就绝对堪称艺术级的作品了。
就这还是人家随意为之,想起自己眼下的那首字,楚阳只觉得有些脸红。
册子上的内容很简单,无非是《论语》中,一些浅显易懂的章节。
这时,那边的李斯也忙完了,连忙让人上茶。
楚阳将方才遇到叔孙通的事情告诉了李斯,后者也是一脸无奈。
“那叔孙通原本不过是一待诏博士,最近不知道走了什么运,居然拜在了老丞相王绾的门下……”
提到王绾,李斯的眼中多出了一份敬畏。
要知道在大秦刚刚统一之时,那时的他亦不过一个小小的廷尉,朝廷之上,权势最为显赫的便是丞相王绾。
即便是后来,李斯身受嬴政信赖,逐渐显露头角,职位也只是左丞相,位居王绾的右丞相之下。
可以说在王绾的阴影下,李斯卧薪尝胆了整整十年,直到王绾因为年迈,辞去相位时,才真正得到了解脱。
“当时老丞相在时,曾极力主张陛下实行分封之制,那叔孙通既为他的门徒,自然对你视如仇寇。”
楚阳点了点头,这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既然王绾与丞相您意见不合,那叔孙通来这边又是做什么?”
“还能为什么,咱们这位陛下啊……”
李斯叹了口气,起身找来一封奏章递给了楚阳。
“自从春耕之事后,陛下似乎对朝廷上下都大为不满,老夫已经得到消息,说是军队那边有了一系列的人事变动,我原本以为陛下敲打敲打军队,也就解气了,却不想陛下对于文官这边,同样下了狠手啊……”
楚阳打开奏章,看到了好些官员的变动,叔孙通的名字赫然写在上面,嬴政下了旨意,让叔孙通去掌管廷尉府。
这时,他再看向李斯,眼中就多了一抹了然。
难怪李斯心中不是滋味,毕竟他当年就是从廷尉的任职上升上来的。
嬴政有意提拔老丞相王绾那边的人,自然是表达着对他这位前廷尉的不满。
“那这些《论语》……”
“唉,老夫也是闲来无事,打发时间罢了,他日老夫若是告老还乡,也有一个生计不是!”
李斯笑着开着玩笑,但怎么都透着股凄凉的意味。
正所谓伴君如伴虎,跟在这样一位性格强硬的帝王身边,确实不容易。
“不知丞相可否将这些书籍赠与在下,我最近正好想练练字呢。”楚阳一脸真挚地说道。
“楚老弟喜欢只管拿去,只要不嫌弃就好。”李斯大方地说道。
接下来,楚阳又和李斯寒暄了一阵,直到用过午饭,才带着李斯的回礼,回到了家中。
他刚一进门,就听下人们禀报,说是萧若兰在大厅里已经等到一个上午了。
“你怎么来了?”楚阳笑道。
自到咸阳之后,萧若兰便吵吵着要去外面见见世面。
楚阳安排了一些家将跟在身边后,便没有在管这边的事情。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今日看到萧若兰,也是有些意外。
楚阳让人上了一些女孩平日喜欢的几样点心。
萧若兰拿着点心,一口一口小心地吃着,听到楚阳的话,不由摇头叹了口气。
“嗯?”楚阳微微一愣。
这是遇到难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