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大唐之从当咸鱼开始
陈清此刻简直都想骂娘了:大爷的!会不会聊天啊?!不带这么玩儿的啊?!简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留啊!!!
不过他也只能心里骂两句而已,万万是不敢表现出来的!
不仅不敢表现出任何的不满,说话的时候还得满脸陪着笑。。。
嗯。。。这会脸上的表情简直是跟便秘的时候痔疮犯了差不多。。。
“哦对!”王寅问完后也意识到自己这样直白的确有点那啥,当即便亲切的拍了拍陈清的肩膀以掩饰自己的尴尬:“陈清老哥一路带着我们走过来,那才是真的辛苦了!”
王寅说完后还郑重的点了点头,对于陈清的辛苦表达了高度的赞同。
“仙人谬赞了!”陈清闻言也是吓了一跳:“您还是喊在下陈清吧。。。”
虽然能被王寅喊一声老哥听上去似乎非常爽的样子,可是这在陈清看上去不但不会开心,反而是巨大的惊吓了:这个哥要是敢应下了怕是回头自己就没了吧。。。开玩笑,这种怪物的一声哥谁特么的当的起。。。
“仙人,您对墨家有什么想法和打算还是同钜子说一说吧。。。”看到王寅还要对自己说什么的样子,陈清连忙转移了话题。
不转移话题不行啊,再说下去鬼知道这位爷会蹦出来什么吓死人的话。。。
而且。。。
总不能自己二人在这夏姬八扯把钜子晾在一边吧。。。
“钜子。”听到陈清这样说王寅也是意识到把钜子晾在一旁的确有点不妥,当即便冲着钜子拱了拱手:“不知钜子具体是怎么打算的呢?”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起點-第五百九十二章 繼續忽悠展示
王寅说话的时候则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眼前的钜子:这位所谓的墨家钜子看上去似乎有六十多岁的样子,头发胡子全都白了。不过说话的时候倒是没看到嘴里有缺牙的情况,加上面色看上去还挺红润的,想来是养生有道了。
当然,这个所谓的六十多岁只是看上去的年龄而已。
毕竟这年头的人过了中年以后看上去显得都比实际年龄要大很多,这小老头的实际年龄儿估计也就顶多五十多岁。
“陈清,去把长老们喊过来。”钜子冲着陈清吩咐了一句,后者拱了拱手退出去了。
王寅在打量钜子的时候钜子自然也在打量王寅了,对于这个外界传的神乎其神的仙人他也是极有兴趣的。
现在看来这小仙人和外界传言的是差不多:甭管是是奇特的白发还是古怪的穿着,估计大唐都照不出来第二个了。尤其是刚才那样问陈清名字的样子,果然如同外界传言的一般不靠谱。。。
至于其他的暂时还没看出来什么,不过至少目前看来王寅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就是了。
“仙人,”钜子当即便拱了拱手同王寅随意的闲聊了起来,只不过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儿,关于正事儿倒是只字未提。
对于这点儿王寅也没去在意,想来估计这小老头儿是要等那些什么长老来了之后再回说正事儿了。
说起来对于墨家有长老这种事情王寅也是挺意外的:毕竟这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唐啊,怎么整的好像特么的修真小说里面似的还给蹦出来长老了呢?
好在尬聊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很快陈清便带着那些所谓的长老进来了。
按理来说到了这里陈清的任务算是彻底完成了,接下来就可以离去了。
可是现在他还真的不能走:因为他本身也是墨家的长老之一。。。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些个长老里面碰巧就有两个二愣子,自己要时刻准备面对接下来的突发情况。。。
虽然刚才来的时候他已经把王寅的变态之处同他们说过了,可是别说那俩二愣子了,就连其他的长老对于自己的话都没在意:虽然他们表面上又是点头又是说知道了之类的,可是瞎子都能看出来他们只是表面上敷衍而已,心中是完全没信的。。。
对于这些人的不相信陈清倒也没多说什么,毕竟这听上去太匪夷所思了!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的话怕是也没法相信的。。。。。。
众人同王寅一一见过礼之后便依次落座,当下也是对于这个传说中的仙人好奇的打量了起来。
当然,打量归打量,倒也不至于直接就那样傻愣愣的盯着王寅去看。
怎么说也是墨家之人,这点儿基本的修养还是有的。
“之前仙人大肆招收工匠加以培养,”既然人来齐了钜子便直接开门见山了:“不知仙人可是要准备提升工匠在大唐的地位了?”
刚才王寅看这小老头儿跟自己夏姬八扯了半天以为现在人齐了又是新的一轮夏姬八扯呢,甚至王寅都坐好准备陪他们好好的扯扯蛋了。
结果他这么直接的开门见山谈正事儿倒是让王寅有点意外:难道这是理科生的通病?
嗯。。。在王寅看来这群人应该都算是研究理科的。。。
“关于工匠地位的问题其实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什么直接提升,这时候就需要换个角度思考问题了。”既然他们都开门见山了王寅自然也就乐的省事了,当即便把之前忽悠陈清的那套说辞又给搬了出来:“其实想要改变现状很简单。。。。。。”
于是接下来的二十来分钟王寅是连说带比划的又是一通夏姬八扯,搞的最后这群人再次成功的被王寅给忽悠晕了。。。。。。
嗯。。。也不全是。。。
陈清之前由于听过了一遍现在倒是没他们这么迷糊了,只不过陈清此刻心中也是有点纳闷:怎么仙人现在说的和之前跟我说的好像不太一样啊?虽然大部分都差不多可是好像多了一些东西?
若是王寅知道他的想法的话肯定会直接翻白眼儿了:这不是废话吗?!忽悠人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临场发挥的好不好?怎么可能会一模一样了?!再者说了,之前我跟你说过什么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陈清纳闷不纳闷放在一边,反正现在钜子和这群长老全都沉浸在王寅给他们画的大饼里面无法自拔了,一个个在那呆愣愣的开始畅想起墨家美好的未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