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小宝爬起来要寻声去找射箭之人,一阵飓风呼啸,铁蒺藜又跟着砸来。
小宝恼怒至极,嘴里嘟囔道:
“说不打了你还打!让你打,让你打!”
随着,又是着魔一般,双手双指对着袭来的劲风,一通乱戳。
银卫与小宝正又陷入胶着之间,突得,在小宝背后,弓弦连响,只见三道凌厉的寒光,在暗夜里拉出三道森森长影,分别依次破空而出。
第一枝箭射到半途,第二枝箭正好射在前一枝的箭尾,二箭加速瞬间,第三枝箭又射到了第二枝箭的箭尾,这对接三箭,正是了无迹家传龙舌弓的密技“夺命三箭”。
当年了无迹的祖上,北宋名将王舜臣,又称王兰州,曾经凭借此绝顶箭术,射退三万入侵的西夏“铁鹞子”军,其威猛之气可想而知。
此箭法,借助三支箭的不断加力,可以射到更远距离的敌人。
而今日了无迹恨极了小宝,又知道他身手矫捷,扑通单箭根本伤不到他,因此破天荒近距离使用这“绝命三箭”
本意是借助三箭加速,杀他一个防不胜防,躲无可躲。
小宝听背后破空啸叫之声,锐利无匹,也顾不得银卫的铁蒺藜,身形急转的同时,右手双指竖着甩出,正砸在飞来的首枝箭的箭杆上。
硬生生把即将刺入脑门的利箭拨偏了方向。
那名银卫见他突然转身,整个后背门户大开,却并不知道小宝是为了躲避背后来箭才不得以而为,一时大喜,急抖手中长链,铁蒺藜应声袭去。
铁蒺藜还没砸到小宝,暗夜昏光,在银卫毫无察觉之下,那枝被小宝拨出的利箭却正迅疾无匹,直奔银卫的坐骑而去。
“噗!”一声响,三支箭连番射入马腹中,那匹马前蹄腾空,一声悲鸣,又随之“扑通”巨响,倒在地上。
银卫正身体微探用尽全力甩铁蒺藜去砸小宝,突然遇险,身体来不及反应,撒手扔了铁蒺藜,直接一个倒栽葱,翻下马来。
恰巧正好扑倒在小宝眼皮底下。
小宝喜不自胜,毫不费力探出二指,“噗!”的一声,双眼爆裂,那名银卫糊里糊涂地就送了性命。
小宝拔出血淋淋的双指,狠吸了一把鼻涕,瞅着银卫还在抽搐成一团的身体,嘟囔道:
“还没问你记不记得路呢!就急着和我打架!你真贪玩儿!不听话!”
了无迹看得真切,见两位银卫都已经双双毙命,知道大势已去,再无心恋战,大喝一声,率领手下元兵掉头后撤。
刘福通带着教众一通追杀,整个谷里惨呼声不断,瞬间变成了尸横遍野的屠宰场。
了无迹急于保命,并不管跟随的元兵,只顾自己逃跑,他催马急奔,等他赶到进来时的谷口,身后竟然一个人也没有了。
了无迹正欲催马出谷口,随着一声娇喝,只见一个婉约窈窕,白裙飘飘的身影已经立在谷口正中,在她身后还站立着一个英气勃发的少年。
女子望着他急慌慌如丧家之犬的模样,不觉莞尔笑道:
“了无迹,你作恶多端,本姑娘放了你多次,可是你依然不知悔改,还是处处和我们为敌,今天又犯到我手,再也饶你不得!快快下马受死吧!”
了无迹知道敌他们不过,正踌躇间,突然听见身后脚步散乱,有人跑来。
他回头看去,只见那几个和尚满头大汗,呼呼喘气,已经跑到了自己马后。
陆蕴儿见是他们,忽闪着双眼,来了主意,笑道:
“你们几个跑到哪里去了?刚刚我还在找你们呢!你们几个这一次配合我把了无迹引到这里,可立了大功呢!姑娘我正要好好赏你们呢!嘿嘿”
几个和尚被陆蕴儿问得莫名其妙,一时反应不过来,又因急于逃命,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个个瞪着眼珠子,用手指着自己,嘴里发出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蛟龍決 愛下-第二百一十八章荒草堆中有人哼讀書
“我……我们……”
陆蕴儿正有心再调笑他们一番,突得听见背后马蹄奔腾,恰似山呼海啸般往这边驰来。
不等陆蕴儿回头,就听见几个和尚满脸露出无比喜悦的神情,指着她的身后道:
“援……兵!是援兵!我们……有救了!哈……哈哈”
肃羽也已经看见,随低声对陆蕴儿道:
“后面的确是元兵赶来!他们人多势众,我们不必在这里和他们纠结,还是赶紧赶去给刘贤弟说一声,做好防范吧!”
陆蕴儿轻声答应,与肃羽侧身让开了无迹进入了谷口。
走出几步又回头笑道:
“唉!那几个和尚,本姑娘有事,了无迹就交给你们了!等你们把他的人头取来,我再一并赏你们啊!”
说完,扬长而去。
了无迹在马上低头冷冷扫了一眼几个和尚,便催马过了谷口。
几个和尚顿时慌了神,小跑着跟在他的马后,喘着粗气,嘴里还不断地辩解着
“副……使大人呀!你可别听那个……丫头的话呀!我……们是一心帮你的!”
了无迹也不搭理他们,转眼已经到了那队元兵跟前,冲着为首的呼合鲁抱拳施礼道:
“了无迹参见宣抚使大人!”
呼合鲁正赶得急,见了无迹单人独骑来到自己面前,心中暗呼不好,忙勒住丝缰,强压住心神,喘吁吁问道:
“了无迹,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你率领的士兵和两位银卫呢?”
了无迹惨败,心中有愧,一时急着找一个垫背的,回头正好看见几个和尚也赶到了,随即用手一指他们道:
“我与两位银卫率兵前来偷袭一指神教的大寨,没曾想在路上遇到了这几个和尚!他们哄骗我们进入了这个谷口,因此被一指神教围住,两位银卫已经为国捐躯,而我手下的几百兵士也已经陷入重围之中。
属下救他们不得,只得只身突围,准备回营向大人搬兵求救,没想大人已经到了!”
呼合鲁气得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他手指着了无迹,抖动了许久,才恶狠狠骂道:
“了无迹,你这个狗贼!我一再告知你那两名银卫的重要,你偏偏不听,一指神教里有绝世高手你也不和我说,执意瞒我!如今你害死了那两名银卫,我该如何向秦王交代?”
说到此,挥手喝道:
“来人!将了无迹给我捆了!带回府去!军法处置!”
随即过去几个侍从将了无迹拉拽下马,绑了一个结结实实。
了无迹叫道:“大人!所谓胜败乃兵家常事!我也是为了青州安危,秦王的基业,只是上了那几个和尚的当,才因此落败!那两位银卫和我一起剿灭邪教,也是你亲口指令,身为武将,死在疆场也是死得其所,你不能都算在我头上!
更何况我乃是秦王指派的宣抚使副使,你无权治罪于我!”
呼合鲁被他气得冷笑几声,道:
“好啊!了无迹,你犯下如此重罪,还死不悔改,我知道你仰仗着自己的妹妹,从来也不曾把我放在眼里!既然这样,我也不必把你带回府去了!”
说罢,冲着几个侍卫道:
“既然他说我无权节制于他,那就无需带回!将了无迹就地责打一百军棍!让他自己见秦王去!”
然后,又扫一眼那几个双腿抖若筛糠的和尚,冷冷道:
“他们几个一并打死!尸体抛掷荒野!”
了无迹气得大叫大嚷,几个和尚跪在地上反复求饶,怎奈呼合鲁已经铁了心,根本不理。
待行刑完毕,呼合鲁看也不看,调转马头率领众兵士走了。
此时,晨光初起,薄雾散尽,谷口边,已经恢复了昔日的宁静。
就是那一根根四处蔓延的枯树枝上滑落的水滴声,都清晰可闻。
被马匹践踏过的荒草地上,只留下几具打烂了的尸体,隐没在草丛里,一颗颗秃脑袋在晨光里泛着亮光,昭示着死者的身份。
不远处还有一个人扑伏在野径正中,裸露着半个瘀血凝结的屁股,也是一动不动。
几只小鸟正围在他的周围,蹦蹦跳跳叨食着草籽。
突得那身体抽搐了一下,随即一声悠长的轻哼打破了周围的安宁。
几只小鸟吓得“噗噜噜”飞起,转眼逃到高高的树枝上去。
又过了许久,只见那个人才手按着地面,缓缓起身,把褪到臀部下方的裤子慢慢穿好,又弯腰捡起地上的那把腰刀,用手整理一下背后的龙舌弓,这才一瘸一拐地沿着野径往远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