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
小說推薦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
…………
时间过的飞快。
转眼就是三年之后。
春日正好,阳光正暖。
楚河惬意的眯着眼睛坐在躺椅上。
柳树为他摇着风。
他的腿脚处,小王八拿着皇家狗娘一颗一颗的吃着,地上摆着一杯茶,不时被它拿起小酌一口。
在正前方,一只不知缩小了多少倍的鳄,正在绘声绘色的说着书。
而另一边,一只同样缩小了个头的红色神鹰,身前摆放着各种音谱,它嗯嗯啊啊的在高声歌唱。
一条缩小的龙,还有一只缩小的虎,一只蛤蟆,一只山羊,敲锣打鼓,弹琴吹箫伴着奏。
虚空之上,一处用玻璃笼罩而起的大红台子,被高高挂起。
遮住了半个林城。
上面有一只山羊,两条龙,在表演着楚河给的羊出没剧本。
柳树下的楚河,发出平缓的呼吸,手指在躺椅之上敲动。
感觉舒适不已。
大佬的生活就是这么的朴实无华。
自从破境,楚河就放松了下来。
这一年他都在轻松愉快之间度过。
把几个有点天分的兽组合在一起,成立了几个不同的组合。
轮流给他表演节目。
听书,喝茶,听曲,看戏。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乐趣无穷。
不时带着小王八出去外面闲逛一圈,虽然这片大陆他一眼就能完全领略,但身临其境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当然,最主要的是可以打发时间。
他的时间太多了,太过富足。
林城之中,跟他一样感觉时间富足的同样不少。
一群少男少女,磕着瓜子,抱着小孩子,抬头看着林城上空他们早已经习惯的大红高台,发出点评。
“这期节目不行啊!太弱智了!侮辱我的智商!”
一个青年摇头晃脑的发出感叹。
“一只羊怎么可能追着两头龙跑,难道就因为它爪子上多拿了一根棍子?”
他拍着面前的桌子,感觉到了心灵受到了暴击,然后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没事兄弟,现在正常了!两头龙也找到了棍子,一对二,现在跑的是羊!”
他的同伴拍拍他的肩膀。
青年抬头一看,可不,还真是。
两条龙一龙一根棍子,将山羊追的到处乱窜!
“这还差不多!”
青年睁着眼睛继续看。
然后又感觉不对。
羊跟龙谁厉害,好像跟棍子是无关的吧?
“这几期的节目不行,还是前一段时间,齐天大鳄怒掀龙宫比较好看,那才是真才实料的对打,看的我热血沸腾!”
青年看着追追打打,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两条龙跟山羊,摇头发出叹息。
“不,我觉得还是西门鳄与红鹰莲大战龙大龙二更好看!纯粹的对战也就那样了,加一点爱恨情仇,才更有滋味不是吗?”
他的同伴做出点评。
这样的一幕,在林城其它地方同样不少。
在一天的激战之后,打开窗户,或者邀上三五好友,一起欣赏一下节目,能够很好的放松心灵。
这已经快成为他们的习惯了!
虽然这些节目出现的日子不算长。
只是在两年前突然出现在林城上空。
再次恢复生产的林城。
从一开始还是感觉不安的。
但到后面就逐渐接受。
直到现在,所有人开始定时观看节目,并且已经开始加入讨论。
连远在陪都的夏族老祖,还有各家族的高手,也不时飞过来,观看一下。
天上表演的幽噬跟幽魍很努力,它们感觉很开心,很欢乐。
这种表演,可比进油锅轻松多了,为了代入角色,让楚河满意,它们可是下了苦工的!
对于各种角色现在都能轻松的应付过来。
它们能够装傻,也能够热血。
在林城收获了一大批粉丝支持。
这也是大部分人觉得他们强才合理的原因之一。
并不只是因为个头。
要知道,人族自己的个头就不算大,却也能镇压巨兽。
自然不会真的以貌取兽。
不过它们能乐的起来,不代表跟它们对戏的羊能傻乐起来。
作为大圣级别的羊。
如今落的这个下场,它心里的苦,心里的恨,那真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特别是,这屏幕只有屏蔽气息威压的效果,并不能隔绝声音。
它们的声音能传出去,下面观众的评论它们也能听到。
下面的那些讨论,可是将山羊气的冒烟。
它屈辱的在这里逗乐子表演就算了!
那些愚蠢的人类,竟然会觉得它是弱者。
别说多拿一根棍子,就算它只是把气势散发,也能让两条龙把尾巴夹起。
凭什么每一次它表演强者都要被鄙视。
每一次出场,都要被猜测是会以怎样的方式弄进餐桌。
真是岂有此理。
那些无知的人类,恐怕不会明白,它们推崇的龙跟虎,是这里最弱的!
如果可以,它能出手,一定要让那些该死的人类知道知道,什么才是热血的表演。
吼!
山羊一声咆哮,突然变的激动,扑过去,照着两条龙,一龙一爪把它们打翻在地。
“羊前辈,节目稿不是这样的!”
苍幽呼痛,急忙出声。
这些大圣级别的家伙,表演天赋太差,每一次半途上都要突然暴走,一点都不讲究。
山羊眼睛一寒,就要继续出爪。
台下的人也来了点兴致,这剧情好像并没有按照套路走。
然而。
噗的一声,被玻璃笼罩的大红台子一暗,所有景物消失不见。
“这还没到点呢?”
“是啊!刚刚有点暴力场面就结束!”
林城之中的观众感觉不过瘾。
之前一直表演的像过家家,突然有高潮,然后又突然结束。
感觉是在逗它们玩一样。
不过他们也没办法,那屏幕中的表演,他们可是听说,是来自于一位不可测的前辈操控。
流程怎么样,可轮不到他们来安排。
柳树下的楚河伸手将山羊拿住,然后转头丢进了镇魔塔第三层。
哪里,才是能对这些大圣级别的兽,起到磨砺作用的地方。
否则它们也不会只是这几年时间,就把吹拉弹唱,各种表演学的这么好!
如果只是在油锅中,它们学习的动力并不足。
只有在天雷轰顶之下,它们才能知道,一门手艺,对于生活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