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在宝珠自行指引下,李玄都带着上官莞很快就找到了去往上一层洞天的门户。第二层洞天则是一处冰雪世界,天地雪白一片,寒风刺骨。然后是第三层洞天,是一方火焰世界,处处可见岩浆湖和冒着浓烟的火山。第四层洞天是一处水世界,除了一座岛屿之外,剩下的地域全部被水覆盖。第五层洞天是一座巨大丛林,树木参天,遮蔽天光,使得林间昏暗如夜间。
前五层洞天让李玄都想起了“玄都紫府”中的五行洞天,环境恶劣,无甚可说。到了第六层洞天,范围骤然缩小,第六层洞天是一座地宫,类似于帝王陵寝,虽然很大,但是比起前五层洞天要小很多。第七层洞天比第六层洞天还小,不过随着洞天的缩小,洞天的稳固程度也明显上升,前五层洞天就像四面漏风的房子,而第六层洞天和第七层洞天则只是有些许破损,稍加修补即可。此七层洞天正如地师和万寿真人所言,没有半个妖物。
接下来便是第八层洞天,相较于前面的七层洞天,第八层洞天可以说是完好无损,的的确确就是一座牢笼,让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若是没有“钥匙”,也进不去。地师之所以能够进入其中,应该与妙真宗被盗的那枚宝珠有关。
从第七层洞天去往第八层洞天的门户是一座石门,石门中漆黑一片,即便是李玄都,也无法“看”清另一边的具体景象。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这种多层的洞天,其实就是将许多个小洞天打通连接在一起,成为一个大洞天,每个小洞天之间几乎可以算是两个小世界了。
便在这时,从石门的另一边传出一个清冷的女子声音,“我还以为是徐无鬼来了,原来不是他。”
李玄都没有说话,上官莞开口道:“我们是地师的弟子。”
那女子声音沉默了片刻,“弟子?”
上官莞看了李玄都一眼,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继续说道:“对,弟子。”
“是他让你们来的吗?”女子声音问道,声音中带了几分迫切,似乎很盼望着徐无鬼回到此地。
这次由李玄都开口道:“地师只留下了只言片语,我们是循着这只言片语来到此地的。”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太平客棧 莫問江湖-第一百一十一章 洞天看書
女子声音沉默了片刻,再响起的时候变得低沉许多,“那么……他人呢?”
李玄都示意上官莞如实回答,上官莞说道:“家师已经飞升离世。”
石门另一边的声音彻底陷入沉寂之中,过了良久,传来一声轻叹,“原来如此,既然是故人弟子,那就请进来吧,如果你们能进来的话。”
李玄都举起手掌,自行悬于他掌心上方的宝珠大放光芒,使得石门上生出一道光幕,荡漾起层层涟漪。
李玄都手托宝珠,当先走入涟漪之中,身形随之消失不见,上官莞紧随其后。
穿过石门之后,就见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纵横交错,竟是一个小小的村子。
眼前景象让李玄都和上官莞都生出熟悉之感,然后两人立时想起,眼前村子的布局像极了剑秀山中的村子,都是桃花源一般,想来是地师也是受了此地的启发,离开之后才将剑秀山也改建成了现在的格局。
这便是第八层洞天了。
不过就在李玄都进入第八层洞天之后不久,整个洞天轰然震动,然后女子的声音响起,难掩其中惊讶,“你竟然是一位地仙?你到底是谁?”
李玄都没想到自己的进入会引起洞天的变化,回答道:“我叫李玄都,当年地师来到此地的时候,我还是个孩童,想来尊驾没有听说过我的名字。”
女子闻听此言,“你才多大年纪,就能成为地仙?”
李玄都缓步前行,每走一步,洞天就要震动一次,显然对于此处洞天来说,有些难以承受两位长生境的存在,虽然不至于就此破碎崩坏,但如此一来,倒是显得李玄都气势惊人。
李玄都没有过多辩解什么,只是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作为回答。
女子再次沉默了,过了片刻,缓缓说道:“真是大江后浪推前浪,让人不可小觑。你身上的衣服,是徐无鬼的衣服?”
李玄都并不否认,“正是。”
女子道:“你们果然是徐无鬼的弟子,我与徐无鬼也的确定有盟约,既然徐无鬼已经离开人间,那么我与他的盟约自然作废。你们来做什么?是想要重续盟约吗?”
李玄都答非所问道:“请问地师与尊驾定下了什么盟约?有些事情,我们还是面谈为好。”
话音落下,就见两团幽亮的微光凭空亮起,仿佛是两点寒星,又似是两只眼眸,直直望着李玄都和上官莞两人。
李玄都并不惊惧,举步向着两点微光的方向走去。
李玄都可以对两道有若实质的目光无动于衷,上官莞却是不行,只觉得自己的心头仿佛压了一块巨石。只能躲在李玄都的身后,彻底避开这道视线,才会觉得轻松下来。
李玄都来到一片竹林之中,其中飘荡着淡淡的雾气,透过雾气,隐约可见一道窈窕身影,正坐在一处亭台之中。
此时那两点寒光已经消失不见,女子的声音再度响起,“那就请坐吧。”
优美言情小說 太平客棧笔趣-第一百一十一章 洞天推薦
李玄都似乎有些不耐周围的雾气环绕,轻轻挥动衣袖,大袖席卷,将浓雾分开。就见一名白衣女子坐在亭台之中,青丝如瀑,肤白胜雪,就这么坐着,集千般妩媚和万种风清于一身,扑面而至,沁人心脾。让人不知不觉间便要陷于其中,不能自已。
只是李玄都已经从地师的笔记和万寿真人口中得知了狐妖的底细,早有防备,根本不为所动,脸上泛起淡淡青色,就像一块生满了青苔的顽石,任你万千风流,我也巍然不动。
不过上官莞就没有李玄都这般定力了,她本就修为不如李玄都,根基不牢,再加上因为宋政强行夺舍的缘故,导致她的心境处处是破绽漏洞,心神不稳,所以上官莞虽然是女儿身,此时也被这个身影所迷住,目光再也拔不开了。她只觉得天地之间再无其他,万籁俱寂,只剩下眼中的这么一个女子。
直到李玄都一掌拍在上官莞的肩头上,上官莞身子一沉,这才猛地回过神来。回神之后的上官莞满心都是后怕,若非李玄都在身旁,她方才已经是任人宰割了。
女子一双如水双瞳盈盈生波,上下打量着李玄都,似是要将这个年轻男子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看个通透才肯罢休,只可惜男子的境界实在太高,让她如何也不能看透,无奈她也智能作罢,展颜一笑,道:“地仙不愧是与天仙一脉相承的康庄大道,兼具鬼仙和人仙之长,又凭借鬼仙和人仙的短处,实在是厉害非常。”
李玄都道:“样样精通便是样样不通,地仙比人仙更为精通法术,又比鬼仙更为精通武学。可反过来说,地仙论武学体魄比不得人仙,论神魂法术也比不得鬼仙,这却是术业有专攻了。”
女子若有所思道:“我有些明白你们的来意了,那么请进来坐吧。”
李玄都和上官莞走进亭台之中,李玄都坦然入座,上官莞则总要忍不住偷看这名女子,虽然女子的容貌也算是上上之选,但她身上的气态十分特殊,让上官莞不仅口干舌燥,而且心中还不断生出各种旖旎画面,都是她和眼前女子的种种,不堪入目。这让上官莞在不知不觉,面上生出红晕,呼吸都稍显粗重了几分。上官莞觉得全身各处的每一根骨头似乎都变软了,浑无半点力气,禁不住面红耳赤,再无半分镇定。
李玄都见此情状,只得屈指一弹,点在上官莞的额头上,他与上官莞的气机本就出自同源,此时他用来帮助上官莞摆脱媚术的影响,却是与那日李玄都帮秦素祛除体内剑气,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女子有些惋惜,这竹林中的浓雾,其实是她提前做好的布置,可以用来施展幻术,最高明的幻术不是直接将人拉入各种幻象之中,而是如同夜雨润物细无声那般,让人不知不觉地沉浸其中,难以分辨真假。只是没想到李玄都如此警惕,未等她提前发难,已经提前将浓雾破去,而李玄都展现出的境界修为,让她有些不安,似乎已经不逊于当年的徐无鬼。
李玄都开门见山道:“实不相瞒,我们此来是有求于尊驾,还请尊驾出手相助。”
女子闻言后又是打量了李玄都几眼,笑道:“以你的境界修为,还需要我帮忙?我能解决的事情,你肯定能解决,而你不能解决的事情,我也肯定不行。”
李玄都摇头道:“并非如此,大多数时候也有例外,“都说术业有专攻,并非一朝一日能够达成,在有些时候,非鬼仙或者人仙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