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夜色渐深。
幽灵马车飞奔在出城的路上。
“你太残忍了,竟然对大姐下那么重的手。”薛冰坐在车厢里,一对柳眉倒竖,漂亮的双眸中满是怒火。
任以诚哂笑道:“你们才认识多久,就给人家鸣不平,哪儿来的这姐妹情深?”
薛冰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激动道:“以你的武功,大姐根本伤不到你,这样欺负一个女人,你不觉得惭愧吗?你算什么男人!”
任以诚斜靠在车厢门口,不以为然的冷笑了一声。
“我千辛万苦的练功,难道就是用来受人欺负的?
她摆明了要杀了我,我凭什么不能还手?不杀她已经是给足你面子,而且,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在救她?”
薛冰嗤笑道:“笑话,你的意思是废了别人的武功,还是为了别人好了?”
任以诚脸色一正,沉声道:“红鞋子是做什么买卖的,你心里有数,她们那些黄布包袱里装的是什么,你应该也清楚。
像她们这么肆意妄为,迟早惹来杀身之祸。
所以,我才让你离她们远点,免得受到牵连,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以你师父的性子,只怕不知要伤心多久。”
薛冰冷哼道:“不提我师父还则罢了,她平素里连个小虫子都不愿伤害,怎么可能会有你这么铁石心肠的朋友。”
任以诚呵呵一笑:“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瞎打听,总之,你以后不要跟她们掺合在一块就行了。
你看看你才加入多久,思想就被带的开始跑偏了。”
薛冰不满的哼了一声,将头转向了窗外。
过了片刻。
任以诚突然道:“长夜漫漫,既然不睡觉,不如来替我解答个问题,你知不知道魔刀门是怎么覆灭的?”
薛冰默然不语,仿佛没听见他说话。
任以诚挑眉道:“你这么不配合,可就让我有点儿难做了。”
薛冰冷笑道:“左右我反抗不了,你想用强,大可直接出手,否则休想让我主动告诉你。”
任以诚拍了拍手,赞叹道:“有骨气,我说过在不确定真相之前,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不过……别人可就没这待遇了。”
薛冰霍地转过头来,目光紧紧盯着他,冷声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任以诚笑了笑,漫不经心的反问道:“你猜,陆小凤那独步天下的灵犀一指,夹不夹得住我当年名列兵器谱第一名的魔刀呢?”
“你……”
薛冰的眼睛里几乎要冒出火来。
不管任以诚的身份是真是假,他所展现出来的高绝武功都是实打实的。
任以诚依旧笑吟吟的看着她。
“卑鄙。”薛冰咬牙切齿的从嘴里挤出了两个字。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溫皇的輪椅-第六章 沉年舊事看書
任以诚拱了拱手,悠悠道:“过奖,你可以说了。”
薛冰胸膛起伏,深吸了一口气道:“据传说,当年林诗音猝然仙逝,任以诚不久也绝迹江湖。
之后,魔刀门便被长老‘神刀无敌’白天羽和其弟白天勇接手。
两人本也是雄才大略,魔刀门在他们的领导下蒸蒸日上,直到数十年前,两人突然在一夜之间,全家满门被灭。
没了他们的领导,魔刀门由此而亡。
另外,至今也没人知道,当年那场血案的真凶究竟是谁。”
任以诚长叹了一口气,感慨万分。
“老白呀老白,没想到,你终究还是载在了女人的手里!”
薛冰讶异道:“难道你知道当年的真相?”
任以诚摇了摇头,没有多言。
白天羽风流成性,多半是走上了本就属于他的老路。
被他曾经的情人,‘白云仙子’丁白云联合一种武林高手,设局给害死了。
但可惜的是,因为任以诚的关系,连个给他报仇的人都没有了。
花白凤没跟白天羽在一起,就不会生下叶开。
白夫人也就不会因为嫉妒而找人将孩子掉包,如此一来,傅红雪亦不复存在。
江湖武林,就这样少了两个传奇。
任以诚顿了顿,又问道:“魔教的事情你可曾听说过么?”
“你是指西方那个神秘的罗刹教吗?”薛冰反问道。
“算了。”任以诚摆了摆手。
他记得罗刹教是玉罗刹所创,此人至今还活着。
虽然号称魔教,但是应该和百年前那个魔教不是一回事。
车厢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按照薛冰指引的方向,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幽灵马车在途中的一座城镇停了下来。
两人下车,寻了间饭铺准备吃早餐。
眼下时间尚早,但店里却已几乎客满。
两人在仅剩的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
叫了些吃食。
就在等待的时候,一阵议论声从旁边响起。
“月圆之夜,紫金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白云城主约战西门吹雪,乃是武林中百年来罕见的一大盛事。
可这眼瞅着马上就到十五了,西门吹雪突然将期限延迟了一个月,地方也改了。
你们说,他是不是怕了叶孤城了?”
这话一出口,饭铺里顿时嘈杂了起来,吃饭的人纷纷放下了筷子,各抒己见。
薛冰讥诮道:“我记得西门吹雪也是陆小凤的好朋友,看来又是一个虚有其表,浪得虚名的无耻之辈。”
因为金九龄和蛇王的缘故,对于陆小凤的朋友,她已经很难生出好感了。
任以诚笑道:“这个不一样,西门吹雪名副其实,他推迟决战是有个天大的原因。”
薛冰却是有些不信,哂然道:“那我倒要听听看了。”
店里其他人也听到了任以诚的话,这时也全都将目光集中了过来。
精华都市言情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六章 沉年舊事推薦
任以诚道:“他妻子怀孕了,这个理由够不够大?”
闻听此言,店里顿时仿佛炸开了锅一般,哗然一片。
传闻西门吹雪此人,冷如冰,寒如雪,他的人和剑尽皆冷酷无情。
适才,任以诚所言实在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你怎么知道?”薛冰将信将疑。
任以诚耸了耸肩,悠然笑道:“我就是知道,我还知道一个月后,陆小凤又该有麻烦了。”
这时,突然有五个人走进了店里。
当先一人,右手提着一柄无鞘长刀,左手腕子被包扎着,手掌已被齐根砍掉,极是引人注目。
“嗯?”
这人进门后,一眼就看见了薛冰,当即带着人来到了她的桌前。
“是你。”薛冰看着来人,脸上已浮现出厌恶之色。
来人名叫孙中。
数日前,曾在一家酒肆里调戏她,那只断了的手就是被她给砍掉的。
“夺”的一声。
孙中将刀插在了桌子上,阴笑道:“小姑娘,又见面了,看来咱们很有缘分。”
薛冰看也不看他,道:“几天不见,你又弄了把破刀来,是想让我把你另一只手也砍下来吗?”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溫皇的輪椅-第六章 沉年舊事閲讀
孙中脸色一僵,先是看了看四周,才开口道:“陆小凤呢?怎么不见他陪着姑娘?”
他目光转向任以诚,戏谑道:“哦~我懂了,姑娘是有了新欢,自然不需要旧爱了。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六章 沉年舊事讀書
这小白脸看着倒是比陆小凤那小胡子看着顺眼多了,也难怪。
不过哥哥得提醒你一句,这小白脸基本都没好心眼儿。
我和陆小凤总算相识一场,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看你还是跟我走,让我们弟兄保护你比较好,这位朋友你觉得呢?”
薛冰秀眉一挑,问道:“喂,姓任的,你没听到他在骂你吗?”
任以诚摸了摸自己的脸,诧异道:“有吗?没有吧,他分明是在夸我长得英俊,你可不要挑拨离间。”
薛冰闻言一滞,不由为之气结。
孙中见状,哈哈一笑。
看着始终无动于衷的任以诚,只道他是个脓包软蛋,不禁暗自得意。
我惹不起陆小凤,还惹不起你个小白脸吗?
“朋友是个聪明人,小姑娘,这次可没人护着你了,跟哥哥走吧,也好顺便算算我手上这笔账。”
孙中晃了晃没了手掌的左臂,看着薛冰那张俏丽的脸蛋,心中仿似有团火在燃烧,更暗笑不已。
母老虎没了牙,我看你还怎么猖狂。
任以诚瞥了一眼那隐隐还在渗血的手腕,咋舌道:“你居然还好意思说我残忍?你也没差多少啊!”
薛冰登时语塞,却犹自不忿道:“那也比你动辄废人武功的强。
我毕竟还给他留了一只右手,他还是能够喝酒,还是能够吃饭。”
听到‘废人武功’这四个字,孙中猛地脸皮一抽,小心翼翼的问道:“还没请教,这位朋友贵姓?”
任以诚道:“我姓任,怎么你认识我?”
孙中想了想,似乎没听说江湖上有哪个姓任的,长得这般俊俏的大人物,顿时松了口气。
“不认识,今天这姑娘就算朋友你让给我的,日后你在江湖上出了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姓孙的,兄弟一定保你周全。”
任以诚轻叹道:“那我可真是谢谢你了,不过很遗憾,我找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所以不能让你把她带走。”
眼见孙中一副要抢人的模样,店里的客人大都摆出了看戏的架势,也有少数的几个人暗自为薛冰感到惋惜。
任以诚看起来,实在不太像是孙中的对手。
“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还等什么?动手。”孙中整个脸色阴沉如水,再也按耐不住。
任以诚无奈一叹道:“人都说吃一堑长一智,你连手都丢一只了,怎么却一点儿教训都学不到?”
看着他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孙中更加恼羞成怒。
可突然他又察觉不对。
任以诚废话已说了一箩筐,怎地还不见身后的弟兄们动手呢?
孙中不由回头看去,这才发现后边的四人竟如石像般定在了原地,脸上全是惶恐之色,眼珠子都快要凸了出来。
唰!
寒芒闪过。
霎时,鲜血飞溅而出,一截小臂掉在了地上。
孙中立刻剧痛缠身,忽又觉肩头一沉,已被刀架在了脖子上,森冷的寒意,顿时令他将准备出口的惨叫声咽了回去。
薛冰手握刀柄,对着任以诚眨了眨眼,天真的笑道:“我这次本该连他的右手也砍了的。
但未免他饿死,我还是砍了左手,你看我多仁慈。”
见此情形,店里围观的客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小姑娘,下手竟是如此的狠辣!
薛冰握刀的手上忽然再加了三分真力,问道:“姓孙的,决战时刻将近,你不去京城,跑来这里做什么?”
孙中‘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惨然道:“西门吹雪和白云城主的决战还有一个月。
眼下江湖上另有大事发生,我们弟兄正准备去凑个热闹。”
薛冰轻“咦”一声,好奇道:“什么事情?”
孙中道:“是……有人得到了百年前剑法天下第一的飞剑客的宝剑。
那人传言江湖,宝剑赠英雄,要为神兵寻找一个新的主人,以免埋没了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