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小說推薦網遊之骷髏也瘋狂网游之骷髅也疯狂
“南腔大哥,你现在在哪?”
将虎牙结晶交给墨清柒后,苏然直接去了皇城仓库,准备了却了这桩心事。
“咋了?覆水老弟,有什么事说就行,不用绕弯子!”
南腔大大咧咧的回言道,“让我猜一下,你是不是又得到什么宝物了?”
“宝物是有,就是不知道你还有没有余钱。”
经过南腔这一提醒,苏然想起了戴玄奉献的那件成品铠甲,卖给他也还是可以的。
“瞧你这话说的,你哥我虽说花了两千多万,还不至于伤筋动骨,”
南腔那略显激动的声音响起,“只要是好宝贝,那就尽管说,不用担心我没钱!”
“自己看吧。”
苏然将这件铠甲属性截图发了过去,还别说,戴玄身为群魔乱舞公会的会长,身上的装备确实不错,这件成品铠甲,防御力超高,三孔全都镶嵌着高阶宝石,称之为超极品都不为过,连他这个法师看着都为之心动,更不用说南腔这个盾战了。
“嘶……”
南腔那吸气声传了过来,激动的问道,“覆水兄弟,你和我说实话,这是不是戴玄那厮身上穿的铠甲?”
“咦?南腔大哥,你怎么知道的?”
苏然诧异的看了眼这件铠甲,上面也没标注戴玄两个字,这么快就被辨认了出来,这让他着实有些意外。
“唉,别提了!”
戴玄郁闷的传音道,“覆水老弟,你有所不知,我最初是在拍卖会上见到的这件铠甲,只不过没有开孔,没有强化,开价5W金币,我当时金币不够,没竞争过那家伙,被他以十七万的高价竞拍到手,没想到这小子运气不错,成功开了三个镶嵌孔,防御力比我这个盾战都差不了多少。因为这件事,我还被他嘲讽过,气得我好几天没睡着觉!”
“原来还有这么个隐情,我还以为你俩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苏然在听到戴玄所说的话后,心中无比的激动,这件铠甲没开孔没强化都能卖出十七万金币,现如今打造的成品,还不得翻个番?
将近四十万金币,也就是二百多万!
苏然的心都酥了。
由此证明,还是杀人来钱快,比杀BOSS强多了,杀一只鬼王熊波,只给了一级经验,再看看戴玄兄,随便掉出一件装备,就值二百多万,真是够意思!
苏然已经将戴玄当成散财童子了,身上的每一件装备,都是值钱的宝物,这可是大金主,等下次见了面,还杀他!
“覆水老弟,你这是替我出了口陈年恶气啊!”
南腔长长的舒了口气,哈哈大笑道,“我都能脑补出戴玄那张死人脸了,哇哈哈,真是解恨!”
“只要大哥高兴就成,这件铠甲……”
“要,当然要!五十万,我出五十万!这件铠甲一定要卖给我,我就不信了,恶心不死他!”
南腔那激动的声音传来,“快来皇城安全区,我在这等你!”
“我已经在仓库了,组队,我把你拉进来。”
苏然比南腔还要激动,本来以为卖十几万的铠甲,到了南腔这里,竟然提升到了五十万,这钱也太好赚了!
和有钱人打交道,就是爽快!
不差钱!
“这就到!”
南腔直接回了城,一路狂奔到了仓库那里,被苏然拉进了仓库中。
“覆水老弟,交易交易!”
在看到苏然的那一刻,南腔便迫不及待的开启了交易框,将50W金币丢在了里面,等着那件心仪已久的极品铠甲。
“南腔大哥,我又不是不卖给你,用不着这么猴急!”
苏然好笑的摇了摇头,钱都已经到了位,没有不卖的道理,南腔大哥有钱就是豪横,不仅不讲价,还主动往上提价,这种好人哪里找去?
“哈哈哈,这铠甲终于到我手里了,戴玄啊戴玄,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南腔在得到铠甲后,毫不犹豫的换了上去,看着暴增的防御力,心情甭提多爽了。
苏然也一样,多了50W金币的收入,心情美滋滋。趁现在心情好,他告诉了南腔一个秘密:“南腔大哥,你要是和戴玄有仇,现在报仇正合适。”
“为什么这么说?”
“他被我杀掉了13级,现在什么装备都穿不上了。以大哥你现如今的实力,赤手空拳都能把他揍死!”
“嚯!13级?!”
南腔目瞪口呆的看着苏然,“覆水老弟,你可真够狠的,这是把人往死里整啊!我要是掉了13级,绝对弃游不玩了!”
“没办法,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要是有可能,我更愿意把他杀回到零级。”
“覆水老弟,我现在无比庆幸,和你是友非敌,和你为敌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我是真服你了!”
南腔意味深长的看了苏然一眼,叹道,“特别是那不舞之鹤,号都被你整废了,现在又加上一个南腔,被杀掉13级,不崩溃才怪!”
“侥幸,侥幸罢了。”
苏然急着去银行兑换现金,没时间在这和南腔大哥磨叽,直接把话题回到了正题上,“南腔大哥,不知道你找到人皇了没?”
“别提这个,一提我就窝火!”
南腔脸色一变,郁闷的说道,“谁能想到,建个领地还要得到人皇的同意,这家伙也不知道去哪里鬼混去了,整日不回王宫,还一点线索都没有,真特么烦人!”
“有什么好烦的,人皇不在就等他回来,多大点事。”
“覆水老弟,我不是和你说过么,领地发展争得是先机,抢在前头早发展,这才是领地令牌的价值所在。可惜没能如愿,只能慢慢熬了。”
南腔对于这领地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刚刚的好心情瞬间被郁闷所替代,“老弟,你可一定要帮我,这么大的资金缺口,要是没有任何建树,还真不好和弟兄们解释……”
“我有办法。”
“什么?”
南腔闻言大喜,“快说快说,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人皇的下落了?”
“怎么可能,人皇仙踪飘渺,我可和他搭不上线。”
“那你能有什么办法,你是不是在专门逗我开心?”
听见苏然没有人皇的下落后,南腔眼中的光芒瞬间黯淡了下去,一点精气神都没了。
“别急,你看这是什么。”
苏然将一块令牌掏了出来,在南腔面前晃了晃。
“令牌?这又能有毛用,我的任务是见到人皇,令牌就算再牛/逼,也不能把人皇带来,唉!”
南腔重重的叹了口气,完全没心情去看令牌,他一想起这2200万金币就心痛,再拖下去一年,这令牌可能连一百万金币都不值,找谁说理去?
“你确定不看?这可是人皇尊令,持令者,如人皇亲临,你……”
“啥?人皇尊令?!”
还不等苏然说完的,南腔便迫不及待的说道,“快,快把令牌的属性发来我看看!”
“说不看的是你,急着要看的也是你,唉,真难伺候!”
苏然颇感好笑的摇了摇头,这才将人皇尊令的属性截图发了出去。
【人皇尊令】(特殊)
人皇的身份象征,在人族领地范围内,拥有三次使用人皇权利的机会,人族之人,无可违逆!
注: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切勿胡作非为,否则,将会迎来人皇的怒火。
“这……”
看到令牌的属性后,南腔的呼吸都变粗重了起来,忍不住叹道,“覆水兄弟,真有你的,连这种宝物都能搞到手,真是厉害!”
“运气罢了。”
苏然咧嘴一笑,“南腔大哥,你觉得可行么?”
“当然可行了!哎对了,上次戴玄那群人都被关进死牢,是不是也是因为这块令牌?”
南腔回想起当初戴玄全体被抓得一幕,这可是震惊全区的大事件,没想到竟然是这块令牌的缘故!
这块令牌绝对是装/逼打脸的典范,如此一来,令牌的价值也就可想而知了,为了他的领地任务,浪费一次使用机会,怎能让他不感动,这次的人情,欠大了!
使用了人皇尊令,苏然言出法随,直接准许了南腔领地的建设。
“哈哈,覆水兄弟,成了,成了!”
南腔激动的一蹦三尺高,手舞足蹈了好一会,这才打开了交易框,将十万金币放了进去,豪爽道,“大恩不言谢,这些金币你务必要收下,这是咱们约定好的,别和我客套!”
“嘿,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苏然可不会傻到去拒绝,乐呵呵的将金币收了起来,他心里明白,真要是拒绝的话,反倒落了下乘,很有可能惹恼了南腔大哥,还不如直接收下,你好我好大家好,这么想没毛病。
“哈哈,这就对了,我最烦那种假惺惺的人,还是老弟你合我胃口,我先去发展领地了,等以后出现怪物攻城,你可一定要来帮忙!”
“放心,大哥你就安心的去吧,我精神上支持你。”
“靠,你小子能不能好好说话,走了走了!”
南腔朝着苏然挥了挥手,忙不迭的离开了仓库空间,去发展自个儿的领地去了。
“2200W加50W加10W,好家伙,逮着一头羊可劲的薅羊毛,还真有点说不过去了……”
苏然自个儿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下次再出好装备,换换客户,让南腔大哥缓缓劲再说吧……
出了仓库,苏然直奔银行,化零为整,凑了2300W金币,全部兑换成了现金,现在兑率是1:7.1,也就是说,1金币能换7块1毛钱,他的银行卡瞬间入账16330W,直至此时,他已经成为了地地道道的亿万富翁!
“呼。”
苏然深深的吐了口气,感觉这一切来得特别不真实,就在去年他还住在贫民窟,老妈还要去做保姆补贴家用,这仅仅一年的功夫,他就已经取得了这么大的收获,也太不可思议了。
老妈要是看到银行卡多出了这么多零,绝对会认为自己去抢了银行。
“不行,得提前给老妈做好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再来那么一出,多尴尬啊……”
苏然回想起当初被老妈逼问钱的来路,还好有婉儿姐帮着在一旁解释,这才让老妈打消了疑虑,可现在不一样,一亿多的数额,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连他自己都感觉不真实,更不用说老妈了。
想到这里,苏然哪里还有心情玩游戏,直接下了线。
……
看到苏然从卧室里走出来,苏母感到相当诧异。
“小然,怎么这么早就下线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苏母走到了苏然身边,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关心的问道,“还是哪里不舒服?”
“您还真是我亲妈,就不能想我点好么?”
苏然甚是无语,刚刚获得巨款的好心情,瞬间被堵了回去,他走到餐桌旁边,拿起一根黄瓜啃了起来,边说道,“老妈,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重要的事情?关于你病情的?快说,是不是已经痊愈了?”
苏母快走了两步,一把将黄瓜夺了过去,“说话的时候别吃东西,进气管里面怎么办?还有,不洗手别想吃!”
“老妈,我都多大的人了,还能呛到不成?”
苏然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这才说道,“老妈,我刚才赚了一个亿。”
“嗯。”
“您不惊讶么?”
他没想到老妈会是这种淡然的态度,有点不太习惯。
不对劲!
难道说,苏家是隐世豪门,对于这一亿根本看不在眼里?
这就有点扯淡了。
“嗯,你说十个亿我都信,我先去拿药,只要你病好了,怎么都行。”
“拿药?什么药?”
“退烧药啊,我知道你这是烧糊涂了,快坐下,站久了容易晕。”
苏母没有多想,走到电视柜角落里,将医药箱拎了起来。
“老妈,我真服你了,就我目前的状态,像是生病的人嘛?!”
苏然哭笑不得的说道,直接被老妈给打败了。这种脑回路,不去当编剧可惜了!
“不生病说的什么胡话?你以为你老妈好忽悠啊?”
苏母将医药箱放在了桌子上,“年前才赚了两千多万,现在才几个月,你又赚了一个亿?你觉得我信不信?”
“老妈,准确的说,我赚了16330W,事实摆在这里,您就算不信也要信。”
“完了,你真发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