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看着在那星汉时空之间蜿蜒的身影,天地之间所有的先天神圣都是神色莫名——如今,这天地之间绝大多数的先天神圣都还不曾登临那太乙道君之境,甚至还有的太乙道君连太乙道君的门槛都不曾触及到,而云中君这位后天生灵,却已经是先一步登临这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境界,这又如何不令那些先天神圣们扼腕慨叹的同时,更是唏嘘万千?
……
修行之四要素,气运,法力,元神,以及道行——四者之间,云中君的的气运早已是臻至太乙道君的层次,而他的道行,亦是在这一次闭关当中,在两界天地的时空交错之下成功的登临太乙道君的层次,太乙道君的四个要素,云中君已得其二。
而余下的法力和元神,或者说法力和道身,在另外的两者已经登临太乙道君层次的情况之下,又有着整个星空的支持,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难度和波折。
天河当中,那龙角人身蛇尾的天河水祖之身正吞吐着星空当中无穷无尽的星辰之华,其每一次的吞吐,整个星空当中的光华,都似乎是会变得黯淡一分一般。
而每一次的吞吐,云中君的法力,都会凝练一分——在他吞吐的同时,那时间和空间的轨迹,也是交错着在云中君身上的鳞甲上烙下一笔一笔的玄妙符文,然后这符文有在倏忽之间消散。
云中君很清楚,无论是凝练法力的过程,还是锤炼道身元神的过程,都是一个水磨工夫而已,是以,无论这天地之间如何的变化,也无论他体内的法力到底是变得凝练还是涣散,又或者是要他的道身元神上所铭刻的时空的痕迹,是变得更加的深刻还是越发的虚浮,云中君都是巍然不动,只是驾驭着这浩荡无比的天河,一边感触这天河上下时空的交错,一边安抚着这天河因为不曾将那弱水所吞噬而产生的暴怒。
——当然,在这过程之间,他也一直都是控制着那弱水的权柄,保护着那弱水的权柄,令这权柄不至于被天河的权柄所影响,以保证弱水权柄的独立性。
而他的衣袖当中,那一柄几乎是与他伴生,承载印证了他一半修行之路的剑器,亦是顺着那时空涌动的痕迹,在穹天极处的星光洒落于大地之上的时候,无声无息的从天河之间,落入到那西昆仑之下的弱水当中,在弱水当中沉浮不定,剑光散开来,在弱水的浪花之间跳跃着,令那弱水当中又平添了几分森然杀机。
……
而云中君登临太乙道君的这个过程,一晃,便又是八万年过去——这八万年之间,那平静无比的天河当中,已然是吸引了无数的修行者。
就算是那些先天神圣们,也同样是出现在了天河的上空。
在云中君借着那交错的时空来锤炼自己的元神道身的时候,那交错的时空所展现出来的道韵,对于这无数的有志于太乙道君之境的修行者们而言,有着无穷无尽的诱惑力。
而在洪荒大地上,无论是巫族当中的祖巫,亦或是那些太乙道君,以及其他的先天神圣们,也从来没有试图过要打算云中君登临太乙道君的举动。
一来,是云中君早已是跨越了登临太乙道君之境最难的那两道关口,这些人就算是打断云中君继续法力的过程,也只不过是稍稍的迟滞一番云中君登临太乙道君的时间而已,除了平白的和云中君接下死仇以外,没有任何的意义。
二来,便是云中君那浩大无比的气运所造成的影响了——在这浩大无比的气运之下,云中君成就太乙道君之时,出现波折的微乎其微的可能性,便是直接的趋近为零。
“羿,你还有多久才能入他一般,登临太乙道君之境?”
这八万年当中,看着头顶的星空上每一个夜晚都会呈现出来的那蜿蜒之影,所感受到压力最大的,毫无疑问便是巫族。
和东皇太一他们的星空不同,巫族当中至今也只得十二祖巫登临了太乙道君之境,余下的那些强横大巫们,纵然是无限于接近太乙道君之境,但与太乙道君之境,却始终是有些有一个明显无比的界限。
十二祖巫都很清楚,寻常的后天生灵登临太乙道君之境,会给他们和东皇太一之间的力量对比带来怎样的变化。
从最初的时候开始,两族之间强者的数量,就完全不是在一个层次上——而之所以巫族会显得更加的强势,更加的主动,还在于十二祖巫那立于天地当中最巅峰的实力。
这洪荒天地当前行于世间的太乙道君们,论及强弱的话,那最为强大的,当然是东皇太一,而在东皇太一之下的,便是十二祖巫,再之下,才是三清道人,师北海以及白泽等人,最最之下的,才是其他的一众太乙道君。
而随着东皇太一麾下的先天神圣们一个又一个的登临太乙道君之境,巫族相对于东皇太一他们的主动,也在一点一点的丧失。
对于巫族而言,唯一的好消息,便是这天地之间的先天神圣的数量始终都是有限的——也即是说,东皇太一他们的力量再如何的强大,其力量的上限对于十二祖巫而言,也都还是能够估量出来的。
有十二祖巫所执掌的这天地之间最为根源的权柄在,就算是他们的力量一点一点的被东皇太一给压下去,但他们想要守住自己在洪荒天地当中的话语权,却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然而,伴随着云中君登临太乙道君之位,巫族一切的打算,都将随之被推翻。
因为云中君登临太乙道君之后,意味着这天地之间寻常的后天生灵,也有了登临太乙道君的可能,意味着东皇太一麾下的这个势力,其未来的上限,是无可估量的——但相对的,却是巫族的那些寻常巫人们,依旧是看不到登临太乙道君的可能,巫族的上限,便只在于十二祖巫自己的身上。
这不管是对于十二祖巫而言,还是对巫族的那些大巫们而言,都是一个相当令人灰心的结果。
为此,巫族当中那些大巫们的心气,都是远远的不如往日。
優秀都市异能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ptt-第四百章 登臨太乙熱推
——当初的那一场东海之战,被无穷血气加身的时候,那些大巫们可以说是巫族祖巫之下的那些生灵们最为接近太乙道君的时候,奈何在巫族不可一世的势头被东海的大军给硬生生按下去的时候,那些大巫们登临太乙道君的希望,也是随之湮灭,被东海给硬生生的掐断。
也正是如此,十二祖巫才是将他们麾下那些大巫们登临太乙道君的希望放到了巫族当中最为强大,同时也是最得那些巫人们尊敬,亦是最受十二祖巫所信重的大巫,大羿的身上。
眼下巫族的‘困局’,唯有大羿登临太乙道君之后,才能够化解。
“还差一点点。”祖神殿当中,大羿皱着眉头,给出了一个即是令十二祖巫失望,同时又是令十二祖巫觉得颇有些理所应当的答案。
巫族的修行体系,乃是血气体系——然而,就算是开辟出了者血气修行体系的十二祖巫自己,都不是以这血气体系所登临的太乙道君之境,又如何能够指望这些寻常的巫人们轻轻松松的以这血气体系登临太乙道君?
这其间的难度,和那些道祖们自开一道的难度,也差不到哪里去。
“还差一点什么东西?”后土出声问道——相较于大羿暂时还无法登临太乙道君的这个结果,她对于大羿口中的这‘一点点’,却是更加的关注。
“说不上来。”大羿皱起眉头,沉吟了良久之后,才是无奈无比的摇了摇头——他若是能够答得上来自己缺了什么才能够登临太乙道君之位,那么此时的他,就不会是被拦在太乙道君的门扉之前,而是已经真正的登临了太乙道君之位。
“后土,你就不要为难他了,他若是能够答得上来,自己所缺了什么,这其间之事,又哪里还能轮得到我们操心?”强良豪壮无比的声音响起,只是这声音在祖神殿答案中的回荡,便是令人有一种整个天地都朝着人覆压过来的感觉,叫人完全喘不过气。
“以我之见,要不还是按照我之前的提议,我们直接动用巫族的底蕴,令大羿成为无中的第十三位祖巫吧——以大羿的天资,在他登临祖巫刹那,必然是能够成功的登临太乙道君之位。”
“而且以他这些年在巫族当中的劳苦功劳和他在巫族当中的威望,想来族人们对他成为第十三位祖巫,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强良道。
这是在八万年前,星空当中出现了那蛇影蜿蜒的异象的时候,强良等人为了巫族也出现一位太乙道君,便提议为大羿洗刷血脉,令他成为第十三位祖巫。
“不行!”强良的声音才一想起,帝江和烛阴便是齐齐打断了他。
片刻,这两位祖巫的视线便又落到了大羿的身上。
“羿,我们也并非是不舍得巫族的底蕴,这其间的原因,我想你应该明白!”
“烛阴陛下,帝江陛下,我都明白的。”大羿执掌巫族的俗务无数万年,当然清楚他是以祖巫的身份登临的太乙道君之境还是以寻常大巫的身份登临太乙道君之境,对于巫族而言,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后者的话,会证明这血气修行体系是圆融无碍的,而这,会令巫族当中的每一位大巫都对巫族的血气修行之路充满了信心,这会使得巫族的人心和士气,有一个前所未有的提升。
但若是前者,那就证明巫族的修行血气的体系,在成就大巫的时候,便已经是走到了顶点,道途断绝于此,而他们强大的路途,也断绝于此——这对于那些巫族的战士们而言,会有多大的打击,可想而知?
“血气之路的修行体系,其归根结底,还是在于血气之上。”
“而血气的根源,则是来源于我们的血液——论及血液的力量,或许这天地之间没有任何人能够与我们十二祖巫相比。”
“我想,若是我们各自凝聚出一滴精血来,令大羿参悟这精血当中的玄妙,重头到尾的重新梳理一遍这血气修行体系,或许他能够寻找到那冥冥之间的契机,然后登临太乙道君之位。”后土沉吟着道。
“此法,倒也可以一试!”帝江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都是点了点头。
……
“太乙!”天地之间,那星汉之间的异象持续了足足九万年,在大羿参悟十二祖巫的精血又一万年之后,那一条贯穿了行径的银汉随之消散,银汉当中的蜿蜒之影,随之散去。
于是这个时候,天地之间所有知晓这异象来源的修行者们便都是知晓,东皇太一麾下的无双神君,后天第一人,已经是于此时此刻,成功的登临太乙道君之境,跻身太乙道君的行列。
“好一个后天第一人,好一个无双神君。”这一刻,无数的生灵都在感慨着。
“不,如今他已经不是所谓的后天第一人了。”
“不管那些先天神圣们认还是不认,云神君在登临太乙道君之后,就已经是超越了这天地之间半数以上的先天神圣了——后天第一人?云神君如今的成就,尤其是这‘后天’两个字所能够限制的。”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四百章 登臨太乙讀書
这一刻,天地之间无数的生灵们抬头望着星空的时候,每一个人的目光当中,都充满了敬仰和憧憬。
——原来,寻常的后天生灵,也是能够窥视到那至为玄妙的太乙道君之境的。
“拜见云道君!”天河上的银汉消散的时候,云中君的身影从那无穷的光芒当中凝聚出来,而就在这个时候,这星空当中,所有的帝君,以及所有的星君们,都是出现在了云中君的面前,齐齐朝着云中君一礼。
“云道君登临太乙道君,实乃我星空之上的第一盛事。”
“东皇陛下算定云道君出关之日,就在这几日,故此已在三垣神宫当中设了宴,为道君贺。”云中君还礼的时候,又一个声音在云中君的耳边响起,“云道君,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