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阿降臨
小說推薦天阿降臨天阿降临
楚君归的物流体系还在规划当中,数百个合同发送出去,大部分还没有等到反馈。仅仅是红色海洋星球上的这一套物流体系,已经让楚君归花出去好几个亿,这还是只租不买的情况下。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等待合同反馈的过程中,楚君归也没有闲着,正在一艘一艘地查看着运输船。他看的都是二手运输船,性能一般,价格便宜。新的运输船建造需要过程,楚君归现在可等不起。
三大势力在星舰领域运用的都是统一的分类标准,只是名称大同小异。运输船分为小中大三类,至于突破上限的超级运输船就没有一致的标准了。
楚君归开始看的都是一些小型运输船,所谓小型只是相对于其它运输船而言,至少装运量都是在5万立方米以上。这可是专门用于太空运输的运输船,不会降落到行星表面,也因此运载量十分可观。
二手小型运输船数量众多,挑选余地也是非常的大。不过楚君归看来看去,总觉得小型运输船的性价比不高,单位货物的运送成本十分的高昂。按照这个标准,楚君归看的船就越来越大,渐渐靠向100万立方米的极限。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天阿降臨笔趣-第651章 發起攻擊展示
超过100万立方米,就是中型运输船了,一般的行星级企业都不太用得上中型运输船,只有大企业或是专门跑航运的公司才会装备中型运输船。
楚君归很快就看上了一艘名为纤绳号的运输船,这艘船船长600米,中间是一根支撑柱,船舱和功能室都在两端,看上去就像一个拉长的哑铃。这艘运输船已经有30年的船龄,在星舰上算是相当新的。只不过它是真正的星际运输船,并不是楚君归以前遇到的那些可以在行星表面着陆的小家伙。
纤绳号速度快,稳定可靠,唯一的缺点就是运营成本高,飞行时燃料消耗大。不过能耗从来就不是楚君归考虑的范畴,他立刻就下了订单,于是账户上15亿瞬间消失。
买下这么一艘运输船,楚君归立即就有了安全感。无论他从红色海洋下多少订单,暂时来看运力都是够的。
刚刚订下这艘运输船,杨慧就出现在通讯频道上,而且使用的是非常紧急的红色呼叫。
楚君归接通后直接问:“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非常大!”杨慧脸上一片阴云,说:“我得到消息,已经有几家机构,包括券商和银行,正计划对光年集团发起攻击,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小时后就会动手!”
“发起攻击?”楚君归顿时一怔,在红色海洋上呆了这么长时间,他都快忘了战争是什么味道了。只不过联邦的金融机构都这么彪悍吗,联邦舰队都做不到的事他们来做?难道那些银行家指挥舰队比西诺这些将军还厉害?
楚君归摇了摇头,并不觉得那些银行家有攻下4号行星基地的本事,现在4号行星的基地已成规模,不来个十万大军根本打不下来。
不过出于谨慎,楚君归还是追问了一下细节:“他们派了多少星舰?”
“派星舰干什么?”杨慧一怔,随即失笑,然后神色又变得凝重起来:“他们怎么可能会去打你?要打你的话还得深入王朝星域。我说的攻击是他们会针对光年的信誉着手,这种攻击的后果不比派星舰差,甚至可能更糟。”
“他们准备怎么做?”
“全面质疑,把所有光年债券的资料都拆包,翻出底层资料,一条一条地找漏洞。你知道,没有多少家企业经得住这种地毯式的分析和质疑。”说到这里,杨慧意味深长地补充一句:“你的光年,好像不太经得起质疑吧?”
楚君归沉吟,“质疑恐怕够呛,不过攻击肯定经得住。”
杨慧有些哭笑不得,“哥哥,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我也没有。能给他们信心的最直接方式,就是让他们派支舰队过来,最好再带上行星陆战队,然后我把它消灭了就行了。”
杨慧捂着脸,无奈地说:“他们是金融机构,一般不会干这种事。我只是给你提个醒,接下来的质疑恐怕会非常猛烈,假如你应付不了的话,那么你在资本市场就完了。”
“如果是针对公司经营能力,那么我觉得和光年打包的那些债券更加糟糕。”
杨慧叹了口气,索性摊开来说:“那些公司是不怎么样,有些甚至已经到了破产边缘。可问题是,它们的资料都是真的!”
楚君归也是一怔,“我还以为你们并不在意那些订单的内容,要的只是有这些东西而已。”
“一般情况下我们确实不在意,有时候甚至都不关心真假,但那是一般情况!显然,现在不再是一般情况了,这些订单会成为对手最好的靶子,它们会毫不留情地把我们摧毁!”杨慧的声音越来越高。
楚君归依旧平静,“债券的本质不就是还钱吗?这些订单本来就不重要,根本不影响光年的盈利能力,也就是说,它们并不影响我还钱。”
杨慧苦笑,“就算我相信你也没用了。”
楚君归说:“你们在发行的时候就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吗?本来我以为,这应该是你们这些大银行和大机构之间的默契。你们发行了我的债券,而其它的银行顺道卖出了自己的垃圾,术语叫做风险资产,不是这样吗?为什么会有其它机构来攻击你们?”
“能够一起赚钱当然是好事,问题是牌桌大小有限,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上桌。在桌外的人,就会想要尽快让牌桌上的玩家清出去,这样他们才有机会。而另一种情况,则是桌上的某个玩家试图把整个牌桌都据为已有。要命的是,我们现在遇到的情况,两种都不是。”
“那是什么?”楚君归问。
“他们想掀了桌子。”杨慧苦笑。
“你说了这么半天,是想要我做什么吗?”楚君归问。
“不,现在什么都来不及了。我只是……跟你说一声而已。”
楚君归平静地说:“那我知道了,没有别的事的话,我继续工作了。”
杨慧一怔:“工作?你现在还有什么工作?我本来想找你喝一杯的,因为我马上就要没有工作了。”
“我现在的工作就是,把那500亿花完。”楚君归说话之间,又订了一艘大型运输船,花掉了3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