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詛咒太棒了
小說推薦這個詛咒太棒了这个诅咒太棒了
望都城地下。
灯光明亮的大厅内。
被段野聚集的火球渐渐消失。
只剩下一团团雾状的劲气潮,还在光圈内缓缓旋转。
透过模糊的雾气,张铁傻在原地,愣愣望着张钢,身体僵硬,语调颤抖:“你…你在做什么……”
“这不明摆着的吗。”张钢摊开双手,面无表情:“如你所见,对不起,我是卧底。”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你加入了公平会……”张铁失神。
“很早之前就加入了。”低头,瞥了眼晕在他脚下的段野,张钢冷声:“我是真的不想暴露自己身份。也给过你很多次机会,让你们放弃这个任务。但你们执意找死,我只能出手了。”
“不可能……这不是你。”
“随便吧。我是谁你说了算。”
不理会张铁的“弱智”言语,张钢抬头,看向大厅北侧入口:“你们太迟钝了,现在才来。”
陈宇等人立刻转头望去。
就见大厅的二楼平台,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群武者。
其中一男一女,站在了最前方。
见到他们,张燕燕顿时惶恐:“是那两个4级武者!”
“你暴露了。”4级男武者与张钢对视,平静开口。
“你们效率这么低下,我能不暴露吗?再不出手,这些人就要走了。”张钢莫名的烦躁:“一群猪队友。”
“没关系。”男武者摆摆手,目光环视陈宇等人:“把他们解决,你自己回去继续做卧底。”
“你在跟我放屁?死了这么多人,我回去能逃得过学校执法者的审查?”
“那就与我无关了……”
亲眼见到自己的哥哥,和公平会头目熟络交谈,张铁终于打破了一切幻想,眼眶慢慢泛红:“张钢……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什么样子?我一直是这样。”
“为什么要加入公平会?”张铁突然咆哮:“你他妈到底在做什么?!你对得起死去的父母吗?”
“别跟我提他们!”张钢也回以怒吼:“难道你对得起吗?留在那个狗屁学校,被一群所谓精英当做奴隶,你就对得起父母吗?!”
“……张钢……这竟然是你一个安全员能说出来的话……你疯了……”
小說 這個詛咒太棒了 愛下-第十一章 必死之局讀書
“我告诉你张铁。”张钢撕开夹克的扣子,隆起发达的肌肉:“咱们一家,真正没疯的只有我。你们这群蠢货,全被洗了脑,甘愿任人趋势。最后会有好结局吗?没有!任何一个安全员,最终的结局都是死!”
“那你加入公平会,就有好结局了?”
“或许也没有。但这是我愿意的,我是在为自己牺牲,为公平牺牲。”张钢环指陈宇、八荒姚、张燕燕三人:“而不是为了这群傻逼。”
“你所谓的公平,就是驱使异兽,攻击人类?”张铁强压怒火。
“那是黑衣派所为,和我没有关系,我也不知情。而且修一条直通宝市的地道,难道只是为了运送异兽吗?就不能是交换物资用的?”
扫了眼二楼平台的众武者,张钢冷声:“这件事,我们白衣派事后会自己调查。眼下,不用和我谈论这个话题,我就问你一句话。”
“什么。”
“给你个机会,加入公平会。”
闻言,张铁攥紧双拳:“你以为我会像你?好好的人不做,去做狗?”
“你看我是狗,但我看你,连狗都不如。”
优美都市言情 這個詛咒太棒了-第十一章 必死之局看書
话不投机,张钢也不愿意再浪费时间。
他太了解自己这个弟弟了,脑筋完全是死的,根本无法劝服。
“砰!!”
爆发高达4级的劲气风暴,张钢眼底闪过一抹夹杂哀伤的杀机,双脚猛踏,摆拳冲向张铁。
“武技——破冲拳!”
犹如长虹贯日,张钢身形高高跃起,人在半空中,突兀变向,自上而下的对张铁砸来。
张铁目眶欲裂,将劲气催发到极致,举起双拳抵挡。
“轰隆隆……”
巨力交错,扩散出一圈肉眼可见的冲击波。
熱門都市异能 這個詛咒太棒了 txt-第十一章 必死之局推薦
地面瞬间塌陷!
张铁竟然被硬生生砸进了大厅下层的地牢内。
收拳,甩了甩关节上的血迹,张钢看向二楼众人:“那些崽子,交给你们了。小心一点,他们实力都很强,别阴沟翻船。”
“行。”4级男武者点头:“你对付你弟吧,他们交给我。”
“还有。”张钢伸手,指向陈宇:“注意他的剑,非常锋利。”
“行。”
嘱咐完毕,张钢直接跳下地牢。
不多时,就从里面传来了阵阵轰鸣。
而上方,公平会的武者们也开始行动,纷纷跳下,将陈宇等人围在了中间。
“啊……”陈宇痛苦的叹了口气:“麻烦了。”
“宇哥,现在怎么办?”八荒姚小脸凝重,护在晕倒的段野身侧。
“先等一下。”提起身后趴着的女学生,陈宇突然的一个甩手,就将其扔向了二楼:“走你。”
“啊!!”
女生惊恐的尖叫。
身形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
“啪叽。”
结结实实摔在了墙皮上。随后落下平台,一动不动。
公平会的武者们见此,也没有去管。
毕竟一个不能使用劲气的残疾,后面解决就可以了。
把剑身横在面前,陈宇一步步挪到八荒姚与张燕燕的身边,压低声音道:“两个4级,还有不知多少的3级。加上地牢里,铁哥肯定也不是那个内鬼的对手。所以这是一场必败之局。必要的时候,可以投降,保全性命要紧。”
“……嗯。”看了眼地上的段野,八荒姚面色复杂的点头。
“宇哥……对不起。”张燕燕嘴唇都白了:“是我害了你们,我…我不知道我们的安全员是……”
“不用说了。一个当了几十年的安全员是叛徒,不站在上帝视角,谁也猜不出来。”陈宇摆手:“而且因为他和张铁的关系,路上几番的不对劲,都让我以为他们是在斗气。”
“对不起……”
不去听张燕燕的言语,陈宇大脑快速思考对策。
‘两个4级。’
‘至少十个以上的3级。’
‘就算开了不动爆体,也很难立竿见影……’
‘……’
‘不行……’
‘必死之局了……’
“宇哥!”
正在陈宇思索间,八荒姚突然大喊:“他们冲过来了!”
回过神,陈宇立刻举起长剑,凝重道:“记住我说的,如果发现打不过,立刻投降!后面我想办法……”
“杀。”
话未说完,公平会为首的4级男武者便冷声下令:“全部杀了,一个不留。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是!”×34
八荒姚:“……”
张燕燕:“……”
陈宇:“……”
……
……
“轰!
“轰隆……”
一波波冲击力如水纹扩散。
牢房倒塌,墙壁断裂。
整座地牢,已被浓密的灰尘笼罩。只有时不时闪烁的劲气光芒,才能勉强看清死斗的两道人影。
“咚!咚咚咚……”
一套连拳,破开防御,张钢一把抓住张铁的头发,将他的脸颊狠狠撞向自己的膝盖。
“咚!”
鼻血四溢。
重击之下,张铁燃烧的劲气都恍惚了片刻。
“不要挣扎了。”
将张铁狠狠抵在墙边,张钢语调低沉:“别说你劲气等级不如我,就算比我高,你一个辅佐,也打不赢我的。现在,这里没有其他人,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加入公平会。”
“tui。”
张铁吐出一口血:“我是光荣的安全员,岂会和你这种蝇营狗苟之辈同流合污。”
“你这个安全员,马上就不是。”张钢指了指上方:“两个4级,12个3级,那些学生还有希望吗。很快,你就能见到他们的尸体。”
“……不要这样。”
张铁沉默片刻,愤恨的眼神渐渐软化,透露一抹哀求:“他们不能死。只要你回头,一切就都有希望。”
“什么希望?”张钢面无表情:“继续伺候那些精英,直到战死。这是希望吗?”
“他们还是孩子,你对社会的怨恨,不能包报复在他们身上。”
“呵,恰好,我恨的就是这些孩子。”张钢昂首:“我现在实话告诉你。京大、清大两所学校,至少有十五个安全员加入了公平会。”
“不可能!”
“放心,只会少,不会多。”张钢语气幽幽:“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为了活着。”
张钢凑在张铁耳边:“加入公平会的安全员们,就是为了在那些狗东西的手里活下去。”
松开张铁的头发,他指着上方,继续道:“我们这些安全员们,可怕极了那些所谓的状元和精英。满脑子都是异想天开,不知死字怎么写。”
“就拿我来说,从我当安全员的那一天,每一届!我都再三提醒他们,不要做危险的任务,要量力而行。”
“可他们呢?因为有安全员托底,贪婪的肆无忌惮。”张钢咬牙切齿:“安全员也是人,安全员也怕死。凭什么要拿我的性命,给这些学生做保险?”
“任何任务,风险都是波动的,难度越高的任务,后期就越容易发生突变。就因为这些自私的精英,每年都会死掉一批又一批的安全员。”
“我们成了养料。”
“我们成了养料你知道吗?”
张钢声线越来越高,渐渐歇斯底里:“用我们的命,去增长精英的见识、磨炼精英的意志、提升精英的实力……反正对于精英们来说,死掉一个安全员,马上又会来一个。”
“当上到大三,等级升上来了,再冷漠的把我们一脚踢开。仅仅是你,就经历了许多次吧?”
“我就想问……
“凭什么?”
张钢捏着张铁的嘴巴:“说啊,凭什么?”
张铁沉默:“……”
“答不出来吗?我告诉你。就凭咱们天赋的有限,就凭咱们止步三级四级,自然就废物利用,灌浇那些天才状元去了。”
“……这是职责,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张铁嗓音沙哑。
“别他妈放屁,我现在就跟学校说辞职,后果会怎样?!这不是职责,这是狗绳子明白吗?”张钢咆哮:“凭什么我们就应该死?”
“如果没有安全员,你也就早死了。”张铁攥紧拳头反驳:“当初你不也是执意接高难度的任务,母亲才会为了保护你牺牲掉。”
“艹!”
此话一落,张钢仿佛发了疯,突然一拳头打到自己的脸上,面容随着血液的流淌而狰狞:“对!就是因为我,妈死了。所以我更恨了!为什么要有安全员?为什么要存在这种东西?傻比不应该接受保护明白吗?尤其像我这种的傻比,就让他死不好吗?!”
张铁:“……你疯了。”
“我没疯。”张钢抓住张铁染血的衣领:“当我真的疯了那天,我就去学校,挨个宿舍杀,把所有的学生全他妈杀了,一个也不留。让上面看看安全员的体系到底有多蠢!让他们看看底层人的反抗!”
张铁悲哀:“……哥,你真疯了。”
“我没疯!艹尼玛的!”张钢张大嘴巴,声嘶力竭的怒吼。用力之猛,将喉头的血丝都喷了出来。
“轰!”
“轰隆!!”
张钢发狂了,挥舞着拳头,胡乱捶打周围墙壁,用脑袋撞碎一块又一块的混凝土。
眼泪,夹杂着鲜血滚滚流淌:“我没疯啊……为什么……”
“为什么要有安全员……”
“为什么要救我……”
“为什么活在这样一个世界……”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啊……”
挥舞着拳头跪在地上,张钢嚎啕大哭。
弥漫的灰尘,越来越黑,仿佛要将他拖入最深的泥土之中。
张铁倚靠在墙上,也不断流淌着的浑浊泪水。
曾经那么一个温柔的哥,是谁把他变成了这样……
是死去的母亲吗?
还是怨恨他的父亲?
还是……更多……
不知过了多久,张钢累了,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趴在张铁身上,在他耳边沙哑着道:“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了。”
“只剩下你。”
“所以,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加入公平会吧……”
“当哥的……求你了……”
……
地牢之上。
听到4级武者“全部杀光”的命令,陈宇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对方想要赶尽杀绝。
那就没有任何退路了……
“宇哥……”八荒姚看向陈宇,樱唇微张:“你跑吧。你速度快,我给你殿后,一定能逃出去的。”
“恰好。”陈宇一愣,拍拍少女的脑袋:“这也是我想说的。你跑吧,我能坚持的更久。带上段野,跑。”
“……”
少女沉默片刻,双手忽然掐住自己的肩膀。
陈宇瞳孔骤缩:“你要干什么?!”
“撕拉……”
八荒姚双手狠狠撕下!
伴随布料、肌肉、血管、表皮同时撕裂的响声,十道深入筋膜的伤口赫然浮现。
鲜血仿佛不要钱的流淌。
剧烈的疼痛,不断刺激少女体内的肾上腺素与应激反应。
“砰!”
天赋发动!
汹涌的劲气瞬时攀升到了1.6级。
接着,电光石火之间,她又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1.7……
1.8……
1.9……
“轰!!”
气浪翻腾,少女干脆利落的突破了2级。
长发红的越发鲜艳。
一双瞳孔,也布满了血色。
“这…这是八荒族!”
公平会4级武者震惊:“她是八荒族的!”
“宇哥,走吧……”少女身躯渐渐悬浮,回头凝望陈宇。漂亮的眸子仿佛包含着万种情绪:“带着野哥离开。”
说罢,她便义无反顾的冲向两名4级武者……
……
ps:二合一大章!
ps:凌晨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