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而此时的李易,正带领着两千西凉铁骑,策马向着长安城外的老农庄奔驰而去。
“大将军,此次撂下挑子,那位估计会气的吐血。”典韦策马到李易身边,畅快的笑道。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第三百九十三章 只可意會分享
许诸却是蹙眉的开口道,“不过,如此之做,会不会让突厥,大食,东岛三国反扑?届时百姓岂不是又要受难?”
“无碍。”李易淡笑道,“我并未撤军回身,而是让他们在边疆耕田牧马,你们可懂我之意?”
“这……”典韦一愣,摸摸脑门摇头。
心想都耕田牧马了,未有将令,其下将士怎敢露出兵锋?
“我明白了。”许诸想想的点头,面容露出笑容,“大将军此番布局,是想以退为进,那位恐怕日后不安生了。”
“老许你明白了啥?”典韦看着许诸神色转变,听着他玄乎的话,伸头询问。
双眸尽是疑惑。
“大将军之意,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许诸瞪眼典韦,有些事情不能说出口。
说出来了,若是走露风声,李易所布之局,便会功亏一篑。
“还是老许聪慧。”李易赞许,侧头挑眉的看着典韦道,“赋闲在家的这段时间里,老典你要多多看书,实在不愿意看书,便去学堂听书。”
“又或者,找个先生给你讲讲孙子兵法,历代权谋,增加你自己的见识,开拓自己的见解。”
“嗯嗯,我知道了大将军。”典韦憨憨的缩回脖子,
“老许无事时,监督一下老典吧。”李易不放心的叮嘱许诸,然后又道,“还有,今后就不要叫我大将军,叫我庄主吧。”
李易已卸甲,便代表他的大将军之位,已经被他舍去。
如今只有唐王这个王位还在,可李易内心对这个王位是排斥的,不想接受这个王位。
但此时他却又不能将这个王位舍去,那怕是个空名头也好,这会使得他接下来所做之事,有个由头。
“庄主,是否要派出斥候叮嘱张颌他们?”许诸改口的询问。
李易自已卸甲,未给众将商议,许诸担忧众将恐不能理解李易之意,从而生出不必要的麻烦。
“给他们带句话,割袍藏兵,耕田牧马。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护百姓安全即可。”李易点头的说道。
“那白起将军到达突厥之后改如何行事?”许诸在次询问。
“告诉白起,突厥可不受大唐管辖,他想如何做,便如何做,不与大唐将卒照面即可。”李易眼眸闪烁。
以他猜想,李隆基定会求助自己的伯父李承忠,让其镇守北庭不出。暗地也会派大军进入横断草原,以防李承忠有异心。
也会利用节度使的野心,来制衡李承忠,抵御突厥。
可十大节度使,皆有私心,无利不会让其麾下之兵折损,只会借机聚兵增其权势。
这对白起入突厥毫无影响,甚至那天突厥改朝换代,大唐也只能看着,无兵前去征服。
靠近北庭的陇右与河西节度使,更不会自找麻烦。
他们要的是拥兵自重,不是损兵折将。
之后,不等许诸再问,李易继续说道,“告知邓艾,边汉城不可失,大唐谁来接收,都给我拒之门外,若有兴兵者,给我狠狠的杀!”
优美玄幻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線上看-第三百九十三章 只可意會
“藏兵不是让人欺凌!”
大食所纳之地,其他的被大食夺回,李易眼皮都不会眨,就是巴格达重城,在李易内心都无足轻重。
唯独边汉城,那是李易的所看重的,掌握住它,就像是一颗钉子扎在大食的命脉上。
他想夺回原有收纳之地,易如反掌。
“属下明白,这就去安排斥候,快马通报各位将军。”许诸完全明懂,当即转身前去安排西凉斥候,赶赴各地传令。
还不等李易前行几步,燕四又策马上前禀报道,“庄主,唐王妃今日面对刺客,一步未退,与幽冥鬼军共同对敌。”
说道这儿,燕四便不在言语。
“她很不错。”李易有些意外,李虫娘居然有这种胆魄,在皇室女子中,她算得上是才智上佳。
也明白燕四想表达什么,于是又说道,“你回唐王府带句话给她,不想回皇宫,那就不要回去。若是她父皇派人来接,就说唐王不许。”
说着,李易从战马身旁的羊皮囊里,拿出红色信函道,“这是我与她的婚书,你交予她,告诉从今以后,她自由了。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遇到困难,我可助她。”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愛下-第三百九十三章 只可意會鑒賞
“属下遵命。”燕四恭敬的接过红色信函,转身策马返回长安城。
至于刺客之事,李易只字未提。
因为他已经猜测到,刺客之事跟李琮逼宫有关,为的是想牵住自己,拖延时间。
不过。
李易未提,可不代表,他不会借此事闹闹长安城,给百官添添堵。
一个计谋在李易脑海升腾,使得李易挥动小手,唤将道,“燕五上前,你立马将吾回京被百官氏族逼迫,遭遇刺客袭杀,重玄门前卸甲之事,让人传扬长安城。”
“并且告知李白,亲自撰稿舆论此三件事,附注吾已征服突厥横断草原,将横断草原纳入大唐疆土,报广天下。”
“将矛头引向安胖子,李林甫,还有太子李亨,与其深藏在长安城中的几位王爷身上。”
李易之所以要牵扯进几位深藏的王爷,可不是李易无故放矢,而是在前几次刺杀,已经有线索直指长安城的那几位王爷也出手了。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起點-第三百九十三章 只可意會相伴
只是没有逮住尾巴,确定是谁而已。
但这不妨碍李易想闹事。
“属下遵命。”燕五应声,反身回长安。
就此,已无事的李易,加快了战马的速度,奔向老农庄。
不久后,一行人便到达老农庄之前。
只见此时庄门大开,黑白衣袍的黑白卫,右手扶按腰间唐刀,腰背挺直的站列两旁。
待李易踏前一步时,纷纷单膝跪地的喝道,“黑白卫拜见庄主,恭迎庄主回庄。”
“尔等辛苦了,起身吧。”李易挥袖,小脸带笑的说道,“随本庄主回庄!”
未踏入庄内时,李易又轻喝,“西凉铁骑听令,扎营老农庄四周,由燕三统领!”
“得令。”
“属下遵命。”
西凉铁骑与燕三齐喝,停步于老农庄外,目视着李易进入老农庄后,开始策马老农庄四周镇守。
入庄的李易,并未着急接见器阁与农阁之人,而是去洗漱一番,处理崩裂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