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先进来的是几个服务员。
劍破拂曉
他们的手上分别提了十几个袋子,费力将袋子放在了包厢里后,退了出去。
江燃的身子抖了抖,就看见他堂姐走了进来。
那是一个女生,年龄绝对没有超过二十岁。
她肤色极白,是好看的杏眼,睫羽细密翩长。
这是一种让人很舒服的长相。
花树堆雪,新月生晕。
现在这个社会,很难有她这么无暇的眼神了。
嬴子衿撑着下巴,若有所思。
怎么这么一个女生,还会让江燃和修羽都避之不及?
她还挺喜欢的。
“咳,介绍一下,这是鄙人的侄女——”凌重楼轻咳了一声,“凌眠兮,和子衿你是同龄人,小羽和昀深早就认识了,就不介绍了。”
聂朝挺奇怪。
他也不认识,为什么不给他介绍?
凌眠兮抱了抱凌重楼,很乖巧:“叔叔好。”
她又去抱江画屏:“画屏姐姐好。“
江燃:“……”
他忘了。
除了修羽惯着他妈,还有凌眠兮。
凌眠兮放开江画屏,微微眯了眯眼,视线扫到了江燃。
江燃握紧拳头,下意识地就要跑。
但来不及了。
他堂姐“蹭”的一下,就来到了他面前。
“小燃燃又长高了。”凌眠兮死命地揉着他的脸,揉成了面团,“这身材,这长相,肯定能给我带回来一堆弟妹。”
江燃面无表情,可是他反抗不了,只能忍受着凌眠兮的蹂躏。
凌眠兮心满意足地蹂躏完毕之后,目光又落在了修羽的身上。
修羽只感觉身子一凉。
“小羽羽。”下一秒,凌眠兮就过来了,也揉她的脸,“小羽羽你也长高了。”
修羽面无表情,咬牙冷笑:“凌眠兮,我比你大!”
小个屁。
“都一样一样。”凌眠兮抬手,比了比两个人的身高,“你看,我比你高那么一小丢,我还没有穿高跟鞋。”
末世之无限噬魂 我斗地主
修羽:“……”
OK。
她1.7m,凌眠兮1.73m,是高了那么一丢丢。
嬴子衿:“……”
她大概能明白为什么江燃和修羽会是那样的表情了。
嬴子衿顿了顿,准备降低一下存在感。
可是没有用。
“美人!”凌眠兮眼睛一亮,一把把女孩抱住,就趴在她的胸前,“求包养!”
嬴子衿沉默了下来。
她委实是没有见过凌眠兮这样的“生物”。
傅昀深瞥了凌眠兮,他似笑非笑,微弯的桃花眼中,警告意味很浓:“把你的手,拿开。”
他都没抱过,凌眠兮也真是够可以。
凌眠兮抬头,有点不情愿,但在看见是傅昀深说话的时候,还是拿了下来。
她的目光在男人和女孩之间打量了一眼,神情严肃:“我明白了,你——”
—————
豪門主母
傅昀深开口:“把嘴也闭上。”
“……”
凌眠兮果断不说话了,她依依不舍:“美人,等到时候他不在了,我们再探讨人生的哲学意义。”
说完,凌眠兮警惕看了傅昀深一眼,从他身旁饶了过去。
除了傅昀深之外,只剩下聂朝没有被抱过了。
瞧见凌眠兮在往他这边走,聂朝清了清嗓子,神情严肃了起来,还整理了一下着装。
在美人面前,他一定要留下一个好印象。
他已经好久没有女朋友了,那些个馋他身子的小家族千金和十八线女明星,都被聂老爷子派出的保镖给当了回去。
他都快忘了和异性聊天是什么感觉了。
这姑娘带劲儿,连大佬她都投怀送抱了,他说不定也能够得到一个?
聂朝也深觉他要听兄弟的话。
至強神道
女朋友,应该自己养一个出来。
这时,凌眠兮停在了他的面前。
聂朝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等着一讨美人欢心。
可还没等他付诸行动,紧接着,他听见了让他身心都碎裂开来的三个字。
凌眠兮说:“叫大嫂。”
“……”
“……”
“……”
包厢内。
诡异的寂静了下来。
婚姻若只如初见 云蒙居士
江燃的筷子,再一次“啪嗒”掉在了桌子上。
他当然知道聂亦这个人。
聂亦也是在古武界内修炼的,修为不低。
可谁能告诉他,聂亦什么时候和他这个魔鬼堂姐搞到一起去了?
傅昀深眉挑起:“我说呢,我问他他的小女朋友是谁,他一直不说,原来是你。”
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可聂朝直接就疯了。
惡魔三公主對抗三王子 林憐溪
“卧槽!!!”聂朝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表情可以称之为惊恐了,“你你你——”
凌眠兮见他这个反应,拿出镜子来照了照:“我有这么吓人吗?”
她凑近了一些,蹲下来,拍了拍聂朝的脸:“真是的,你和小亦亦一个爹一个妈,怎么兄弟俩差别这么大啊?”
“啊!!!”聂朝又是一声惨叫,他双手双脚并用,拼命地倒退,“你别过来,别过来!”
凌眠兮耸了耸肩,果然就不过去了,在江画屏的另一旁坐下。
凌重楼含笑看她:“追到手了?”
凌眠兮双手托着下巴:“没到手也得到手。”
凌重楼也就没再问:“大家开始吃吧。”
古武界内可没有什么成年不成年之说。
小辈的事情,他也不会去插手。
一听到能吃饭了,江燃瞬间就没了被凌眠兮统治的恐惧了。
他拿起筷子,手速极快地开始夹菜吃。
聂朝哆哆嗦嗦地爬出包厢,给聂亦发微信。
【大、大哥,我大嫂多大?】
那边没有回复。
聂朝咬牙切齿地接着发。
【你他妈丧心病狂啊,你怎么比七少还无耻呢?你多大了?你二十七了吧?那姑娘多大?有18了吗?你不知道你在老牛吃嫩草?】
这一次,聂亦终于有回复了,给他回了一串省略号。
【……】
聂朝更气愤,再发。
【我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爷爷,让他制裁你,多么好的一个小姑娘啊,就毁你手上了。】
他这条消息刚一发出去,前面冒出来了一个红色的感叹号。
下面弹出来一个框,温馨提示他——
【聂亦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的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发送好友验证]】
聂朝瞬间感觉他没了。
他苦了吧唧地回到包厢,干饭的力气都没有。
倒是江燃一直吃得很欢快。
凌重楼这一次来沪城,专门带了食材,这些食材有助于古武者修炼,普通人吃了也能够延年益寿。
聂朝趴在桌子上,只想哭。
偏在这时,他的头被拍了拍。
聂朝有些茫然地抬头,就对上了凌眠兮“慈爱”的目光。
她把一个鸡腿放到他碗里:“乖,不要难过,大嫂给你一个鸡腿。”
“……”
**
另一边。
孟茹带着嬴玥萱去了一家高级西餐厅。
她已经恢复了原有的高贵优雅,同时也挺不以为意的。
两个女高中生而已,初生牛犊不怕虎,才敢那么说她。
要是那些踏入上流圈子的人,又怎么会这样?
说白了,无知者无畏。
西餐厅内。
那位帝都大学计算机系教授已经到了。
孟茹也是好不容易请来的,毕竟元家和学术界的交流并不多。
这位教授也是到沪城出差,好不容易腾出了这么一段时间。
“你好,李教授。”孟茹将一份礼物递了过去,“这是我给你提起过的那个学生。”
嬴玥萱也忙打招呼:“李教授。”
“坐吧。”李教授很和蔼,“先吃个饭,一会儿再说事情。”
孟茹点了点头,招来侍者点餐。
“现在计算机方面的人才太少了。”李教授和孟茹聊天,“上次我们系里的那位名誉教授亲自去找学生,可惜被拒绝了。”
孟茹惊讶:“被拒绝?是谁?”
帝都大学的名誉教授,每一个系也就那么一个,这可是连穆家那样顶级大家族都要去敬仰的任务。
居然有人会拒绝?
但不管有没有拒绝,能被名誉教授亲自邀请的人物,元家高攀不起。
“这倒是没什么不能说的。”李教授笑了笑,“叫温听澜,是沪城今年的高考状元,也是全国卷的高考状元。”
“啪嗒。”
嬴玥萱的手一抖,把筷子掉在了地上。
孟茹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