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域帝宗
小說推薦神域帝宗
这高手过招,能撑得一时,就会有着不为人知的变数,但是,她依然不敢这样做,不敢用婉如的安危来赌上这么一把。
经过婉如的失踪这几年内心的无比自责和煎熬,她在心里早已下了决心,无论如何,小孩子都不能离开自己的视线和自己可控的范围,就算了是天塌地陷也是如此!
九重宫阙,废柴嫡女要翻身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见到了面前这四位与她素未平生的人物,却是要舍命让她离开,她的心里突然觉得很感动,这几人是她可以相信的人,只是,如果再让她选择一回,她也不会把婉如交给他们。
只是,她现在无论如何,也不会独自离开。她的心里很清楚,只要她一离开,这四人必将为她而死,如果不离开,她和婉如以及这里的四个人,都有可能死,但是,没有到最后时刻,她不可能放弃!
乌凤婉一念即此,没有退缩,而是把手中的剑一剑紧似一剑的向着对方的上三路攻击而去。
我有壹雙陰陽眼
兇樓鬼事 茶爐
梅老虎双腿被抱,一时无法飞行,也不能闪让,一时气得不行,不断的把手掌往前而挥,接下乌凤婉的强烈攻击,一时没有办法对付抱他大腿的人。
但是,这种战况只是持续了几分钟,梅老虎单掌接下乌凤婉的剑,另一只手却是向着乌凤婉的左边打出一道掌力,直击向乌凤婉手中的婉如。
乌凤婉大吃一惊,身子忙着往右边一闪,避开了梅老虎的掌力。
完美仆人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梅老虎有了可剩之机,他打向婉如的掌力只是一个虚招,目的就是要引乌凤婉闪让,像是抓住了她的弱点一般。
见到乌凤婉果然上当,掌力突然回撤,肘子击在了计话师弟的头上。
指染成婚:霍少,请放手
一声惨叫传出,那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像是受到了重大的打击。但是,他的手没有放松,依然死死地抱住梅老虎的腰。
计话大叫一声:“师弟!”
乌凤婉也是大惊,不由得心里暗骂无耻,手中的剑突然击向了那人的面门。
梅老虎没有想到计话师弟死活不松手,不由得一怔,刚好乌凤婉的剑已经到了眼前,忙着用手去挡,却是慢了一步,赶紧一缩脖子,头发被乌凤婉的剑芒打去了一缕,披散开来,样子有些狼狈。
但是,此人也是一个不要命的狠角,并没有理会散乱的头发,而是把掌力击在了乌凤婉来不及收手的手臂之上。
乌凤婉吃痛,长剑差点脱手,但是,强行忍住,身子一动,手腕一翻,再是一剑向着对方斩下。
但是,这样一来,她的手就没有之前灵活,又不敢打出剑气,怕连下面的计话等人误伤了,不由变得更加危急起来。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梅老虎披头散发,样子虽然有些难看,也失了往日的风度,但是,见到乌凤婉受了点伤,虽然并不重,动作明显慢了下来,不由得大笑了起来:“想要杀我,你还嫩了点儿,这一切都该结束了!”
说着,一只手掌击向乌凤婉打来的剑,另一只手却是想要击向计话。
娱乐圈火爆天王
乌凤婉大惊,失声尖叫:“放开他,快走!”
狂野王妃:王爺,本宮要下堂
重生之变废为宝 风享云知道
但是,计话却是没有放手,他看到了师弟已经死了,心中悲痛,手却是没有放松,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不由得大叫一声:“师弟,我很快就来见你了!乌大小姐,你快走!不然,大家都白死了!”
“想走?不可能了,这里的人都得死!”梅老虎已经把乌凤婉的剑挡住,另一只手正要击向计话。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谁敢伤我的女人?”
这个声音,开始之时像是还在很远,但是,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中,使得大家不由得心神一振,到得最后一个字落下,一个人影已经到了乌凤婉的身边。
乌凤婉心中一喜,差点没有昏过去,手中的婉如却是递向了他,像是要腾出手来对付而前的梅老虎一样。
但是,马上她就反应了过来,急切地说道:“快,救他们!”却是再度把婉如抱在了怀里,没有给那人。
那人正是王小千,看了一眼梅老虎,沉声说道:“是你要杀我的女人?”
梅老虎本来要击向计话的手,却在听到声音之时,不自觉地停在了空中,眼里也是闪过了一丝恐惧之色,却是沉声说道:“小子,你是从哪儿来的?来得如此之快!”
小千淡淡一笑:“老子想来就来,这还用跟你这种老不死的人报告不成!”
梅老虎气绝,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他好歹也是东梅宗的成名人物。
乌凤婉忙着说道:“他是东梅宗的人!”
小千却是说道:“管他是东梅宗还是西梅宗的人,只要想动我的女人,就得死!”
乌凤婉的心中高兴,这个男人这一句话何其霸气?能成为他的女人,竟然也是一种幸福!
计话却是高兴地说道:“你来得正好!”说着,放开了手,齐秀和百山虽然不知现在小千是个什么实力,但是,见到计话放手,也是不自觉地放了手。
然而,一个意外却是让人一呆,计话大叫:“师弟!”
宠夫之嫡妻撩人 七安九梦
那人已经气绝,嘴里流出的血水都是变了色彩,但是,他的手却是依然死死地抱住梅老虎的腰!
梅老虎动了两下身子,却是无法挣开。
小千看着这个画面,不由得心中感动,沉声说道:“这位大哥,我一定替你报仇!”
梅老虎没有再动,而是看着小千说道:“我是东梅宗的人,你敢杀我?”
“老子除了没有杀过猪,什么人都敢杀!只是,老子现在真的看明白了东梅宗,在对外敌之时,一直中立,屁也不放一个,老子全力对付外敌的时候,却是趁机向我的女人和朋友动手,真特么猪一样的队友!”小千见到计话的师弟依然没有放手,心中更是气得不行,但是特意表现出了一种平静的语气。
梅老虎却是听得心中大怒,但是,见到小千到来的速度,却是有了一丝心虚,沉声说道:“是她先杀我东梅宗的人!”
“那一定是他们该死!”小千平淡地说着,突然一指点在了梅老虎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