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svm笔下生花的小说 最佳女婿 線上看- 第526章 区区一个毛头小子,也配叫我后悔 -p3h221

最佳女婿

小說最佳女婿最佳女婿

第526章 区区一个毛头小子,也配叫我后悔-p3

水东伟也忍不住劝起了袁赫,“这么多年来,我们军情处能够读懂‘至刚纯体’,能够读懂一号密仓里的那些古书的,可是一人都没有啊,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何家荣简直就是我们军情处的一宝啊!”
“胡首长,多谢您这段时间的照顾!”
水东伟也急忙附和道。
说着林羽便见自己的军情处证件拿出来递还给了胡海帆。
虽然他说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一旁的袁赫听到了,知道他这话意有所指,冲他嗤笑一声说道:“后悔?!我袁赫迄今为止还没做过一件后悔的事呢!就他区区一个毛头小子,也配叫我后悔?!”
胡海帆脸色变了变,有些阴晴不定,随后望向林羽,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与无力,沉声道:“那好,我答应你们,将何家荣何少校从军情处除……除名……”
“老胡,功是功,过是过,我们军情处向来赏罚分明!”
胡海帆和水东伟听到这话面色猛然一变,是啊,要是剑道宗师盟豁出去,把事情上升到国与国的层面,那到时候可能会更加的麻烦。
林羽知道,像服部这种死因根本不好取证,如果德川他们非要赖上他,告到上面去,到时候事情反而会变得更糟。
“不行,我不同意!”
他知道何家荣是胡海帆嫡系手下韩冰那边的人,那何家荣自然也就是老胡那边的人,而他跟老胡之间本来就不对付,所以他才千方百计的想着将何家荣踢出军情处。
“老胡,功是功,过是过,我们军情处向来赏罚分明!”
他知道何家荣是胡海帆嫡系手下韩冰那边的人,那何家荣自然也就是老胡那边的人,而他跟老胡之间本来就不对付,所以他才千方百计的想着将何家荣踢出军情处。
“就是,胡处长,实在不行的话,我觉得有必要跟你们华夏政府反映反映了!”
袁赫眼中也闪过一丝精芒,瞥眼扫了眼林羽,冷哼了一声。
袁赫嗤笑一声,淡淡的说道。
德川见胡海帆三人围在一起讨论半天了,心中不由有些不耐烦,冲胡海帆喊了一声。
“胡处长,请您慎重选择啊!”
“胡处长,怪不得您如此优柔寡断呢,原来你们硕大一个军情处,全靠何家荣在撑着啊,怎么,没了何家荣,你们军情处就办不下去了吗?!”
袁赫嗤笑一声,淡淡的说道。
胡海帆冷着脸说道。
胡海帆压低声音,强忍着愠怒说道。
“那你也可别忘了,就连这个大魔头在千渡山上这件事,都是何家荣提供的!”
袁赫转过头冷冷呵斥了韩冰一句。
有種高手叫道士 林羽啪的跟胡海帆打了个敬礼,虽然他先前没跟胡海帆见过面,但是也知道一直是胡海帆在背后照顾他,很多事情也都是胡海帆对他的支持,他才敢于去做。
水东伟也急忙附和道。
林羽似乎看出了胡海帆的为难,走出来主动说道:“胡首长,只要这件事能够平息,我愿意主动退出军情处!”
袁赫冷呵一声,嗤笑道,“你们俩这话未免太妄自菲薄了吧,怎么,听你们这话的意思,没了何家荣,我们军情处简直就是一无是处啊!既然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个大魔头在千渡山上,我们军情处直接派出全部人员,给他把山头平了就是!”
水东伟也忍不住劝起了袁赫,“这么多年来,我们军情处能够读懂‘至刚纯体’,能够读懂一号密仓里的那些古书的,可是一人都没有啊,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何家荣简直就是我们军情处的一宝啊!”
德川点点头答应道,眼中闪过一丝阴险,只要何家荣退出了军情处,他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弄死这小子。
胡海帆冷着脸说道。
胡海帆立马冷声对着德川等人补充了一句。
他倒是并不担心被赶出军情处,反正他一开始也没想着加入军情处,他唯一觉得遗憾的是,到时候被赶出来,就无法阅览军情处一号密仓里的奇书古籍了。
“当然,你们剑道宗师盟也得答应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能再私下报复何少校!”
胡海帆和水东伟听到这话面色猛然一变,是啊,要是剑道宗师盟豁出去,把事情上升到国与国的层面,那到时候可能会更加的麻烦。
袁赫眼中也闪过一丝精芒,瞥眼扫了眼林羽,冷哼了一声。
胡海帆立马冷声对着德川等人补充了一句。
德川和福山听到袁赫这话心头却是猛然一喜,袁赫所说的,正是他们最想要的结果。
福山也跟着冷声附和道,转头瞥了眼一旁的林羽。
虽然他说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一旁的袁赫听到了,知道他这话意有所指,冲他嗤笑一声说道:“后悔?!我袁赫迄今为止还没做过一件后悔的事呢!就他区区一个毛头小子,也配叫我后悔?!”
袁赫眼中也闪过一丝精芒,瞥眼扫了眼林羽,冷哼了一声。
袁赫转过头冷冷呵斥了韩冰一句。
德川悠悠的说道。
“胡处长,怪不得您如此优柔寡断呢,原来你们硕大一个军情处,全靠何家荣在撑着啊,怎么,没了何家荣,你们军情处就办不下去了吗?!”
胡海帆脸色变了变,有些阴晴不定,随后望向林羽,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与无力,沉声道:“那好,我答应你们,将何家荣何少校从军情处除……除名……”
德川和福山脸上闪过一丝得意,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胡首长,我其实在军情处一直是个挂职,其实开除不开除对我而言没有什么区别。”
“老袁,你这个想法太过激进啊!”
而现在袁赫竟然因为这件事就提议开除林羽,显然是要与林羽撇清关系,而失去了军情处庇护的林羽,势必要遭到剑道宗师盟的报复。
林羽冲她淡淡的一笑,轻声道:“韩上校,多保重!”
德川有些阴阳怪气的讥讽道。
“不过希望你们也能够遵守约定,不再私下报复何少校,否则被我们得知你们背后对何少校搞什么小动作,我们军情处绝不会坐视不管!”
胡海帆伸出手,在空中微微一顿,叹了口气,接着还是把军官证接了过来。
水东伟望着林羽的背影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摇着头用细小的声音喃喃道:“赶走这个何少校容易,就怕以后某些人会后悔啊!”
袁赫冷呵一声,嗤笑道,“你们俩这话未免太妄自菲薄了吧,怎么,听你们这话的意思,没了何家荣,我们军情处简直就是一无是处啊!既然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个大魔头在千渡山上,我们军情处直接派出全部人员,给他把山头平了就是!”
袁赫这句话的分量丝毫不亚于刚才胡海帆那话,胡海帆和水东伟连同军情处的众人不由惊诧,显然没有想到袁赫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何少校,你怎么回事,这件事责任不在你!”
“何家荣,算你聪明!”
“何家荣,算你聪明!”
水东伟也忍不住劝起了袁赫,“这么多年来,我们军情处能够读懂‘至刚纯体’,能够读懂一号密仓里的那些古书的,可是一人都没有啊,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何家荣简直就是我们军情处的一宝啊!”
袁赫转过头冷冷呵斥了韩冰一句。
林羽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他知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反正不管福山和德川怎么说,他都问心无愧,至于胡海帆等人的决定,则是他不能左右的。
袁赫悠悠的喊了林羽一声,语气不咸不淡道,“既然你已经不是军情处的人了,那拿了军情处的东西,也就该还回来了!”
“那你也可别忘了,就连这个大魔头在千渡山上这件事,都是何家荣提供的!”
“好,虽然这个结果我们并不是很满意,但是毕竟军情处跟我们之间也是合作关系,我们也不好死咬着不放,那便给袁首长一个面子,只要你们把何家荣开除出军情处,那此事便就此为止!”
胡海帆面容冷峻如刀,压低音量厉声道:“我们军情处成立以来还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可是这件事却发生在你和我的任期内!要是上面的大人物知道,还不知道会怎么骂我们!”
“放心吧,胡处长,我们剑道宗师盟言而有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