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韩约拍打着衣衫灰尘,哪怕这具身躯并没有在刚刚的战斗中沾染什么污垢……在不断的拍打中,那一枚枚钻出的头颅,缓缓收回。
他重新变回了那个斯文柔弱的无害书生。
“不用再等了。”
宁奕忽然开口,道:“他们不会来了。”
“琉璃盏的愿力感应,被我一路上拔除抹碎了。”宁奕笑了笑,轻声道:“应该还有一点残余,你可以试着感应一下外界的画面……早在出发大泽之前,我便传令给太子,让他打入东境防线之后,不要踏入大泽。”
韩约怔了一怔。
他放出一缕神念,沟通琉璃盏。
果然,神海之中倒映出此刻东境大泽的影像——
鬼修悬守于大泽战线之内。
中州大军,无数飞剑,悬停于大泽战线之外。
太子立马于最前,内镶白甲,身披红袍,按兵不动,于是数万飞剑,只悬不发,圣山修士,天都禁军,形成厚厚一层浪潮,随时可能要东境大泽吞没,但却不前行一步。
大泽内外,泾渭分明。
看到这一幕,韩约勃然大怒。
“宁奕——”
特重英豪
他瞬间冲杀过来。
轰的一声。
两道流光对撞——
如黑夜流星,一闪即逝。
宁奕的细雪,格挡住韩约掌心的琉璃盏。
万千剑芒,与万千琉璃盏光火一同缠绕,难分彼此。
其实星君境界的玄妙,奥秘,早已经被二人参透了。
极限之上,再强,也不过就是抵达当年长陵守山人的那个层次。
如今的韩约是如此,宁奕亦是如此。
某种意义上,由于天赋,造化,诸多条件的加持,他们拥有了极限星君也无法媲美的战力。
但归根结底,他们只是星君,不是涅槃。
两座天下开天辟地以来,所有惊才绝艳的星君,都是如此……所有人都逃不过猴子所说的“透支法则”,即便提前参悟了涅槃境的不朽特质,所做的,最多最多,就是与涅槃一战而已。
所以,如今炼化四卷天书的宁奕和韩约厮杀起来,势同水火,虽不相容,但谁也占不到真正的便宜。
韩约此刻暴怒,是因为……他藏到最后的那张底牌,被宁奕提前看穿。
在这座天下,鬼修不被天道所认可。
奇鼠闖天下
这意味着,他走到这一步,已经是生命的终点,命途的绝路。
他永远都不可能踏入涅槃境。
想要逆天改命。
便只能替换新天。
太子的中州大军不入境,不与大泽鬼修交战,这座结界内的“生气”便不够。
“同样的讯息,我也发给了灵山。”宁奕缓缓伸出一根手指,然后指向了自己,道:“这就是我孤身前来大泽的原因……”
“你能够拉入六道轮回结界的,只有我。”
书生的面孔上,第一次出现震怒,失控。
“宁奕……”韩约低声笑道:“这不像是你的做法。你从什么时候猜到的?”
“你真的不了解我……”宁奕自嘲笑道:“宁某的确不是正人君子,群起而攻之,不费吹灰之力拿下胜利,是我做的事情。但单枪匹马,偶尔逞能,也是我会做的事情啊。”
“谁让大隋天下,现在都吹我是第一剑修呢?坐在那个位子上,我总要有点觉悟……”说到这里,他向后飘掠数丈,笑道:“实不相瞒,来到琉璃山,我已经做好了与你一同死去的准备。你要成就涅槃,拥抱光明,我只需要毁掉你的布局便是。”
韩约面上笑意,到了此刻,已是消散的干干净净。
他紧紧凝视着宁奕,努力解读着对方的神情,迫切想从当中得到自己需要的信息。
他已经分辨不出宁奕所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了。
但他知道,此时此刻大泽境外,太子中州大军停下攻势是真的……这意味着,宁奕至少有一点没有欺骗自己。
他真的勘破了自己的甲子城布局!
“我不相信你甘心死去——”
韩约盯住宁奕,沙哑道:“你背后还有蜀山。”
“没有人甘心就此死去。”宁奕淡淡笑道:“即便是命数将尽的姜真人,也想活下来,我……当然也不例外。所以甘露先生,如果你愿意引颈自戮,替我省掉搏命的麻烦,宁某明年今日,定会烧一大沓子纸钱以表感谢。”
来了。
狗娘養的青春 南九離
謝謝妳,出現在我的生命裏
又来了。
这是韩约所熟悉的宁奕,也是所有宁奕对手都熟悉而且头疼的模样……时而踏实沉稳,时而激进,时而畏缩。
这是一个完全不讲规矩的人。
韩约看得出来,宁奕的状态很放松。
他在享受与自己的博弈……难道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这个家伙是抱着牺牲自己的念头,来到大泽的?
宁奕缓缓抬起了一只手。
虚无之中,罡风破碎。
他的眉心剑气洞天在此刻缓缓展开,一阵光华流淌,掌心捏住一位丰腴女子的脖颈,后者神情苍白,奄奄一息,衣衫破碎,春光流淌。
爱你预谋已久
“韩约,我开门见山,与你做一桩交易。”
宁奕不笑了。
他声音很轻,道:“现在桃花性命就在我手中,只要你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便放了她。”
韩约皱着眉头,望向桃花。
女子的唇角溢出鲜血,神情痛苦而又憔悴。
他曾经答应过桃花,长伴自己身侧,赠她青春不老。
对宁奕而言,这是一场赌博……整座大隋天下都知道,韩约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他的眼中根本就没有什么人是不可杀的。
在这样一个冷酷,暴虐的魔头眼中,最廉价的,便是一个人的性命。
拿桃花的命,来换一个问题。
这才是宁奕真正来到大泽的目的……命字卷在甲子城所看到的景象,终究只是命数推演。
他必须要亲自确认,甲子城生灵的死活。
桃花朵朵,高冷男神暖暖愛 淡月新涼
神级制片人 天朝大梦
大泽虚空的时间,如凝滞一般。
桃花的喉咙,被宁奕死死扼住,任凭身躯如何颤抖,却是连最简单的“先生”二字,都无法发出。
她想要自尽,也无法做到。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白衫书生缓缓点下头颅。
“我答应你。”
……
……
(PS:这一章只有2k字,主要是因为东境大泽的剧情很重要,不敢乱写,写到现在已经有些恍惚了,昨天到现在只睡了四个多小时,疲倦得很。另,明早起来后,可能会对这几天的更新进行一定程度的修改。望诸位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