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屬性武道
小說推薦全屬性武道
辛克雷蒙很气!
但他还是退了开来,将地方让给了王腾。
“站远一点,别想偷袭我。”王腾道。
“……我不生气,我不生气!”辛克雷蒙深吸了几口气,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不要生气,气坏了身体吃亏的是自己。
然后他嘴角带着冷笑,退了开来。
他倒要看看,王腾会怎么被那道门给废掉双手。
他域主级的肉身都扛不住,一个行星级能行?
笑看乾坤 西昆侖
王腾看到辛克雷蒙已经站远,才伸出双手,贴在大门之上,然后缓缓用力。
嘎吱~
刺耳的声音再度响起,大门被缓缓推开了一道缝隙。
与此同时,城堡表面的赤红色纹路也亮了起来……
“来了!”辛克雷蒙精神一震,目光充满戏谑:“这小子若是不及时退开,绝对会死,真以为这门有那么好开,天真。”
王腾面色一变,万兽真灵焰猛地从他手上燃烧而起,似乎在抵御那赤红色纹路。
“用天地异火抵御吗?”辛克雷蒙目光一凝,似乎明白了王腾的意图。
嘎吱……
帝後歸來,絕色妖嬈妻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仆 剑淑
王腾没有放手,更加用力的推动大门,那道缝隙也越来越大。
“真要被推开了!”辛克雷蒙面色阴晴不定。
难道真要叫爸爸?
尼玛不会这么坑吧?
辛克雷蒙没有发现,在赤色纹路和万兽真灵焰僵持的时候,万兽真灵焰正顺着赤红色纹路在大门上蔓延开来。
由于两者颜色相同,而且王腾故意只用一丝火焰之力融入那赤红色纹路之中,所以很难被察觉。
“不过他若是真的能够推开大门,我正好可以借机进入其中。”辛克雷蒙突然想到什么,眼中闪过一丝阴险的光芒。
嘎吱!
大门推开的缝隙不断变大……
就在这时,王腾突然停止了推动,侧身一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蹿进了大门之中。
辛克雷蒙看到这一幕,面色终于大变,连忙冲上前去。
但很快他就发现一个尴尬的事情,这缝隙太小了。
如此大小的缝隙,以王腾的身材,倒可以进去,但他这么大块头,怎么进?
你特么告诉我怎么进?
他完全没想到王腾才推开这么点缝隙就蹿了进去,这和他想的根本就不一样。
浮若年华故人笑
“哈哈哈,乖儿子,你爸我先进去了。”王腾的笑声从门后传来。
辛克雷蒙面色铁青,咬咬牙就想硬挤进去。
然而就在这时,随着王腾收回万兽真灵焰,大门竟然轰隆一声再次关闭。
辛克雷蒙一鼻子撞在大门上,差点没把鼻梁撞断。
守护甜心之灵蝶玉佩
诡异女友的秘密
“啊!”
这一连串的打击差点没把这个域主级强者气疯掉,忍不住发出一声怒吼。
……
王腾在门后完全听不到辛克雷蒙的吼声,但也能想象得到他的气急败坏。
王腾之所以能够顺利进入城堡,完全是依赖于万兽真灵焰。
刚刚他和辛克雷蒙互怼的时候,万兽真灵焰给他传递了一个消息。
原来这城堡的大门要靠万兽真灵焰才能开启。
这道关卡是火河界主所设,想要进入这最后的传承之地,就必须先得到他留下的万兽真灵焰,否则一切都是徒劳而已。
这么多年来,没有人发现万兽真灵焰的存在,自然也就没人能够进的来。
而王腾得到了万兽真灵焰,本来完全可以靠着万兽真灵焰将大门彻底打开,甚至会非常轻松,根本不需要花费什么力气。
但那么做,辛克雷蒙也会跟进来。
所以他就演了刚刚那一场戏。
一切都如他预料的那样,非常之顺利。
辛克雷蒙那粗糙无脑大汉想占他的便宜,简直想太多。
此时他进入大殿之后,四处便亮起了一团团的火焰,将城堡内的漆黑照的一片通明。
这些火焰非常奇特,就那么漂浮在半空中,如果不是颜色是赤红之色,没准会让人以为是幽灵之火呢。
王腾放眼看去,发现眼前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他先开启【源质之瞳】往里面看了一眼,没有发现什么隐藏的陷阱,才迈开步子向里面走去。
神域帝宗
穿过走廊,很快便来到城堡的正厅。
寄小读者
这大厅十分宽阔,整体呈圆形,奢华而不失古朴厚重,四周被火焰照的极为明亮。
王腾一进来,便将大厅内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目光不由的一闪。
这大厅之中,除了一颗漂浮在半空中的白色光球之外,竟然别无他物。
萬界封仙 百姓
“这莫非就是那个传承?”王腾摸了摸下巴,狐疑道。
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用【源质之瞳】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什么问题。
这白色光球似乎只是一个死物,没有什么威胁。
“这是传承结晶!”
圆滚滚惊讶的声音突然在王腾脑海中响起。
自从进入火河界以来,它都没怎么开口,但此时却忍不住说话了。
“传承结晶?”王腾问道。
“这是强者将毕生所学凝聚而出的传承之物,有些类似于南宫主人留下的精神宫殿。”圆滚滚羡慕的眼睛都红了,惊叹道:“你的运气也太好了吧,这估计就是那个火河界主的传承了,一个界主级强者的传承啊,足以让无数人为之疯狂。”
——————
“我这可不是运气,是实力!”王腾嘿嘿道。
圆滚滚翻了个白眼,但不得不承认王腾不单单是靠运气走到这里,反而多数时候是靠着自身的能力。
“这传承水晶要怎么用?”王腾问道。
“用你的精神念力将其拉入眉心识海即可。”圆滚滚道。
王腾点了点头,精神念力席卷而出,裹挟着那白色光球,将其拉入眉心识海内。
轰!
那白色光球到达他的识海之后,猛然炸开,化作无数的记忆片段融入他的脑海之中,功法,战技,秘术,乃至一些记忆……多不胜数。
“靠,圆滚滚,你又坑我。”王腾面色一变,当即盘膝坐下,开始消化这庞大的不像话的信息量。
“呃……我哪知道你这么急。”
圆滚滚从生命源石内显现而出,心虚的看了王腾一眼,嘀咕道。
突然它眼见的余光又瞥见一枚空间戒指漂浮在刚才白色光球的位置,不由轻咦了一声,自语道:“不会吧,这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