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短短霎那,是神魂念头之间的无形交锋。
苏沐一颦一笑,都能颠倒众生。
满堂宾客,皆因她眉头轻轻一蹙而怜惜心碎。
固然是因为她相貌极美。
却也更是因为她所修的太上妙法。
却被那人谈笑之间化解。
那隐隐之中,透出的浩浩然,堂皇正大之意,反在无形之中,令她有些自惭形秽,心生羞愧之意。
于寻常人,自然只是情绪之变,不足以论。
可对修持太上忘情妙法的她来说,却是不可思议的变化。
是心魔,是诛心的魔头!
妻妾成群II 东门吹牛
武皇 夜夢寒
一个乐师……
散花楼中,区区一个乐师……
在别处,又会藏着多少,如这乐师一般平日里毫不起眼,可当那先王钟一响,便蜕去平常外衣的儒门弟子?
亚圣公……
夫子……
天下人都小瞧了你了。
苏沐眼中闪过莫名的波光,似有千种颜色,万种风情。
转瞬却又波澜清平,空冥淡漠,不似人间之色。
在满堂宾客迷醉的神情之中,转身回返高楼。
……
年轻乐师怀抱瑶琴,走出散花楼。
抬头眺望,面上带着如头顶万里晴空一般爽朗和曦的笑容:“诸位学兄,吾等苦等多年,终于等到了,当不负夫子教诲。”
“乾坤朗朗,自此而始。”
离此重重阻隔,有一座座森严楼宇,此处是玉京城的官衙汇聚之地。
其中,有一座颇不起眼的清静所在。
名为,天录院。
是大乾收录天下藏书所在。
仿制专家
院中,有一座小小阁楼中,一个长须中年盘坐草榻之上,埋头于群书之间。
神色冥冥,两眼只见书文,双耳不闻世间。
直到钟鸣玉京,才茫然抬头。
双目涣散,良久才渐渐回神聚集,闪烁出激动的光芒。
“先王钟响,弟子当归……”
“弟子……”
“夫子,吾等终于等到收列门墙的一天了!”
不仅是玉京城。
在这短短三两天中,天下诸州,天南地北,山海无阻,皆可见六龙御空,可闻圣钟长鸣。
……
在南方渔米之乡的水阳省。
有一处颇为宏伟奢豪的府邸,青天白日里,却传出丝竹管弦之乐,笙歌鼎沸。
欢声笑语不绝。
府邸之前的街道,停满一辆辆华贵车马,豪奴艳婢,个个穿丝戴玉。
远远路过的当地人,也见怪不怪,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因为他们都知道,此地,乃是水阳巡抚衙门。
而水阳巡抚姓洪名康,非但是一方封疆大吏。
听闻更是当朝重臣,武温侯洪玄机的嫡三子。
在这水阳省,自然是说一不二,无人敢招惹。
巡抚衙门之中,一个相貌堂堂,身材威武的青年高坐主位,与满堂宾客饮酒作乐。
堂下有美人起舞,琴瑟佳音。
堂上有罗绮在侧,佳人在怀。
好一派歌舞升平之象。
——————
網遊之邪龍逆天
“当——!”
“昂——!”
忽然之间,钟声长鸣,龙吟阵阵。
将堂上众人惊得纷纷立起。
“那是何物?!”
“龙?!”
“洪大人,龙现水阳,这是上天也在嘉奖大人保土安民赫赫之功,乃是大吉之兆啊!”
对于堂下的阿谀之词,那高坐主位的青年却是满脸厌恶:“愚蠢!”
他便是水阳巡抚,洪玄机嫡三子,洪康。
岂能没有听说过那儒门圣器的传闻?
儒门?
如此招摇,究竟是为何?
洪康正一脸阴沉,看着天上。
六龙御空,不过短短一瞬,此时早已经云踪缈缈。
不在在盘算着什么。
却忽听堂下有一人发出长笑。
“哈哈哈哈!”
此人年不过二十许,相貌俊逸,一袭白衣,束发松散,两缕发丝在额前飘落。
十分随意。
与在坐满掌罗绮富贵,格格不入。
“嗯?”
洪康眉头一皱,朝那人道:“太白先生为何发笑?”
他对此人倒是很有些印象。
虽是一介寒门之士,却颇有才华,出口成章,为人却放浪不羁。
本没有资格出席此间,不过洪康也算是文人,平日也爱摆出礼贤下士之态,对此人多有优容。
平时饮宴,常常会邀请一些贫寒之士,以彰显其胸怀。
若是真有能为,也会折节招揽,以为己用。
堂下那发笑之人,便是他近来想要招揽的一个。
那人却不答,拿起酒壶,仰头倾尽。
“痛快!”
长笑一声,将手中空壶掷出,才对已现不悦之色的洪康拱手道:“洪公子,多日来承蒙款待,多有叨扰,这便告辞了。”
“慢。”
见此人真是转身就走,洪康心下已经暗怒,只是不便显露:“太白先生,可是洪某有怠慢之处?还是先生以为洪某不堪扶助,要离我而去?”
“哈哈哈!”
那人大笑道:“洪大人,可曾记得当初初见,吾之所言?”
“自是记得。”
洪康不知其意,只是满堂宾客在前,不好失了风度,也只得耐着性子,念诵道:“但愿清秋长夏日,江湖常放米家船。”
洪康作感慨赞叹之状:“短短数言,便可见先生清高雅志。”
“水阳乃南方大省,大乾渔米之乡,”
那人满脸笑意:“江河纵横,太昌湖上,百舸争流,千帆共渔,稻香鱼肥,真是大好的盛世之景啊。”
“先生此言何意?”
当地繁盛,他为此地主官,此言于他本应是赞颂之语。
不过洪康却是心中一突,不悦之意更甚,已不再遮掩,显露在脸上。
那人摇摇头,仍不答他,忽然高声诵道:
“中堂舞神仙,烟雾蒙玉质。暖客貂鼠裘,悲管逐清瑟。劝客驼蹄羹,霜橙压香橘。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荣枯咫尺异,惆怅难再述……”
“住口!”
未曾诵完,已有人跳出来怒声喝断:“今日乃是巡抚大人纳妾之喜,汝一介贫寒,能列席于此已是巡抚大人恩德,却在此大放厥词,仗着几分歪才,作此不祥之句,汝是何居心!”
“哈哈哈哈,罢罢罢。”
此人长笑声中,已大步迈出,长袖飘摇间,真就欲出门而去。
“狂妄之徒!”
“如此搅扰大宴,冒犯巡抚大人,还想走?”
“洪大人!此等狂徒,必有所为,极有可能是无生、真空两邪道派来刺探消息的妖人,大人待安勿躁,在下为您擒下此人再行拷问!”
在场之人都不是寻常之辈,早已看出洪康面有怒色。
水阳省的内情,这里谁人不知?
自然知道其怒意之源。
这些人本就有攀附之意,哪里还不抓住机会,欲向洪康献媚?
当下便有数人越众而出,挡在那白衣人身前。
都是浑身血气滚滚,显然武功修为已经到了极高的境界。
白衣人却只是朗笑一声:“今日吾已兴尽欲归,尔等且退去。”
“狂妄!”
几人大怒间,就已扑了上来。
却只见眼前一阵模糊。
再定神时,人已不见。
為妳,畫地為牢
堂人众人也是如此。
只觉一片人影闪动,那白衣人已踪影杳杳。
洪康满脸震惊。
心中已升起不祥预感。
……
西南群山万壑间,有一人影当空,竟是在御风凭虚而行,飘飘如仙。
忽闻钟声长鸣,长笑一声,转身朝中州方向踏空而去。
……
东北的白山黑水中,有一青杀口,乃是大乾、云蒙交界之处,两国毕屯有重兵。
大乾屯兵之处,一营中有一小兵,面目清秀之极,正持弓细细擦拭。
忽有龙惊百里,两国大军皆震动。
小兵猛然站起。
……
大乾边缘之地,有一少有人知晓的贫苦小村,却有一座书塾。
塾中之师,是一位年三十许,面目方正的男子。
忽而抬起头,目现惊喜之光。
……
非止大乾诸州,便连周边诸国,也有一个个来自三教九流之人,如万川归流一般,往玉京汇集。
而此时的玉京城,已是风云之中。
亚圣府中。
仍在潜心推衍穴窍位置的洪辟,忽然接到来禀,乾帝有圣旨下到。
洪辟微微沉吟,露出几分笑意,便大开中门,迎接圣旨。
“朕闻:王者,莫高于上古诸帝,天下盛平,莫高于中古诸子,天下兴平,皆待贤人而定。”
“今天下圣贤者,岂特古之人乎?”
“盖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
“今有亚圣陈公,朕闻其贤名……”
洋洋洒洒,那宦者读了许久,才终于读完。
皱起一脸媚笑,将圣旨交到洪辟手中。
洪辟也嫌弃他扭捏谄媚之态,道了声谢:“侍者还请回禀陛下,辟定当准时赴宴。”
那圣旨说了一大堆华丽的废话,其实总结起来就一件事。
就是他的冠礼将至,乾帝要亲自为他加冠,这是十年前早已经定下。
而这十年来,他的名声不降反升,大有文人魁首的势态,自然更不会有变。
……
玉京城外。
相隔十多里,有一座玉龙山脉。
形如一条玉龙,把玉京城遥遥环抱半边。
山清水秀,是一等一的风水宝地。
在玉龙山脚下,有一座道观,名为玉京国。
是大乾最大的道观。
此时已过新春,天气晴暖。
此地已经游人香客穿梭如织,香火鼎盛极。
夹杂在游人之中,却有一人,如同那鸡群中的仙鹤,黑夜中的皓月。
一眼便无处可藏。
一身锦衣,头发束得一丝不苟。
鬓间虽有几丝花白,皮肤却光滑无暇,便连毛孔也难见。
双目深邃有神,时有威严隐透,让人难以直视。
此人正是洪玄机,大乾王朝的中流砥柱,理学大宗师,当朝武温侯。
洪玄机漫步游人之中,意态悠闲,如同乘云驾雾一般,却步步举轻若重,每一步踏出,似乎都能将人群震开,自动为他让开一条道路。
一直踏上玉龙山,玉龙观中。
那里有一座大丹殿,是玉京观道士炼丹修行的地方,向不许游客上来。
此时大殿山路上,却早已有两个身穿黑色丝绸道衣,手搭拂尘的小道童站立。
似乎是早等候在此,迎接洪玄机。
“拜见武温侯爷,观主老爷已在观中久侯。”
两个道童行礼道。
“哼。”
洪玄机只是轻哼一声,也懒得理会两个道童,举步径直走上山来。
一路来到山上大殿,直入其中。
便见一个道士闭目端坐在一颗高大的雪松下。
身后,是殿中供奉的一尊道祖相,高有数丈,十分巨大。
披星光霞衣,手持玉如玉,顶上现青气,青气升腾,演化出日月、雷霆等奇象。
隐有丝丝凛然威压透出。
如此奇象,并非雕刻、画作,而是如同真实一般。
只看一眼,就令人如见开天辟地、万物演化。
洪玄机自然知晓。
我的修道人生 釣魚1哥
这不过是一种“传神”的手段。
那奇异景象,并非是人眼所见,而是现于人心之中。
寻常人若能看上一眼,必定深存心中,如刀刻一般不能忘记。
若是修道之人,只一眼,便得益无穷,能观想其像,得到神妙道术。
但对他洪玄机来说,却也不过尔尔。
否则,对方也不可能让其观示。
“萧黯然,你弄的什么悬殊?”
洪玄机淡然扫过雪松之下的道人。
这道人竟然便是方仙道的宗主,萧黯然。
对于洪玄机的质问,他不答反笑道:“玄机兄,听说,元妃娘娘要认你为恩亲?”
洪玄机双眼微眯:“你消息倒是灵通得很。”
萧黯然得意道:“我方仙道出入皇宫,为宗亲、后妃炼丹炼药,这点消息,自然不难知道。”
“放肆!”
“你们这些和尚道士装神弄鬼,蛊惑人君!自古天下衰败,多由此而出!”
“自大禅寺灭,天下和尚已经烟消,迟早本侯要禀明皇上,将你们道士也一一放逐镇压!拆庙毁观,断绝道统!”
“嘿嘿!”
萧黯然回以冷笑:“玄机兄,你自恃理学大家,文人魁首,要驱除我道门,却也用不着对我发狠,”
“且不说,我听闻太上道的神机兄三次尸解已经炼体成形,已然再度出世,你当年是怎么对他妹妹?”
“不用你对付道门,他自然会找你算账,届时能不能承受他的怒火?”
“那是来日,便只说眼前,你这理学大家,文人魁首的名头,还能自恃多久?”
“除了你那些爪牙外,还有几人认你这名头?”
萧黯然露出讥讽之色:“待那位亚圣公行过冠礼,便要正式入主朝堂,届时,这朝堂之上,你这位大乾中流砥柱,又还能立得多久?”
“住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