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玉石类的镯子这种首饰,最不禁摔的。所以,郭村长从地上捡起来那个没摔碎的手镯,翻来覆去细看,上边确实一点裂缝都没有。
“嗯?怎么感觉好像有点不一样?”郭村长试着把手镯戴到腕子上,轻轻晃了几下。然后,又跑进屋里,拿了几只镯子出来,挨个往手上戴。
而包大明白则又趁机抓了一只,和自个兜里的凑成一对儿。回家跟媳妇儿就说:这玩意老贵了,值好几千涅。
郭家洼子整玛瑙厂的时候,郭村长是主抓,所以接触的比较多,他终于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这只镯子,居然是温的。”
大伙也都凑过来研究一番,然后纷纷点头。田小胖给他们解释说,这只玛瑙镯子,里面吸收了一些熊能量,就变成温的了,可以滋养身体,改善体质,对人体大有益处。
“这样啊,那这镯子,能值多少钱?”郭村长很快就想到了关键问题上。
田小胖嘿嘿两声:“原来卖十块钱,现在最少也值一千块。主要是材质太差,要不然,一万也打不住啊。”
叮当几声响,郭村长手里的镯子全都掉落地上,整个人也跟木桩子似的,傻愣愣地站在那里。
“哎呀,好几千块呢,就叫你给砸了——”郭二臣书记一脸肉疼地把地上的碎皮捡起来,别看刚才还是一堆破烂儿,但是身价马上就要翻了。
郭村长这才回神,嘴里吼了一声:“俺这就用大喇叭去通知,叫各家把拿走的玛瑙物件都送回来,哈哈哈,这回,咱们的玛瑙厂,还得继续办下去!”
愛上外星少女
最高兴的就是包大明白了,摸摸兜里的玉镯,心里美滋滋,本来是准备回家忽悠媳妇儿的,这回可好,不用忽悠啦。
就是送回来的物件并不多,本来也都没拿这个当好玩意,玩着玩着就扔了或者损坏了。不过,郭村长还是乐呵呵的,对未来充满希望。
等饭都做好了,就在村部坐了两张桌,竟然还炖了两只下蛋的老母鸡,另外还有炒鸡蛋,也有地里挖回来的婆婆丁之类,满满摆了一大桌子。
这么高兴,当然得整点。结果喝来喝去,下午这合同也没签成:郭家洼子的村长和书记,陪着田小胖喝到一斤多酒的时候,就趴下了。
大不了,明天再来一趟呗。田小胖他们上了鹿车,慢慢往回溜达。萨日根负责赶车,本来是大明白的事儿,结果这老小子也被人家给灌多了,躺在车上挺尸。而萨日根的酒量仅次于田小胖,所以啥事没有。一边挥着鞭子一边还说呢:“还是咱们这车好啊,不算酒驾!”
回到黑瞎子屯,远远就看到一大群娃子在甸子上跟着挖野菜呢,好家伙,沥沥拉拉的,足有好几百名。看到田小胖,老远就全都挥舞着小胳膊,嘴里喊着“大师父”。
妄尊 狂奔的豬哥
田小胖跳下车来,迎面看到康梅,手里还拿着一把挖菜刀,瞧见田小胖,嘴里跟他抱怨:“小胖,你这是非法使用童工啊!”
这挖出来的野菜,最后都归野菜厂进行加工销售,是可以产生利润的。而这些小学员,则是在劳动中进行锻炼,免费的,所以,康梅才会跟小胖子开玩笑。
我有超体U盘
“这不是给孩子们带回来礼物了嘛,来来来,都歇一会,大师父给你们发礼物!”田小胖扯嗓子吆喝一声,很快,娃子们就聚拢过来,每个人都从小胖子手里,领了一个玛瑙珠,中间有孔的那种,可以穿上红绳,当吊坠挂在脖子上。
“谢谢大师父——”娃子们都乐呵呵地道谢呢。
韩美美捏起来一枚,瞧了半天:“这个材质一般般啊,胖哥,你就糊弄我们吧,这明明是手串或者项链拆开了的,这也太小气啦!”
田小胖还有理呢:“这么多小学员,俺送得起吗,可不就是一人一颗——都经管好喽,千万别弄丢,这玛瑙珠能吸收熊能量,戴着对身体有好处。你们毕业之后,还能继续管用呢。”
这些医护人员才知道这东西的不凡,等娃子们都分完之后,瞧瞧还剩下百十颗的样子,便被他们给瓜分了。
然后继续挖野菜,小娃子们虽然还小,但是胜在数量足够多,也能顶上前面那一百多名挖野菜的村民了。
田小胖索性就留下来,陪着孩子们一起劳动。剩下其他人都喝得晕晕乎乎的,直接回家。尤其是包大明白,乐乐呵呵进了家门,嘴里就开始嚷嚷:“老婆子,俺给你带回来好东西涅!”
明白婶正在炕上哄小鹿鹿呢,连忙凑上来观瞧。包大明白趁着酒兴,在老伴儿脸上亲了一口,结果,小鹿鹿伸着小手,使劲推他那胡子拉碴的大脸。
“这趟可没白去,混了一对儿手镯子,还是玛瑙滴,好几千块涅!”包大明白乐呵呵地把手伸进兜里,然后,脸上的笑容就渐渐收敛。
等他把手拿出来的时候,手上抓着一截打碎的镯子——回来的时候,躺在车板上睡觉,把镯子压碎涅。
“喝酒误事涅,早知道,要一个玛瑙珠子好涅。”包大明白懊悔不迭。
田小胖那边倒是挺开心的,跟着小学员们一起挖菜。等到收工的时候才发现,有不少小家伙,手上都磨出了水泡呢。
“先别挑,等过两天干巴了再说。好啊,这是劳动的印记,你们都是最棒的!”田小胖也有点自责,在鼓舞一番士气之后,就宣布晚饭给小家伙们加餐:刚采收的葛仙米,蒸鸡蛋羹的时候放进去正好。
等到小学员们回到康复中心的餐厅,用小勺舀着金灿灿的蛋羹和上面绿意盎然的葛仙米,好像觉得手上的水泡都不疼了呢。
第二天,田小胖又跟包村长跑了一趟郭家洼子。包大明白也死皮赖脸的跟了去,最后回来的时候,到底又弄了一对儿手镯儿——不过,这回是真花了钱的,半价,两枚一千块。
甜心,宠你没商…
签订的合约,跟王大馒头屯一样,都是一视同仁。核心内容就一点:所得的利润,双方对半分。但是,黑瞎子屯方面,必须保证郭家洼子出产的东西,价格最低是原来的五倍以上。
合同到手,田小胖也就放心了,把小霸王和小白撒出去,开始在郭家洼子的地盘上跑马占荒。这两个现在能力大涨,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完成熊能量的入侵过程。
田小胖又闲得没啥大事儿啦,天天不是领着小学员们进行各种集体活动,就是往疗养所跑。
还没到一个礼拜呢,许老的身体就彻底恢复,走路虎虎生风,连拐杖都扔一边去了。瞧得那两位现在还得拄拐杖的老朋友羡慕不已:他们的身体,也感觉有所恢复,可是跟老许一比,速度就太慢啦!
这一周多的时间,疗养院里的欢笑声可是越来越多,这些老人,都感觉到身体方面的明显变化,每个人,都好像年轻了好几岁似的。
整件事的始作俑者梁老爷子,当然受到老友的一致夸赞,以至于走路的时候,腰杆比以前更直了。
同样的,梁耀国也收获了一大堆赞誉,还有这些老人的后辈们打来的电话,纷纷示好和致谢,这些都是积攒的人脉啊,真正用钱买不来的东西。
果然,这个疗养院开得太正确啦!梁耀国也兴奋不已,家里面,他的大哥二哥在军政方面发展,只有他经商。能为家族积累人脉资源,把老辈人之间的感情维系下去,他在家族中的地位,也节节攀升啊。
不过没几天呢,他就开始愁上了:陆陆续续的,又来了十几位来此疗养的,都是听了刘老许老他们这些老朋友介绍来的,疗养院,彻底满员了。
而打电话要来这里的,依旧络绎不绝,梁耀国只能陪着笑声,向这些叔叔伯伯道歉,承诺一定早点给安排上。
蘿莉萌主請出招
来疗养的,不像游客,三五天就完事,最少也得一个月两个月的,一时半会儿,肯定没有位置。悔得梁耀国直拍大腿:当初设计疗养院的时候,修得太小啦!
他这个,只能算是幸福的烦恼吧。梁耀国也找田小胖说过扩建的事儿,结果,被小胖子给否了:黑瞎子屯拢共也没多大的地盘啊,没看到,治疗老年人疾病的那两个康复中心,都挪到大馒头屯和丁家沟去了吗?
现在开春天暖,工地又开始动工了,黑瞎子屯除了已经建成的自闭儿童康复中心之外,还有一个脑瘫儿童康复中心,正在积极建设之中。
按照工程进度,十一左右,应该就可以彻底竣工,投入使用,到时候,黑瞎子屯肯定更热闹。
好在,黑瞎子屯所属的领地也正在不断扩大,要不然的话,这两老两小四个康复中心,估计就把黑瞎子屯的地盘给占没了。
不知不觉就到了五一,学校放假,村里正忙,一方面要进行播种,一方面,也要把大棚里的西瓜秧移栽到地里。至于种水稻,还可以再晚些日子,等气温彻底升高,水田晒好之后再进行插秧。
放了假的娃子们,也都跟着下地干农活,和康复中心的小学员们一起,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比如说,栽土豆的时候,娃子们可以往豁开的土沟里,摆放土豆栽子。这活儿轻省,几岁的小娃子都能干,只要掌握好距离就成。
“种一小块土豆,到时候,就可以结出来好几个大土豆呢。”小囡囡给身边的小学员讲解着。他们这些小家伙,也学会不少农活儿,春种秋收都懂不少,当小学员的小老师还是没问题的。
跟小雪抬着一小筐土豆栽子的骆雪举起小手:“囡囡小姐姐,那把珠子种到地里,秋天是不是也能收获一把珠子呢?”
看着小家伙从衣领中拽出来的那颗玛瑙珠,小囡囡也傻眼了:“要不,你把俺也种下去得了——”
娘娘娘——小年年迈着小短腿,也在地里撒欢,弄得身上都是土啊。
“这也太脏了,要不得喽,还是把小年年种喽吧。”小娃子们开始热烈地讨论起来。
小年年也能听出来好赖话啊,嘴里奶声奶气地吼着,表达着自己的愤怒,不过没啥威力。
“赶紧回家洗澡去!”田小胖晃悠过来,吼了一嗓子,小年年一瞧见他,就往身上拱,还真别说,把毛儿上的泥土,都转移到田小胖身上。
当当当,地头儿传来一阵破锣声:“孩子们,歇工喽——”
包大吵吵嘴里吆喝着,他赶过来一辆大马车,给这些小娃子们送水的。
“真甜。”喝了一口才发现,原来是加了蜂蜜的,小娃子们喝得更来劲了。
田小胖也就顺势宣布:“今天孩子们干活都辛苦了,中午加餐,给你们做好吃的!”
好——自然是一片欢呼声,然后就听大师父继续宣布:“今天种土豆,所以咱们中午就吃炖土豆,大家高兴不高兴啊?”
不高兴!小学员们可一点不知道啥叫客气,这也叫好吃的?
我的兵器是蘿莉
还是家里和村里的娃子,跟田小胖的时间比较长,所以知道他的毛病,肯定是逗人玩呢。早晨到这边来的时候,都听到杀猪时猪的惨叫声了,怎么也得是猪肉炖土豆啊。
婚心繚繞,老公妳好 蘇夢笙
————
干了两个小时,田小胖就宣布收工,好家伙,娃子们也都弄得灰头土脸的,先回去洗个澡,然后正好也到饭点儿了。
按照规矩,医护人员开始分组点名,清点人数,小学员的数量太多,万一少了呢。
田小胖也有样学样,清点家里的娃子。还真别说,数来数去,真少了一个:娃娃不见啦!
“早上来的时候,俺还领着娃娃呢。”小囡囡回想一下,赶紧跟干爹汇报。
小海宁也举手补充说:“刚才干活,我还看到娃娃栽土豆呢,还撅着小屁屁——”
这么显眼,肯定是不会错的,村里唯一光着屁股在外面跑的娃子,就是娃娃了。
“喝蜂蜜水的时候,我还给娃娃盛了半碗。”小雪也补充了一条有用的信息。
田小胖这才放心不少,看样子也就是顶多一个多小时前的事儿,没准,娃娃自个先跑回村里了呢。
那就先回村,田小胖挥挥手,叫医护人员带队先走。可是沿着地头没走几步呢,队伍最前面的骆雪就扯着小嗓子尖叫起来:“哎呀,娃娃被种在土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