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大佬有點苟
小說推薦這個大佬有點苟
夜幕下,市政大厅灯火通明,一辆辆悬浮车驶进。
在进门处,林川见到早已等待的斐雨,两人站在一起,让跟在后面的白牛鱼叉头皮一阵发麻。
“幸亏咱今天发胶涂的多,不然真的头疼……”
鱼叉摸了摸笔直的头发,因为今晚要当林川的司机,他给头发用了满满一瓶的发胶,弄了一个爆炸式发型。
只要头发够爆炸,就算在炸毛,别人也看不出来……
林川对此有些好笑,与这白牛认识了两天,对鱼叉的这种奇异能力,他也相当好奇。
了解到这种能力是与生俱来的,林川不禁感慨,这种天生的趋吉避凶能力,如果鱼叉的武道天赋在强一点,很容易成长为一位豪强。
水晶玻璃舞鞋
鴻蒙道印 星火逆
“川先生,这是拍卖品的清单,你看看还有没有其他感兴趣的拍品,我们东金公司一并拍下。“
斐雨递过一份清单,其中的几件拍品,正是协议中的报酬,她准备拍下来,直接给林川。
顺便,林川如果还有感兴趣的,她也一并拍下来,表示东金公司的诚意。
林川翻着清单,道:“那倒不用,我有看上的拍品,会自己竞拍的。倒是这几件东西,如果竞拍的人过多,未必能够以预期价拿下。”
指了指清单上的几件珍稀材料,因为太过罕见,一旦到了拍卖会上,竞拍的价格超出三成五成,那是常有的事。
“既然答应了川先生,我们公司一定会拍下的。”斐雨笑道。
她心情相当不错,与林川达成协议没多久,后者就发来了已经破译的部分图纸,按照这样的进度,顺利的话,最多20天,那份密码锁图纸就破译完成了。
这样的信誉和效率,斐雨自然不会吝啬。
“进去再说吧。”
林川这般说着,与斐雨并肩而行,进了市政大厅的拍卖会场。
鱼叉跟在后面,如同是两人的保镖,白牛摸了摸颤抖的笔直头发,心中则在嘀咕,这两个如此危险的人聚在一起,他头发上的发胶,都快被颤抖的头发给崩碎了。
同时,鱼叉也在寻思,要不要提醒一下川先生,这位斐雨小姐带给他的感觉,也是一样的危险。
此时,拍卖会场已经快坐满了,林川三人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多少关注,倒是白牛鱼叉让周围的客人们多看了几眼。
另一边,会场二楼的包厢,菲龙中将坐在里面,看到鱼叉跟在一对年轻男女身后,走进了会场,不禁有些惊讶。
对于鱼叉这个子侄,菲龙中将是很喜爱的,这些年刻意与白鬃保持距离,与这小白牛见面的机会也屈指可数,这让菲龙中将很遗憾。
“这两个年轻人是谁?”
菲龙中将询问副官,后者立时拿出名单,调查宾客的资料,很快给出答复。
一个年轻机械师,一个商务精英,鱼叉在机械仓库工作,会跟过来并不奇怪。
看着林川、斐雨的资料,菲龙中将挥了挥手,他一向不喜与机械师、商务人士打交道,前者谈不到一起去,后者总是想从他这里拿订单,没得意思。
“那两个小家伙还没来么?我还等着看今晚的好戏呢……”菲龙中将问道。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一旁的副官拿着通讯器,联系了一下,得到回复后,笑着说道:“庄先生,尤亚先生都快到了,拍卖会开始之前,应该能到市政大厅。司令您放心,今晚的好戏一定如期上幕。”
“呵呵……,那两个老家伙可是在我面前,吹嘘他们的学生有多出色,我倒要看看,今晚这两个小家伙谁能更胜一筹。记得把视频全程录下来,要是实力太差,我晚上回去,就能好好笑话那两个老东西了……”
菲龙中将说着,嘿嘿笑了起来。
刺客学徒
“根据三个月前的情报,庄辰先生,尤亚先生的心元力都达到了四境,两人也都领悟了他们老师的绝学,才有了今日的约战。”副官继续汇报。
“三个月前就达到四境么?这两个家伙都才二十出头,后生可畏啊……”
“也不知再过五年,这一批少年王者中,有谁能达到那几个人的层次。”
“这一代的年轻人压力都很大呀……”
菲龙中将嘀咕。
这时,拍卖会场一阵骚动,大门打开,三个年轻人相继走了进来,吸引了在场宾客们的目光。
这三个青年,一位是三星机械师,另外两位是武者,举止气度皆是不凡,相继走在一起,仿佛将整个会场的光芒都聚拢过去。
“机械师公会的耶基德,他竟会来这次拍卖会?是不是看上了什么拍品?”
“庄辰,哇,真的是庄辰,天呐!他本人比照片上的更帅。”
“封龙之枪·尤亚!今晚两人难道要在市政大厅约战么?这不会是今晚的压轴戏吧?”
……
一时间,在场宾客们议论纷纷,许多女人忍不住尖叫起来,轻呼着三个青年的名字。
“机械师公会的天才机械师,两位少年王者……,嘿……”
鱼叉捋了捋头发,撇了撇嘴,不以为意,连头皮一紧的感觉都没有,这三个青年没啥威胁。
林川抬头扫了一眼,注意力在耶基德身上多留了两秒,便收回目光。
他对耶基德是有印象的,在东大陆机械师公会,耶基德与弓冠阳并成双星,被认为是机械师公会未来的领军人物。
从弓冠阳口中,林川也多次听其提及耶基德的名字,严格来说,耶基德比弓冠阳还小一岁,两人擅长的机械领域不同,前者擅长心元武装的研发,后者,则是专注于改进提高心元武器的威力。
“耶基德都是三星机械师了么?看来弓组长的压力很大啊……”林川暗中嘀咕。
至于庄辰、尤亚,林川不怎么关注,对于这一代的少年王者,他最看好的是小狮王,这倒不是朋友的原因,而是因为小狮王的【狮王之心】完全觉醒了。
狮心族的这一王者天赋,无论在修炼,还是战斗上,都太占便宜了,而庄辰、尤亚并没有这样的可怕天赋。
武道一途,有时就是如此无奈,刻苦修炼固然必不可少,天赋却占据极大的部分。
同样的努力,同样的际遇,同样的资源,最后决定孰优孰劣的,就是各自的天赋了。
“川先生,今夜看来好戏不断,庄辰与尤亚,两个少年王者的约战,可是重磅的新闻……”
最美的风景与最悲伤的人 老板做的粥
胃疼的爱情
斐雨笑道,脸上有着期待,似是对这两位少年王者都很感兴趣。
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从去年小狮王觉醒【狮王之心】开始,少年王者这个话题就热度不断,东大陆的数位少年王者都被扒了出来。
其中,最受欢迎的,除了白矮人王国的小狮王、星奥帝国的北地王女外,就数庄辰最受欢迎,排在第三。
这名次并不是实力的排行,而是综合考量。
当然,综合考量的标准,实力、战绩只是一部分,背景、家世也是一部分,最为重要的还有一点,就是——外形!
庄辰在这批少年王者中,是最帅气阳光的一位,自然受到无数女子们的追捧。
在众人的低声议论中,三个青年走到第一排坐下,台上的主持宣布拍卖会正式开始。
一件件拍品相继展出,竞价声不断,再有主持人烘托气氛,整个拍卖会场的气氛很快高涨起来。
“无趣的拍卖会……”
坐在第一排,耶基德不耐的皱眉,若非得知这次拍卖会,有珍稀材料【闪耀之核】,他才不想过来,有这个时间,在实验室里待着不好嘛?
嗡!
通讯器轻微的振动传来,耶基德立刻拿起,瞅了一眼,当即再也挪不开目光。
通讯器的界面链接,是一个机械师高端论坛,里面的一个帖子有了回复,是他两个小时前给出的一份算式假设。
这个帖子是一个求助帖,内容是一份残缺的算式,其中的心元代码排列,还有思路实在新奇,引起了论坛一个个高级账户们的兴趣。
发帖不到几个小时,这个帖子的回复就建了万楼,耶基德对这残缺算式非常感兴趣,发表了自己的算式假设。
现在,帖子的楼主忽然回复了他,并指出了耶基德这个算式假设的一些缺陷,让他一下子被吸引了。
“发帖人的机械水准还真高啊!确实,这是我的算式假设的致命缺陷,如何进行改动呢……“
耶基德的脑子里,一下子被无数代码、算式占据了,再也顾不上其他,埋头推算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推算完毕,将一份新的算式假设发了出去,得到了发帖楼主的赞叹,顿时感到无比心满意足,这才是有乐趣的事情啊!
相比这枯燥的拍卖会,还是机械研究、算式推演要有趣的多……
糟了!拍卖会?!
【闪耀之核】!?
耶基德猛地反应过来,待到回过神来,才发现拍卖会已经进行到压轴了,【闪耀之核】早就拍卖掉了。
“这……”
耶基德目瞪口呆,他明明感觉只演算了一会儿,怎么【闪耀之核】就拍掉了。
“怎么会拍掉的?庄辰,你为何不提醒我一下!”耶基德看向庄辰,埋怨道。
两人是朋友,私交不错,所以才会一起过来。
“你还好意思说,我刚才都提醒你好几次了,你说没事,拍就拍掉了。”庄辰一脸无奈说道。
隔了一个座的尤亚也是赞同点头,他与庄辰是同辈的对手,但是,对耶基德还是很示好的。
但凡是武者,对于天才机械师都是愿意结交的,何况,耶基德背后还是机械师公会。
刚才不仅庄辰提醒过耶基德,尤亚也提醒好几声,见耶基德沉迷演算,也就不好说什么。
毕竟,机械师们如此专注,很可能是灵光突现,或许一个重要的技术难关就要攻克了。
这样的情况,与武者的顿悟一样,是弥足珍贵的,旁人哪里敢过分打扰,这是多得罪人的事。
“我……”
耶基德一脸懵逼,不知该说什么好,那段残缺算式固然有趣,但是,他此行的真正目的是【闪耀之核】啊!
就这样错过了这种珍稀材料,着实是可惜……
“谁拍走了?”耶基德问道。
“这个人……”
庄辰给了一份名单,指着其中一个客人的名字,他考量很周详,就是担心耶基德后悔,特别留意了拍下【闪耀之核】的人。
“机械蜂巢,林川……”
耶基德眉头一跳,脑海中闪过一个身影,按照名单上的座位,转头望去,看到后排一个座位上,坐着一个年轻人,与南罗市机械师大赛的那个人重叠在一起。
南罗市的机械师大赛,他去观赛了几场,尤其是机械蜂巢那队的胜利,外行或许看不出什么,内行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那是场外指导足够厉害。
当时,不少机械师都打听了那个场外指导,得知林川的身份,以及这个人的年龄时,皆是非常震惊。
耶基德的老师,也是机械师公会的副会长就感叹,白矮人王国机械师圈这些年,真的改变了很多,观念上的改变让这个古老的王国,在机械领域方面有腾飞之势。
并且,他的老师符林是星奥帝国出身,得知林川也是星奥帝国人,特别调查了一下其来历,之后感叹星奥帝国的机械师组织培养新人的体制,实在太差了,这样的天才能放到白矮人王国去。
“20岁不到的机械师,你看看泰克索这家伙瞒得有多紧,还有巴塞这老家伙,问什么都不回应。他们以为不回应,我就查不出来?”
“你看看这份资料,这小家伙到白矮人王国不到两年,这履历真的称得上华丽了!”
脑海中,耶基德想起了那份资料的内容,机械师考核的评分被锁,疑为泰克索教授,及其老师一起动用权限封锁,后者可是白矮人王国机械师的泰山北斗。
机械师考核后的第一篇论文,就被传奇机械大师诺贝林看中,参与了白矮人王国的【裂鳞峡谷】净化计划,将来裂鳞峡谷若是净化完成,盖棺定论时,其名字很可能因此载入白矮人王国史册……
之后,似是在学术派上的天赋太高,担心引起西大陆的注意,对其不利,两位老师为了锻炼这个年轻人,提前将其送往机械蜂巢的火刃机械工坊。
而在南罗市机械师大赛上,那个年轻人到火刃机械工坊才短短半年……
“耶基德,你将来的压力可不小啊……“
想到老师符林的话,耶基德当时还没不觉得什么,但是,现在见到林川本人,看到那张明显比自己年轻四岁以上的脸,他突然觉得压力好大。
“怎么了?你怎么也算是林川的前辈,若是特别需要【闪耀之核】,价格合适的话,他说不定会转手的。”
注意到耶基德的脸色很差,庄辰问道,以为这珍稀材料对其很重要。。
“是啊!如果手头钱不够,我们还有一点。”尤亚也抓住机会示好。
耶基德摇了摇头,【闪耀之核】固然稀有,他确实很想要,但是,被人先拍了,也就算了,他通过机械师公会的渠道,过一段时间,应该能联系到卖家的。
“耶基德先生,如果你不方便出面,我可以托人去和这个机械师洽谈。”尤亚笑着说道,继续示好。
“不用了。”
耶基德抬手拒绝,看了看庄辰,尤亚,轻声道:“趁着在佛卡高塔的这几天,你们有机会,可以去认识一下林川。”
庄辰、尤亚一愣,继而心头一跳,两人立时明白耶基德的意思。
尤其是庄辰,与耶基德认识有几个年头了,后者的性子,看起来比机械师公会的另一个双星弓冠阳要亲切很多,但是,那份骨子里的骄傲,却是不相上下。
哪怕是对于弓冠阳,耶基德都不会这样说,让庄辰主动去结识。
能让耶基德说出这样的话,庄辰很清楚,这背后的意思代表着什么。
两个青年愣了一下,心领神会的不再说什么,暗中却在考量,等到彼此约战之后,就找一个结识的机会。
步步为凰:权掌天下 热宝
后排,林川并没有关注这些,他正盘点着此次的收获,刚才在论坛上,吸引耶基德分神的就是他,由此一举拍下了【闪耀之核】。
这是一个意外的收获,乃是提升【虚骨之影】品质的重要材料。
“幸亏斐雨小姐你邀请了我,这次收获真不小。”林川笑着,向斐雨道谢。
邪王绝宠狂妃 潇隋缘
“川先生太客气了。”
斐雨轻笑着,却是瞅了瞅这年轻人,林川刚才的举动,她自然是看在眼里的,一边在论坛上用小号,吸引耶基德的注意,一边拍下【闪耀之核】,这一手实在太狡猾了。
两人轻声交谈着,对于接下来的拍卖,都不太感兴趣。
林川的注意力,则是落在拍卖会场的角落,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子身上,她身边坐着一位军官,正是沃格特,这次市政大厅宴会名义上的主角。
“他就是沃格特,还有他妻子玛乔……”
林川暗中皱眉,在他的感应笼罩下,能清楚听到两人的交谈。
沃格特、玛乔依偎在一起,说着夫妻之间的情话,打情骂俏的,听着都觉得腻歪。
这反应与传闻中很相符,这对夫妻一直都很恩爱。
爹地我们谁厉害 白纸起手
从沃格特身上,林川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但是,额头眼球图案微微的反应,提醒他不仅这个军官有威胁,其妻子玛乔的威胁似乎比其丈夫更大一点。
这就耐人寻味了……
略一思索,林川又将注意力,放到二楼的一间贵宾包厢,那里面坐着老熟人罗厄子爵。
末世危機之英雄聯盟
至于斯威特男爵,还有其妻子,则在清晨离开了佛卡高塔,似乎斯威特男爵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机械仓库里取出来的那个箱子。
自从悬浮列车上,林川是第二次见到罗厄子爵,精神能量在后者身上扫过,很快发现了他的异常。
那天晚上,蓝小喵造成的伤势已经痊愈,罗厄子爵身上,多了一点别的东西,是一个精神能量的印记,很是微弱,却牢牢附着在其后颈大动脉处,那里还有一个疤痕。
对于这个精神能量印记,林川相当熟悉,就是那个雾影。
“在医院里袭击罗厄的,就是那个精神能量强者,看来罗厄也知道对方,嗯……”
林川思绪一转,想到了一个主意。
既然罗厄子爵之前遭到过精神能量的冲击,那伤口处还残留着精神能量,想要对其进行短暂的【精神控制】,操作起来是很方便的。
这般思忖着,拍卖会很快结束了,客人们纷纷退场,林川混在人群中,正在盘算着,找一个尿遁的借口,到没人的地方,给罗厄子爵来一记精神控制。
这时,一对男女迎了上来,其中的女子正是福勒夫人,她身边的中年男子,身形修长,步履行进之间,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优雅,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
最为引人注目的,还是这男子的面容,五官其实很平凡,但是,狭长的眼尾带着三分知性,三分优雅,让人忍不住生出好感。
如此优雅的中年男子,林川尚是第一次遇到,这两年来,他经历过许多事,也见过许多人,那些出类拔萃的人物也见过不少。
但是,却罕有能在风度上,比得上这中年男子的。
“斐雨女士,林川先生,我带妻子过来,向两位赔罪。我是福勒,市政厅书记官助理。”中年男子福勒自我介绍。
“两位,那天太抱歉!”
福勒夫人鞠躬,带着歉然,轻声道:“那天我思绪很乱,错怪了福勒,回去后左思右想,就很担心。今天特地来给两位赔罪。还请斐雨女士,忘了那天我说的话……”
这……
噬天錄 愛吃漢堡包
林川、斐雨交换眼神,皆从彼此脸上看到诧异,尤其是林川,只能说一句卧槽。
林川在来佛卡高塔前,就将官方的一些重要人物资料,都仔细翻了一遍。
关于福勒,佛卡高塔的书记官助理,这人是典型的官僚,能力有,利用职权之便捞好处,打点关系,有至少五个情妇……
这样的人物,能在市政厅混得开,自是长袖善舞,嘴皮子利索,又有办事能力,林川对此是有些印象的。
可是,照片上那张脸与清秀都很勉强才能挂钩,到了面前,竟是如此不凡的一个中年男子。
至于福勒夫人的改口,林川看得出来,这女人是没有半点被强迫的,是自心为丈夫着想。
她难道不知道丈夫的行为么?
那肯定是不可能的,都能找上斐雨,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扼杀丈夫的经济来源……
现在,态度却来了这么大的转变,看着福勒夫人眼中,那对丈夫浓浓的爱意,林川思来想去,作为一个男人,只能给福勒竖起大拇指。
“宴会开始还有些时间,不知两位能否赏个脸,让我请两位喝杯茶,作为赔罪。”
福勒躬身,看着林川,斐雨,同时,将目光落在小白牛身上,点头道:“还有鱼叉先生,也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