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并不是丁潇潇不在乎纪程的情绪,只是现在临邑受伤严重,以柳曦城的医术,若是他真下死手,怕是再小的匕首也能一招毙命。
纪程手脚麻利的开始止血,身上的草药几乎全部敷在了临邑伤口上,他神情严肃嘴角紧绷,倒是很有柳曦城的风范。
“严重吗?”丁潇潇问道。
纪程看了她一眼,流露出些许不好启齿的神情。
“怎么会,难道比我当时中箭都严重吗,我都治好了,临邑他……”丁潇潇说到一半突然停了口,她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她将纪程一瞬间当成了柳曦城。
“距离心脏很近。”纪程简单说道,转头看向师父。
金将军已经彻底疯了,见人打人,捡起佩刀乱砍乱杀。屈雍架起临邑,艰难地说了一句:“走!”
丁潇潇看了看柳曦城,囚笼已经被毁,可他在里面一动不动,还是拿着匕首看着众人。
披散的头发下面,是一张有点惨白的脸,丁潇潇想过他可能是因为被威胁,想过他可能是中了什么邪术被控制,可是那双眸子骗不了人,那是柳曦城,是他本人。
“师父,他可能不想走。”纪程上前拉了拉丁潇潇,咬着牙说道,“可咱们还得活下去。”
比起丁潇潇,这个孩子也是极其了解柳曦城的人,没有上前询问,也没有多劝说一句,想必他也从柳曦城的脸上看出了端倪。
丁一跺扁了几个追兵的脚趾,也迅速靠拢过来,大声喊道:“主子快走,就趁现在了!!”
丁三跑在他前面,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
丹桂物語
受到金将军发疯的羁绊,加上流民围攻,能追上来的护城军并不多,一行人迅速往城门方向退去。
临邑手上虽然严重,但是好在纪程绑绷带很是到位,几乎没有血迹留在地上。
越走越是安静,一行人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屈雍在最前面,一边开路一边架着临邑。丁一则负责断后,他不擅长兵器,只捡了一根哨棒拎在手里,算是个主心骨。
惨白着面孔的临邑咬着牙坚持,不说一句放弃的话,因为他知道,这种废话说了也没用,反倒浪费大家的精力。
经过一个拐角,突然有人插进队伍之中,低声喊了一句:“停步,别去城门。”
已经精神紧张到快崩断了的丁三挥起手里的佩刀,笨拙的像来人砍去。
“看清楚了,是我!!”
众人头皮一起麻过一遍之后,定睛一看才意识到,这是侯兴。
“你怎么逃出来的?”丁潇潇问道。
侯兴摇摇头:“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被带到西归城之后,我就一直被关在地牢里,也没人管。就在刚才不久,牢门突然开了,有个人放了我,还告诉我你们来了,让我来接应。”
丁潇潇和屈雍互看了一眼,两个人心里都没有名单。
“他说了不能回城门,那里现在必然守卫森严。”侯兴看了看大家的情况,紧张地问:“临邑大人这是怎么了?”
没时间解释,丁潇潇又问:“不去城门怎么出去?”
屈雍镇定了一下,说道:“不错,不去城门,我们从西角门走!”
丁潇潇一共没出过几次城,大门能认识方向都不容易,至于什么西角门更是听都没听过。
“可是我们的马匹都在大门外,西角门出去了,咱们也不能靠脚力一直逃吧?”丁潇潇担心道。
屈雍不多解释,带着大家转了个方向:“先走,我自有办法。”
联盟王座 小木不是小暮
这个西角门还能被叫做一扇门,确实是个很给它面子的事情。丁潇潇看着已经近在眼前的城墙,完全摸不透所谓的“西角门”在什么地方。
丁三第一个开了口:“门,哪有门?城墙这么高,我们也不可能跳上去!完了,死定了。”
丁一见状不耐道:“你号什么丧,大家都在这呢!闭上嘴,别惊动他人。”
不远处,城心出开始,火龙一样的火把已经蜿蜒而出,想必是宋和接到消息,派人追过来了。
丁三低着头,可是手在发抖。侯兴见状想要安慰他一句,却被狠狠瞪了回来。
极品贴身保镖
他不明白为什么丁三一直对自己很有敌意,但是,侯兴不是个计较的性格,即便如此,也是静静忍耐着。
“角门之前是为了运输方便,后来封了。”屈雍说道。
丁潇潇静静等着他说下文,却等来一阵夜风。
史上最強獸妃:邪帝,來戰!
“然后呢?!”
屈雍将临邑放下,简单说道:“后封的材料不是砖石,比较容易破碎。”
就在丁潇潇觉得不论是什么材料,想不出声音赤手空拳的将这么厚的城墙打穿,那绝对是疯了的时候,屈雍已经开始动手了。
假愛真做:神秘老公藥別停
只不过他没对城墙下手,而是拆开了墙根底下一块板子。
“为了防止敌人挖地道攻城,所以所有的城墙底下都灌了非常坚固的铁水,但是城门底下没有。”屈雍简单的解释道,“我小的时候这个门刚封上不久,曾经在底下打出过一条通道,还和小伙伴一起从通道溜出城去玩儿过。”
一阵烟尘之后,一个黑洞洞的入口露了出来。
没有时间犹豫,丁潇潇立刻跳了下去,丁三紧跟其后,丁一帮助屈雍将临邑扶下去,之后将暗门关好,走在队伍的最后。
丁潇潇轻轻摸着前面的路,这辈子也没经历过这么黑的地方,伸手不见五指都夸张了,因为她根本没法确定自己是不是伸手了。
没有任何希望的漆黑,虽然只是几米的距离,但还是击溃了丁潇潇自以为强大的神经。无穷的压迫感从四周碾过来,她深深呼吸还是觉得胸口被压住了一般。
随即,她头晕的厉害,还有些疼,太阳穴打鼓一样左右开弓,震得她**子都快出来了。
“大家加快脚步!!”队伍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叫嚷,是纪程的声音,“洞穴许久未开,一定是缺少气流了,大家加快速度通行,互相看一下对方的位置,千万不能晕倒,坚持一下!!”
丁潇潇脑子里挤出来一句,靠,原来是缺氧了,我还以为是怕黑吓得。
然后她第一个两眼一黑,载过去了。洞里太黑,晕厥之前,她也没发现自己眼前发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