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
“还真是大炮啊!一开始我还没认出来!”
“他是真厉害啊……第一次开播吃骨灰拌饭,第二次开播在坟头蹦迪!这到了第三次直接去奈何桥旁边哄那些要投胎的冥鬼喝孟婆汤去了!”
“杀了他!顺便也杀了我!”
“巧了!我现在坐地铁也在去奈何桥的路上!临投胎之前想着再看一次大炮直播,没想到真等到了!”
“有没有去奈何桥看现场的!”
“我去我去!”
“带我一个!”
“+1!”
……
司马同昭直播间在几首歌时间内成功突破八位数,同时吸引无数冥鬼从家中走出乘坐地铁赶往奈何桥,非常想着亲眼目睹我的容颜。
整个地府的男性冥鬼都躁动了!
也导致无数家庭在今天晚上破裂。
然而身为始作俑者的我完全不知道如此变化和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粉丝危机。
我一心一意弹奏吉他,心无他物,在茫茫多因果中体会自己的人生感悟,面对越来越多,已经有些站在桌子上或者吊在棚顶上面的冥鬼们。
“还整首啥呢?”
我停止弹奏吉他,因果眼长时间消耗是我身体素质根本遭不住的,所以只能选择关闭。
肚子中的歌曲也没掏空了。
那些期待的目光让我倍感压力,想方设法快把脑瓜袋琢磨炸了,才想起来一首歌。
“请在场的观众朋友们挥舞起你们的双手!”
我再次调节现场气氛,压低喊哑了嗓子,随着吉他伴奏娓娓道来:“我看着天真的我自己……出现在没有我的故事里……等待着我的回应……一个为何至此的原因……”
那些冥鬼眼睛中闪过些许迷茫,挥动着麻木的手臂,不知道在跟着歌声思考什么,又或者因为歌声回想起什么。再没有鬼配合我癫狂的演出方式而歇斯底里的大叫,唯独有肉身的冥鬼们随着音乐的渲染留着眼泪。
“他明白!”
我突然站立而起,疯狂扫着琴弦像是凝聚成一道道利剑穿透进他们胸膛,让他们感到窒息。
“他明白!”
我闭紧干涩双眼,不再扫着琴弦,对准网抑云麦克风更加用力的五音不全叫喊。
我才不是大文豪 李惟别
“我给不起!”
我脑海中想起那日要赶老姐走的场景。
我脑海中想起自己从六楼下坠的绝望。
來自陰間的鬼夫 醉花陰
眼前没有因为生活而被折腾到狼狈不堪的少年,可那少年依然在我心中肆意的奔跑着,即使是没有方向,即使是没有结局和结果。
我从昔日黑暗堕落中得到解脱。
我似乎心中希望火苗重新被自己点燃,扫两下琴弦,哽咽的唱着:“于是转身向死亡走去!”
“她明白!”
鸦雀无声音乐广场只有我的歌声。
“她明白!”
世间三万字,唯有情字最伤人。
爱情是情。
亲情是情。
友情也是情。
生、老、病、死、怨憎恨、爱别离、求不得,五阴炽盛。佛说世间八苦,而轮回作只不过是体验更多浑然不同的因果,这些东西永远不会消失。
但是并不能代表让我们失去理智和希望啊!
婆娑人间,婆娑人间。
既然是梦境,是梦一场。
就更应该昂首向前,永不回头。
我在此刻如同明悟自己活下去的希望不应该寄托在系统妈妈身上,更不应该想着如何当一条咸鱼。
再不努力。
以后可不是每没一根手指的事儿了。
终极盗墓王 李道长
毕竟我现在最渴望的便是活着。
场下的冥鬼在喝过孟婆汤之后接着会迎接新生。
我想,我应该好好把他们送走。
为了自己,也为了他们。
“我给不起!”
场下冥鬼们没有因为我表面负能量的歌词而感到忧伤,反而在我情绪思维转折过后,纷纷抬起头来。
他们眼中燃起希望的火光,如我一般。
他们想着下一世不管发生什么,都一定要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哪怕是道阻且长,哪怕是披荆斩棘。
上万个冥鬼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们握紧手中啤酒,在等我一声令下饮过孟婆汤之后,怀揣着不会随记忆泯灭的希望走过奈何桥。
“于是转身向轮回走去!”
我唱完最后一句歌词,目光朦胧弯腰寻找到孟婆啤酒,提起酒瓶子对准场下的冥鬼。
所有冥鬼动作整齐划一,他们举起酒瓶子像是在与我隔空碰杯。他们笑了,我也笑了。
“喝酒嘛,不都得喝酒之前讲两句嘛!”
我习惯性用以前忽悠“客户”的口吻与他们说话:“今天大家共聚一堂,我就讲两句!死,我也死过!活,我也活过!我也想过发大财一起嫖十个女明星!我也想过有权利如何合格的当一个T官。都是俗人,贪财好色就挺好到了!就我这样的这辈子够呛能当圣人!”
“哈哈哈!”
可能他们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
我在哄堂大笑中继续说着:“其实当个普通人挺好的,而且大家也都要走了!我不希望你们来生多么有钱多么牛逼!我就希望你们投胎之后是个普通人。”
“不会因为钱财而感到烦恼。”
“不会因为觉得自己不够优秀感到自卑悲伤。”
“一年四季身边有媳妇陪着,能有能力把家中老人安安稳稳送走,在自己不行的时候也能送儿女一程。”
“然后,都要好好活着,一定要好好活着,活着才有希望,活着才能把那些破事烂事解决掉。”
我举酒杯的手未曾放下过:“也不墨迹了!祝大家投胎一路顺风,以后要是真有钱了,嫖一定要记得找我!”
重生之腓特烈威廉三世
“谢谢!”
“干了干了!”
“下辈子好好当个人!”
“做个俗人,贪财好色。”
他们在回应我。
“咣当!”
“都干了!”
我忘乎所以的把啤酒瓶子对准舞台地面一碰,随后举起酒瓶子送到口中,还不忘对瓶吹时候来个小旋风。
咕嘟咕嘟一瓶酒不到五秒钟喝没了。
那些冥鬼跟随我一起喝完瓶中酒。
“大家都看好啊!大炮他喝个酒都这么威风帅气,有没有刷礼物的……我的天!他居然把孟婆汤喝了!”
星際典當行
司马同昭注意力放在管理直播间弹幕上,他压根没想过我会情绪激动的把孟婆汤给喝了!
懵了。
一下子司马同昭是真懵逼了。
“咔嚓……”
一瓶啤酒比我喝了一壶醉神酒还有上头,我双眼昏花到肯定看不清眼前景象,恍惚间把啤酒瓶子砸向舞台,砸了个粉碎,碎裂声像是在我传达某种消息。
“咣当!”
“咣当!”
眩晕感已经不足以支撑我安安稳稳站直,我单膝跪地纯靠本能意识发挥的把额头重重磕在舞台,从嗓子眼里咳出一句话:“诸位!走好!一路……顺风!”
“呕!”
我觉得我肠胃在绞痛着翻滚,如同十二结肠协同大肠捆绑住了小肠,又有硫酸灼伤我的胃粘膜让我抑制不住从肚子里往外呕吐着酸水。
一口接着一口,后来再无酸水可吐。
我眼睛被泪水蒙蔽住一层雾气,脑海中闪过揉杂的记忆片段,是那些让我印象深刻的记忆片段。
深处记忆片段中的我仿佛是旁观者,亲眼看见我拉着老姐的手跑向路边行驶过来的大卡车企图被车撞死,看见和老周夫妇二人生活在一起的美好场景。
想起死在我面前的阴长欢夫妻。
想起攥着自己心脏一心求死的苟常在。
想起临死之前遗留信封感叹遗憾自己不能效忠执嗔王的令魅魑和彼岸花事件中的梁道长。
那根被我斩断的手指似乎在伤口上重新被接好。
“啊!”
我握紧拳头拼命敲击舞台,毫无保留爆发真正实力把舞台砸到塌陷,砸成一片废墟。紧接着我跌落在废墟之中,拳头仍然在锤砸,锤到我拳头血肉模糊。
骨头断裂的脆响让我越发快乐。
胃部的疼痛使我越发兴奋和神魂颠倒。
我在翘首以盼死亡的来临,也有无形天地力量在扑杀我的七情六欲和神经感官。
直到眼前一片漆黑,陷入死寂。
“叮!”
“恭喜宿主获得副职业:孟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