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劲弩激射,这完全是一场不平等的追击战。
弗雷尔卓德人战争中很少使用弓箭,一来天气因素影响大,而来杀伤也有限。
但在这样拉开距离后的追逐中,这点射程之利直接打得凛冬之爪的人暴跳如雷,但却无可奈何。
在两支队伍的后边,还有大量的冰霜法师借着魔法在雪原上飞遁着。
柴安平将这些画面全部收进脑海,与此同时,两道诺克萨斯的幽魂也没闲着,已经悄然潜入了大部队中,不过不少地方都传来了极度的威胁感,那种刺骨的寒冷让幽魂根本无法靠近。
六零年代好芳华 海边的橘子树
但对于柴安平来说已然足够,与其潜入帅帐窃听对方的统帅下了什么命令,倒不如看看他如何收束陷入混乱的队伍。
自己的几轮攻击造成的麻烦可不小,几轮冰属性的符文炸弹炸开的冰花几乎阻断了前后队伍,死伤无数。
片刻之后,他缓缓露出一丝微笑。
“明天的计划……没准还真能成!”
“雪莱先生,剑已经快射光了!”奎特福大声道。
他是冰裔,倒可以自己凝结箭矢,但连连爆发下来,体内的能量也消耗了个大半。
“晚上的节目也差不多该落幕了。”柴安平笑道。
一千弓兵,人均射光了两袋箭矢,就算命中率只有50%,也已经取得丰硕战果了,而他们的损失不过是几个倒霉蛋被砸来的冰球砸死。
不灭剑
他扭头一瞥,众人持着硬弓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毕竟这跟他们往常狩猎一样,都是玩弄猎物于股掌之中!
“不跟这群憨货玩了,奎特福按照既定路线带着队伍撤退,我来负责断后!”
“是!”
柴安平落到队伍的后方去,悠然感受着后方雪崩般的威势,他意外发现这竟然对他刀艺的进境还有所裨益。
这种人为之势比之天地之势还要更适合他,因为他孕育出来的形意走的也是情绪力量的路数,虽说之前他感悟的大部分是自然之力,但此时倒是颠倒了过来。
“这种感觉……”
他莫名有了种感觉,但却根本无法说出,就像有一缕遥远的丝线挂在了自己的头顶,不知是好是坏。
“……有点意思。”
形意逐渐充盈,他暂时压下这股异样,手指一搓向后丢出一点红色的火苗。
“轰!”
火苗见风而涨,眨眼间便化作了一道庞大炽热的火墙。
浩荡的能量席卷,让在场所有人全都色变,而且冷热激荡,狂风自生,在柴安平的控制下,这堵火墙缓缓朝着追击队伍倒去。
“嘶——”
“快逃!!!”
这在他们面前犹如岩浆倒灌的恐怖景象刹那间吓得他们面无血色,别说什么复仇了,此时将近三千的人手乱作一团,疯了一样想往外逃。
“别睬我!救命!”
一些不慎坠落的士卒反而被同伴踩踏致死。
感知到这一切的柴安平无奈的摇了摇头,知道过犹不及,只是打乱了凛冬之爪骑兵的阵势之后便大手一挥。
原本骇人的火墙倏然间又变成了一颗渺小的火苗,飘飘然朝着他的手心飞来。
“……”
凛冬之爪的人呆滞了,那么大那么厚的火墙呢!
“……假的???”
有人的脸突然被憋得酱红:“我们被耍了?!”
还有一些人犹然不信,但那炙热的气息都瞬间随之消失,一切就像是纳内马纳有人耍了梦幻一样的杂耍一样,将他们遛了一圈之后轻松离去。
隐约间似乎还听见了他们的大笑声。
“欺!人!太!甚!”
“屮!”
……
确保效果达成之后,柴安平满意的收回幽魂和火焰,跟着众人一起迎着寒风踏雪归营。
“太爽了!”
“这仗打得舒服!”
“你们注意到那些人的表情没?哈哈,气得都快犯病了!”
柴安平被众人簇拥着返回临时的营地,负责留守的骑兵看着同伴们这么得意的神情暗自奇怪,便也围了上来七嘴八舌问了起来,听到他们晚上这一趟起码消灭了上千骑兵以及数量未知的步卒后,皆是目瞪口呆。
要知道他们可是几乎零伤亡!
“怎么做到的?!”
没能参与这次夜袭的队伍在听到晚上的行动之后如丧考妣。
柴安平任由他们哄闹也不管,他们这两天人马没有跟大部队一起走,留下的痕迹就不会有破绽,就算半夜对方的冰裔摸过来也不会对明天的计划造成什么影响。
“夜里要安排好岗哨,警戒撒出去,小心被反偷袭了。”
“是!”
嘱咐好众人夜值的任务,他回到属于自己的营帐。
帐篷不大,但很厚实。
“呼——”
他坐在床榻上,凝眉回想起方才战场上特殊的感觉:“是形意受战场氛围激发?还是艾尼维亚所谓的反馈?”
现在他深感自己没有直接给凛冬之爪来个神罗天征是个正确的选择,借助纳内马纳的战力,游走在战争的边缘果然让他冥冥中感知到了什么。
“今晚可能还只能算是小规模行动,所以感受不深,等明天执行计划的时候再仔细感知一下。”
一夜无话。
第二天柴安平早早醒来,一边穿衣一边自言自语:“竟然没顺着痕迹追过来,这支队伍的统帅保不准比我想象的还要草包。”
重新整理好队伍,两千雪狼骑倾巢而出!
这次他们的远程攻击手段就疲乏很多了,昨夜里柴安平已经借着先手最大程度发挥出了这些武器的作用。
“符文炸弹还剩下千枚,箭囊五百袋,还有我这个吓唬人的‘幻术师’,哈哈!”
“出发,今天我们要演的是败军!”
……
毒女纨绔 月影微凉
凛冬之爪的统帅叫做“库林”,是瑟庄妮的血盟之一,此番领命悄然绕过了主战场来到雅尔拓,正准备直接碾过,却没想到这群阿瓦罗萨人竟然胆敢主动出击挑衅!
虽说伤亡几乎可以视而不见,但却是结结实实在他脸上扇了一巴掌。
“该死……!”
他有着一对猩红的双眼,甚至就连身体也有一些非人的部分,露出的牙齿十分尖利,看起来就像是一头野兽。
“我要把他们全族的脑袋都砍下来挂在山坡上!”
阿瓦罗萨的孱弱他们早已有目共睹,在凛冬之爪挑起战争之后几乎未尝一败,不光拉克斯塔克尽落他们手中,就连那个号称“不死”的艾希唯一血盟都被打得重伤,可惜的是这样的功勋不属于他。
这也让他更急于立下自己的功勋,好获得瑟庄妮更多的目光。
他此时端坐在一个华贵的移动帐篷里,一头巨大而温驯的长毛怪物驮着帐篷缓缓移动,帐篷里战战兢兢坐着几个人,统帅雪狼骑兵的长官就在其中。
“距离大军抵达纳内马纳还至少要两天,给我做好准备,要是那支该死的骑兵再出现,我要他们全死在我的面前!全部!”
“库林大人放心!”
骑兵统领的表情带着丝狰狞:“我的骑兵不会犯第二次错误!”
因为昨夜的袭击,他们行军的速度不可避免降低了。
骑兵们憋着一肚子火,不可避免让整个部队都变得有些浮躁起来。
他们为了提防柴安平他们的再次袭击,不但设置了小队轮流保持骑乘状态,并且随同斥候不断在队伍周围巡逻。
“晚上他们要是还敢来,肯定让他们有来无回!”
……
柴安平飞在高空上打量着整支凛冬之爪大军,骑兵统领的安排尽收眼底。
“啧……这人还不算蠢。”
許妳壹世謊言 傻氣
韩娱之蓝色西装
要不是他有鹰眼说不定他们还真没办法靠近。
现在已经是下午,距离弗雷尔卓德的日落也就只剩下了几个小时,这是他特地挑选的时间。
一来,直接放弃了夜袭。
二来,时间尴尬,等到他们上钩之后是追是撤就很纠结了。
而在昨夜袭击之后,愤怒的四千雪狼骑无疑会选择“追击”!
在他的指挥下,两千骑兵轻松的绕开了所有岗哨,再次朝着凛冬之爪的步卒展开痛击。
“轰隆隆!”
所有的符文炸弹被瞬间抛洒出去,这一次他们特地拉长了战线,好增加符文炸弹的覆盖面。
奎特福兴奋地大吼大叫,手上甩着抛石,接着将其径直甩向人群。
这是他们最后的远程武器了,柴安平命令他们要在三分钟之内把所有的武器都用完,以此降低负重。
“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这里?!”
凛冬之爪队伍中的强者纷纷震怒。
但奎特福他们可不管这么多,各式的武器飞入人群,就跟一片乌压压的黑云坠落一样,引来了大片的惨叫声。
“这次袭击到的竟然还是狂战士阵营,真是走运了!”
他扭头躲过一把毫无威力的板斧,哂然发笑:“这次估计凛冬之爪就真肉疼了!”
在符文炸弹的席卷下,即使是体魄强健的狂战士也无法幸免,很多人甚至还没来得及激发血脉的力量就被冻成了冰雕。
宣泄完了之后,昨天晚上没能参与战斗的成员也都畅快的呼喝起来。
“准备撤了!”
奎特福眯着眼看向不远处溅起的雪尘,心知是对方的雪狼骑也动了起来。
下午的诱敌行动绝对说不上轻松,因为想要吊住他们,一味的奔逃是不可能的,必须下够足够的诱饵!
“抽刀!”
两千人马在柴安平的指示下朝着一片飚起的雪尘飞冲而去。
武器寒芒骇人。
“噗嗤!噗嗤!”
变幻成了凿阵阵型的队伍如同一杆雪白长枪猛地便扎进了目标的躯体。
厮杀一下子便进入了惨烈的环节,雪原人不穿甲胄,单靠皮甲很难抵御高速奔行下的刀锋。
训练有素的雪狼也在发出哀嚎,殷红的鲜血染红了他们的毛发。
奎特福弯刀染血,钢牙紧咬,已经是杀红了眼。
这次仓促出击的敌军不足五百人,顷刻间就被他们杀了个对穿。
“突围!”
同样死伤了将近两百人的队伍悍然冲出,泼洒的鲜血落在雪白的皮毛上,让画面增添了许多妖冶感。
这次他们没有和衔尾追击而来的骑兵拉开距离,落在后方的纳内马纳战士一直在和对方的先头部队交火。
甲午之华夏新史
“该死的杂种,这次爷爷不会再信你们的小伎俩!”
“把你们撕碎!”
血线在纯白的雪原上延伸。
柴安平目光深沉,他果然又感觉到了那种奇异的错觉。
而且越发强烈!
但他旋即果断抛下了这丝感觉,裹挟着炼金魔力的形意绒丝不要钱一样向后抛洒。
四千雪狼骑,尽数上钩!
此时他还感觉有些可惜,要是他还有一支骑兵的话就可以伺机出动借助机动性不断侵扰剩下的凛冬之爪士兵了。
跑在前方的纳内马纳战士不是扭头向后射出箭矢,不过很快箭囊就被消耗一空,双方进入了彻底的短兵战。
灰舞鞋
柴安平内心微抽,但很快压下不适感。
这些倒下的勇士都是家园的守卫者,不需要他来可怜和惋惜。
向前!
向前!
伏击地就在前方!
奎特福吐出一口血水,他主动来到了队伍后方,一直在承受着对方的冲击,身上已然多出了几道深可及骨的伤口。
他妈的!
等会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绝望!
浩荡的骑兵早就被藏在裂谷里面的纳内马纳部队察觉,地面都在微微颤动。
“准备了……”
在这严寒中,娜缇娅握刀的手竟然微微沁出汗水,随后水渍很快就吸收了她手掌上的所有温度,让她的双手变得冰凉坚硬。
部落里所有的冰霜法师都已经蓄势完毕,只等凛冬之爪的人进入包围圈。
“踏踏!踏踏!”
“全力冲刺!”
奎特福凄厉大喊,差点被一刀劈下狼背,但幸好被身边的同伴眼疾手快推了一下。
已然没有了任何负重的纳内马纳骑兵瞬间不再跟凛冬之爪颤抖,驱赶着胯下的雪狼全速奔驰。
以少敌多,这样的败军根本不需要扮演!
他们冲进冰凌丛中,丝毫不怕血肉被划伤。
“减速!减速!”
凛冬之爪的骑兵统领见状不由色变,前方已经不是雪狼能够奔行的区域!
这些人疯了吗?!
但很快,他的疑问就有了答案。
被拉开了距离之后,隐藏起来的冰霜法师再无顾虑。
他们高举起手中的枯骨法杖,高声诵念着神秘的弗雷尔卓德古语。
魔力浩荡狂涌,一个大型组合魔法降下了!
“不……”
统领惊骇欲绝的想要逃走,但身后的手下仍在不断将他往前推。
“轰隆——!”